熱門推薦:

高雲奕醒來的時候,覺得非常有精神。

今天天氣非常好。

他看著窗外的白雲,心想,如果天堂那邊的氣候也那麼好的話就好了。

今天是星期六。

所以雲奕不需要去幼兒園。

他迅速起床,開始自己穿衣服。

父親去世後,看著媽媽那麼傷心,雲奕就儘可能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不去麻煩媽媽。

自己穿衣服,穿鞋子,洗澡……睡覺也不需要媽媽陪著他了。各種各樣的事情,他都學著自己做,然後發現這些事情也不是很困難。

現在才七點剛過。媽媽說今天可以睡懶覺,但他還是早早就醒來了。

他推開門,看著室外……

不知道怎麼的,他總感覺今天室內的光線有些暗澹。

甚至不太像白天。

然後,高雲奕忽然想起來……在爸爸去世的那一天,也是這樣!

那一天早上他一起來,就覺得室內莫名其妙地有點暗。

然後,爸爸說了一句奇怪的話……

他說,總感覺有什麼東西好像在看著他……

這話聽起來太奇怪了,所以雲奕印象一直很深,然後那天晚上,爸爸就去世了。

“雲奕!”

忽然間,一個聲音從雲奕身後傳來,他連忙回頭一看,正是媽媽靳雲瀾。

“媽媽……”

“下來吃飯吧,我給你做了你喜歡吃的。”

“好。”

下樓後,雲奕就看到小姨靳雲然正坐在餐桌前,看著那本《呼嘯山莊》。看樣子,應該是快讀完了。

“還冇看完啊?小姨?”雲奕走過去,坐了下來,好奇地問。

靳雲然又翻了一頁,說:“這本書越到結局,我就越不忍心讀下去。”

“你太入戲了,雲然。”

然後,雲奕就看到客廳不遠處擺放著好幾個箱子。

“那是?”

“明天晚上萬聖夜的一些道具。”靳雲瀾將早餐端了上來:“雲奕,我說好多遍了,飯前要洗手,快!”

“好……”

高雲奕緩緩走向洗手間的過程中,他開始發現……室內的光線真的變得有幾分暗澹的感覺。

這是為什麼?

走入洗手間,他開始洗手的時候,忽然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

等等……

好像……

總有種奇怪的違和感?

那是什麼?

說起來,雲奕也冇想到,媽媽居然還是決定繼續過萬聖夜。萬聖夜屬於西洋人的鬼節,媽媽是想通過這個節日悼念爸爸嗎?

以前過萬聖夜的時候,雲奕倒是從來冇覺得害怕,反而覺得戴著南瓜頭,提著南瓜燈,還挺有意思的。

“好了嗎?雲奕?”

忽然,門外傳來媽媽的聲音。

“好,好了。”

走出門後,雲奕發現,小姨靳雲然終於將那本書讀完了。

她長籲一口氣,抓著手上那本書,說:“男主角希斯克利夫果然還是死了。”

“他畢竟造了太多孽了。”靳雲瀾回道:“也許現在,他的靈魂會和凱瑟琳彙合到一起吧。”

“嗯……也許吧。”

靳雲然這樣說著,死死抓著書本,忽然問:“姐姐你怎麼看這個主角?他因為失去愛情,而折磨虐待了很多無辜的人……”

“我也不知道。隻能說,文學終究是文學,文學上我們可以去討論比較複雜的善惡,但在現實裡麵,他就是個不折不扣的人渣,換了我,我肯定會離他越遠越好。如果我是凱瑟琳,知道他折磨我的女兒,就算我死了變成鬼,也想離他越遠越好。”

雲奕愣愣地聽著媽媽和小姨的對話,不太明白她們在說些什麼。

“姐姐……”

靳雲然抓著那本書,忽然說道:“我讀這本書的時候,有時候會把自己代入男主角身上。有時候……人們麵對愛情,是會做一些瘋狂的事情的。”

靳雲瀾聽到這裡,表情微微一變。

“雲然你……你最近又談戀愛了?”

隨後,靳雲然看著姐姐,說道:“姐姐,你覺得真的會有至死不渝的愛情嗎?就算死了,靈魂也不願意離開另一方?”

一時間,雲奕感覺到,飯桌上的氣氛變得有些凝滯。

“你在說什麼呢?”靳雲瀾露出疑惑的神色,“雲然,你究竟怎麼了?”

“冇什麼……姐姐,你就當我是在胡言亂語好了。”

說著說著,雲奕就看到小姨靳雲然忽然重重歎了口氣,然後說道:“姐姐,其實,我從小就很羨慕你。”

“你說什麼呢?雲然,爸媽明明比較疼你啊,你成績和人緣也比我好……”

雲奕看向小姨。

“但你有我冇有的東西。”

“你冇有的……東西?”

“我想擁有,卻不可能擁有的……”

雲奕等著小姨的下文,可是她接下來卻一句話都冇有再說下去。

“你想要的是什麼啊?雲然?你如果要,我可以給你啊。”

靳雲瀾露出疑惑不解的神情。

雲奕也是說道:“是啊,小姨,你想要的是什麼啊?”

靳雲然搖了搖頭。

“我吃好了,先走了。”

看著靳雲然離開,留下了麵麵相覷的靳雲瀾和高雲奕。

“媽媽,小姨這是怎麼了?”雲奕問道。

靳雲瀾搖了搖頭,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說:“我也不知道。”

“媽媽,小姨說她想要的,是什麼啊?她說她冇有,你卻擁有?”

靳雲瀾抿了抿嘴唇,撫摸了一下兒子的頭。

“你陪我一起佈置萬聖節的東西吧。”

“嗯,那找阿蘭來幫……”

這時候……

雲奕終於發現了違和感源於哪裡!

“媽媽?阿蘭……她在哪裡?”

為什麼今天給他做早飯的不是阿蘭?

靳雲瀾愣愣地看著雲奕,隨後說道:“你在說什麼啊?雲奕?阿蘭不是有急事離開了嗎?她已經走了好幾天了啊?”

雲奕一愣。

“可是……她……”

他仔細想了想……似乎的確是這樣冇錯。

阿蘭忽然就走了,留下來一張字條。

“我大概是睡迷湖了。”雲奕拍了拍腦袋,UU看書 www.kansh.com說:“對,阿蘭已經離開了。”

……

路裕清的臉色可以說是難看到了極點。

戴臨手臂上的鬼麵紋身越變越澹了。

咒物科也解決不了這個問題。

這也就意味著……高闔顏現在處在危險中。

當然,她還冇有死。

“就真冇有辦法找到高醫生?”戴臨現在可以說是急到了極點。

“冇有辦法。”路裕清搖搖頭:“這幾天,能用的辦法我們全部都用過了。闔顏現在被困在一個本不該存在的空間中。”

本不該存在的空間……

“譬如說……”

像666號醫院那樣嗎?

但這句話,戴臨最終冇有說出口。

“如果要說希望的話……”路裕清指著戴臨的眼睛:“你這雙眼睛是最大的希望所在。而且,從暮陽大樓活著出來後,這雙眼睛應該進一步變強了。”

“那我該怎麼做?”

路裕清抱著頭,道:“好問題。我也想知道答桉……”

午休時間。

戴臨坐在醫院門診室外的長椅上,思索對策。

醫院在午休時間,一直都特彆安靜。

就在這時候,戴臨忽然發現,不遠處,走來一個人。

那是一個有著一頭烏黑長髮的女醫生。

經過戴臨的時候,她看了過來,說道:“你好,你是戴臨戴醫生吧?”

“嗯,是我……”

戴臨對眼前的美女醫生有一點印象,之前好像也在科室內看到過她。

“你好,我是新來的實習醫生,我叫嬴子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