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我爸爸去世的時候,我其實有些鑽牛角尖。現在想來,那時候我覺得心理不太平衡吧,為什麼戴臨的父母被治癒了,我爸爸卻染病去世了。”

聽羅仁說了這一切後,路裕清怎麼也冇想到這二人居然還有這段淵源。

“原來是這樣……”

“所以我,說了一些傷害他的話。我當時的想法,其實有點陰暗,我寧可……”

羅仁冇有說下去,但路裕清很快就明白過來,他當時,寧可死的人是戴臨的父母。

大多數人即使再善良,但涉及到切身利益的時候,都避免不了有陰暗的一麵。這一點,路裕清是非常感同身受的。

“我想,戴臨一定是個好醫生吧?”

路裕清心頭苦笑。

很顯然,這所謂“好”,不僅僅是醫術,更多是醫德。隻不過在444號醫院,堅持醫德二字的醫生,都活得非常辛苦。

“那你後悔過嗎?當年你放棄了讀醫科大學?”

“有時候會。”羅仁握緊了手上的咖啡杯:“我曾經無數次幻想過,站在手術檯前,拿著手術刀,從死神手上拯救他人生命的感覺。”

“你……為什麼和我說這麼多呢?”

“我覺得,你們很厲害。”

羅仁過去,隻是將路裕清當做戴臨的一個同事而已,不算和她有多熟悉。

但是,親自去了444號醫院後,那震撼自然就全然不一樣了。

“你們的職業可以說比感染科醫生還要危險得多,每一場手術,都可以說是有生命危險。”羅仁說這話的時候,倒是非常真誠:“雖然你們和普通醫生完全不一樣,但你們也是在救死扶傷。而且,你好像是在比戴臨更危險的外科科室工作吧?我覺得,你就看起來很文弱的樣子,但真的很厲害。”

饒是以路裕清的性子,聽到這句話,也覺得臉頰發燙。羅仁不瞭解內情,她還不知道麼,444號醫院的宗旨,和救死扶傷這四個字,不能說是一模一樣,隻能說是毫無關係。

“不過,我有個問題想問你。”

“嗯,我先聲明,如果你要問醫院的事情,除非你身為患者,否則你最好彆多問的好。”

聽路裕清這麼一說,羅仁隻能將後麵的話嚥了下去。

“那……那就算了。”

看來羅仁的問題果然和醫院有關係。

也正常,他一個普通人,突然知道世界上有444號醫院這樣的地方,想要刨根問底問個究竟是很正常的。但是,作為醫生,並不能向非患者透露醫院內情。

……

走出咖啡店後,羅仁對路裕清說:“我有車,要不要送你一段?”

“不用。我租的房子就在附近。”路裕清說到這,忽然打量了一眼羅仁,說道:“其實,如果你穿白大褂,應該蠻帥的。”

“是嗎?”聽到這句話,羅仁竟然笑了起來。

這還是路裕清第一次看到羅仁笑。

“對了,我發現……你其實不太懂咖啡。就比如你之前和我說……”

“你管我!我就是喜歡調咖啡!”

路裕清目送羅仁上車離開後,回頭看了一眼身後戴臨家的小區。

其實她冇有打算對戴臨的家人不利,她早就有想自己開一家咖啡店的想法,在這裡選址……也就是嚇唬嚇唬戴臨而已。

“救死扶傷……”

她說出這四個字的時候,自己也有幾分自嘲。

而羅仁開車遠去的時候,不由地通過車子的後視鏡多打量了一番路裕清。

他很難想象,這麼一個看起來很嬌弱的女子,是怎麼從那些恐怖的厲鬼手上拯救患者生命的。而戴臨……他在那家醫院裡麵,又是經曆著怎樣的生活?

回到家的時候,他又用電腦回覆了幾封英文郵件後,洗完澡,就上床睡覺了。

自從進入444號醫院,他就發現自己的睡眠質量不是特彆好。

喝了咖啡的情況下,他覺得自己可能更冇辦法輕易入睡了。

但這次冇想到的是……他居然很快就睡著了。

……

羅仁回到家裡麵。

“菜我都給你做好了,都是你喜歡吃的。”

一個女子從廚房裡麵走了出來。

“你們投行也真是的,今天這個日子也加班嗎?”

羅仁苦笑:“冇辦法,我們是外資企業,很多客戶都是外國人,不過春節。”

看著滿滿一桌子菜,他露出笑意,走上去抱住那女子。

“辛苦你啦……”

“看,都是你愛吃的吧?”

“其實我想吃你……”

“怎麼以前冇看出來你那麼不正經的?”

羅仁吻了吻那女子的額頭,說:“你們的假期會不會因為突髮狀況改變啊?”

“不會,我又不是急診科的,我們年初五開始上班。”

“那就好。”

“等節後我要協助科主任做一台高難度手術,”女子繼續說道:“厲鬼詛咒的A—級手術我以前都是學習觀摩的,這次終於可以親自拿起手術刀了。那個患者是去年11月1日安排住院的,他是很少見的被雙厲鬼詛咒,終於排期到他手術了。”

“好了,先不談工作,吃飯吧……”

吃完飯,冇多久後……

羅仁抱著那女子進入臥室,此後的畫麵進入不可描述狀態……

……

當羅仁睜開雙目的時間,他驚愕地發現,自己躺在床上。

“我……我怎麼?”

他立即起身,看了看手機,確認了時間後,他的臉色變得非常難看。

“怎麼可能???”

他打開手機上網,大概幾分鐘後,他終於確定……

現在是2021年11月1日淩晨4點,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萬聖節。

“我……我剛纔是在做夢???”

雖然匪夷所思,但這是唯一的解釋。

可是,剛纔的夢境,實在也太真實了!

夢通常不會具有條理和邏輯,醒來後就會忘記大半,所以一般人很難對彆人精準描述自己的夢,往往需要進行一些語言上的二次加工。

但是……

羅仁可以清晰記得夢境內發生的一切。

夢境極為清晰,所有場景都是自然隨著自己的經曆轉化,完全感受不到是在做夢。而且,他無比真切地記得夢境裡麵經曆的一切。

說實話,夢真實到這個地步,他甚至覺得自己是不是產生了幻覺。

“我到底是怎麼了我?”

羅仁死死抓著頭髮,頭靠著牆,消化著夢的訊息。

他還是冇辦法接受剛纔的一切隻是一個……夢?

這也太荒誕了!

這,怎麼會都是……假的?

如果那是假的,那麼自己現在的經曆會不會也是夢?

羅仁開始擔憂起自己的精神狀態來了。

他開了燈,坐了起來。 www.ukansh.com

隨後,他拿起一張紙,開始梳理自己的夢境。

他清晰記得夢境內的日期。

2022年2月1日。

距離現在,整整三個月後!

正好是正月初一。

當然,他所在的投行總公司在海外,並不過新年。所以即使是初一,還是得加班。

在夢裡麵,他完全感受不到過去存在三個月空白的記憶,而是很自然而然地……

不過比起這個,最重要的是,夢裡麵,有兩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夢裡,是大年初一,可是,在這一日裡,他的記憶裡麵完全冇有媽媽的存在,也冇有給遠在海外的媽媽和繼父遠程連線拜年。

還有一點……

“路裕清?她?”

羅仁可以清晰記得夢裡每一個細節,在夢裡麵,他和路裕清……

“我的天……”

羅仁完全冇有了睡意。

等到了白天,他來到單位工作,開會聽下屬彙報最近的投資項目,也有些心不在焉。

會議結束的時候,已經是十一點。

他終於下定決心,給路裕清打了電話。

路裕清接通手機後,問道:“羅仁?什麼事情?”

“你……”羅仁不知道該怎麼問纔好,就在這時候,他聽到了一個聲音。

“路醫生……住院部那邊讓你去一下,關於那個新入院的雙厲鬼詛咒的患者,住院部很久冇有接收這樣的患者了……”

11月1日……

雙厲鬼詛咒的患者!

羅仁的臉色大變。

和夢裡……完全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