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4號醫院的醫生,一直會對患者進行長期隨訪,以觀察遠期預後。

但患者的遠期預後其實很難統計,他們中有一部分其實已經實現了臨床治癒,最終他們卻往往不是因為詛咒而死,而是因為靈療點付出過多,壽命耗儘而死。這種情況下,要麼是遭遇意外身亡,要麼就是忽然罹患了絕症。

一個人未來可以透支的畢竟是有限的,消耗到一定程度,那麼失去的……肯定是壽命。患者如果獨立承擔手術費的話,那麼肯定活不長久。

“但,戴醫生,這是最糟糕的情況,至少是需要做手術的狀況。至少先做一個檢查,消耗不了多少靈療點的,也許就是未來失去一次升職機會,或者財物遭受一些損失之類的。”

的確,如果是如此,戴臨也是可以接受的,他甚至可以直接為羅仁支付醫藥費。能以此來報答羅正醫生的救命之恩,對戴臨來說,花掉多少靈療點都無所謂,哪怕他去找宋敏請求預支工資都行。

但是,那隱藏的患者守則,始終讓戴臨憂心如焚。

444號醫院的種種詭秘現象,都讓他不敢冒險。這家醫院本身,恐怕比起威脅羅仁一家的詛咒更可怕。

他絕對不能做恩將仇報的事情。

“戴醫生。”

方舟被戴臨所打動,在444號醫院工作至今,他已經很久冇有見到戴臨這樣的醫生了。

“你這個朋友,我方舟交了。”

他伸出手,說道:“既然是朋友的事情,我會儘力而為。”

戴臨聽到這句話,頗為驚喜。

方舟這次來義診,完全是看路裕清的幾分薄麵,他戴臨自然冇有那麼大的麵子。而方舟這幾句話,也表明瞭他的決心:會幫助戴臨到底,因為他想交戴臨這個朋友。

不為了利益,不為了人情,就是單純交戴臨這個朋友!

“等會,想辦法給患者拍一段視頻,然後……”方舟拿起手機,說道:“我發給宿靈科路主任看看。”

“路文路主任?”

戴臨頓時大喜過望。

444號醫院的醫生裡麵,路文是唯一一個可以不靠任何儀器,隻通過視頻,就可以診斷一個患者是否被惡靈附體的醫生!所以,他這個宿靈科主任,可以說是實至名歸,從陸原副院長時期至今,無人可以撼動!

“您和路主任?”

“關係還算可以。畢竟做手術的時候,很多時候術前要靠宿靈科的醫生幫我們定位鬼魂的具體位置。”

路文是眾所周知的印無缺派係,方舟和他就算有私交,隻怕麵子也有限,要對方義診顯然就屬於是要欠人情了。人情債,往往最難還。

戴臨頓時深受感動,說道:“方醫生,日後如果有什麼我能幫上忙的,刀山火海,絕不推辭!”

大多數情況下,一個人說“刀山火海”,那都是誇張的比喻。而對444號醫院的凶靈外科副主任來說,他如果有需要幫助的情況,那這比喻絕無半分誇張。而戴臨說這句話的時候,也是情真意切!

……

高闔顏此時正坐在醫院會議室內。

這個會議,是關於年底即將到來的醫生高級職稱考試。通過考試,她就能晉升副主任醫師了。

主持會議的是怨靈外科科主任宋敏,和宿靈科主任路文。

“這次高級職稱考試,我們怨靈外科會和宿靈科聯合進行。”宋敏拿著麥克風,指著牆壁上的PPT,說道:“就是這家位於馬來半島的奧羅涅酒店!”

高闔顏身旁,則是她的師妹林荷,她壓低聲音說:“師姐,這可是大名鼎鼎的鬨鬼酒店啊!”

“奧羅涅酒店依山傍海而建,基本和山體相連,外麵則就是大海。我們醫院曆史上接診過多例入住該酒店的患者,目前為止,無一生還!從二十年前開始,這家酒店一直是我院醫生晉升的固定考點之一!”

一旁的路文主任在宋敏唱完黑臉後,開始唱起紅臉來:“嗯,各位不要太緊張,這是考試,也就是說,各位如果遇到應對不了的狀況,就可以直接瞬移迴歸醫院。”

路文在醫院裡麵,一直是和藹的老乾部形象,一開口,就是如沐春風。

“不要因此鬆懈!”宋敏提醒道:“奧羅涅酒店是中級晉升高級職稱醫師難度最高的考場之一!你們現在如果害怕了,想放棄,還來得及。如果確定要報名參加,我和路主任會帶隊陪你們飛去馬來西亞,當然,我們隻負責送你們入住酒店到開考前,考試開始後我們就會迴歸醫院!我們將全程監控考試,考試禁止動用臨時購置的咒物!”

宋敏的威望是真的非常厲害,所有人都是被她的氣場震懾,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一句話都不敢說。

高闔顏凝視著PPT上麵,一幕幕患者曾經在奧羅涅酒店拍攝到的靈異照片,照片大多根本冇有拍到鬼,但是,如果仔細看,就會發現裡麵的酒店住客,都會露出一些詭異的表情。

手上的考試須知,寫明瞭關於奧羅涅酒店的入住守則:

第一,U看書 www.ukanshu.com入住奧羅涅酒店期間,無論發生什麼事情,絕對不要笑。

第二,無論在酒店內任何地方,敲門不能敲超過四次。

第三,如果聽到有人敲門超過四次,絕對不要去開門。

第四,奧羅涅酒店提供的任何食物,包括任何熟度的牛排在內,絕對不會有血,如果出現,請聯絡酒店服務員更換。

第五,任何時候,任何地點,都不要去數影子的數量。如果發現影子和實際人數不一致,請儘可能在二十四小時內退房離開。

第六,請儘最大可能避免在酒店內流血,無論是多麼小的傷口。

第七,如果您在入住酒店期間的任何時候聽到笑聲,卻冇有看到發出笑聲的人,請第一時間聯絡酒店服務人員,他們來會處理。

……

“我有個問題。”林荷在此時舉手。

“什麼問題?”宋敏問。

林荷有些靦腆地問:“我們都是女生……所以,第六條守則……”

大家自然都明白了她的意思。

要保證不受傷本身不難。

但問題是……考試期間萬一來了大姨媽怎麼辦?

“我不可能照顧到每個人,你們隻能想辦法算好時間。”宋敏早就料到這一點:“如果運氣不好,那位親戚提前或者延遲到來,那就瞬移迴歸醫院,放棄考試。”

《一劍獨尊》

林荷頓時悻悻坐下,對高闔顏說:“就算考不上高級職稱……我也不想因為這種原因落選啊!”

然而,此時高闔顏看著手機一條新來的資訊,臉色有幾分難看地說:“林荷,聽我說……你退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