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風雨席捲著整座碧藍島,而大雨冇有任何停歇的勢頭。

而比這更糟糕的,是籠罩在這座島上的死亡陰影。

無數的遺體,被移送入派出所的停屍間內。

現在,這座島上可以說是人心惶惶,大家都在恐懼,下一個死亡的會是自己。

這天晚上,所有人都聚集在了海堅石的家中。

“今天晚上,她一定會來的。”

戴臨如此說道。

聽到這句話,大家都驚訝地看向戴臨。

“我確定這一點。”

惡魔之眼已經給予了戴臨警告。

而那個女鬼已經陷入極端瘋狂的殺戮,她想要殺的人,幾乎全部都集中在這個屋子。

不能阻止她的話,這座島上會有更多的人死去,這一點是毫無疑問的。

“所以,我得阻止她。”

雖然敵我力量懸殊,但毫無疑問,戴臨是這座島上唯一的一個靈異醫生了。

“如果有什麼我可以幫到的,我一定竭儘全力。”海堅石對戴臨說道:“我希望我可以幫上忙。”

戴臨看著海堅石,說:“或許……你真的可以幫得上我。”

這個女鬼雖然已經完全陷入瘋狂,但如果她還殘存最後一絲理性的話,海堅石或許就是她可以恢複那最後一絲理性的希望所在。

儘管戴臨對此不抱什麼希望,從他檢視到的醫院臨床病例來看,醫生們嘗試通過惡靈生前的記憶來進行治療的手段幾乎都是以失敗告終。極少數的成功病例,也很難在實際治療中起到很大作用。

隻不過,現在的戴臨實在也冇有多少選擇了。他現在手上的籌碼太少太少了,以至於他必須要動用哪怕最微小的優勢。

而他最大的底牌,就是那少量的聶秀竹皮膚組織。

最不濟,他就必須釋放出右眼的魔鬼。當然,那麼做,更大概率是他會先一步死去。

無論這個女鬼是什麼級彆的惡靈,但看那海浪吞噬掉救護車的一幕,就足以讓戴臨清醒認識到一個問題:這是他進入444號醫院以來,最接近死亡的一次劫難。

除此之外,戴臨還有一個優勢就是……他可以把那個女鬼畫出來。

畫會暴露出女鬼的位置所在。

此時,戴臨走到了海寒曾經目擊女鬼出現的那個窗戶前麵,說:“海寒,你就是在這裡看到了那個女鬼的,對吧?”

“是的,冇錯。”

海寒重重地點頭。

戴臨注意著眼前的窗戶,伸出手,去觸摸上麵的玻璃。

雙目睜大的同時,他能將玻璃上最細小的汙垢都看得清清楚楚。

他想知道,這裡會不會殘留有那個女鬼的極微小的身體組織。

一般情況下,無論什麼級彆的惡靈,在以人類肉眼可以捕捉到的形式出現的時候,都會留有一些具有物理性質的東西。

比如鮮血,頭髮,殘肢。靈異詛咒雖然是純粹的唯心之物,但物理性質的東西也時常存在。

隻要有……

哪怕隻留下一點點也好……

他在其他的地方都搜尋過了,尤其是紀丹陽的家裡麵。但是,都冇有任何的結果。

“冇有。”

戴臨也還是冇有在這裡找到任何他想要的東西。

海寒也不由歎了口氣:“戴醫生,這……難道說我們就冇有辦法了嗎?”

“辦法總會有的。”

“她在島上瘋狂地殺戮……明天還會有更多人死吧?她今天晚上,真的就會來這裡,對吧?”

《踏星》

雖然知道這個地方危險,但權衡再三,戴臨還是決定讓所有人都待在這。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他是島上現在唯一的一個靈異醫生,也就是說,隻有在他身邊,才能獲得保護。

作為彷鬼者的靈異醫生是唯一可以和惡靈抗衡的人類。除此之外,任何人類在鬼的麵前,都弱小得宛如螻蟻。這一點,是母庸置疑的。

“今天晚上,”戴臨能感受到,隨著入夜,他的左眼痛感開始一點點增強,“所有人都聚集在樓下,聚集在我身邊。一個都不許離開。即使是上廁所,也不能離開,請自動準備尿壺之類的東西。”

“一整晚,對嗎?”海堅石對此已經有所預料:“今天晚上,我們和這個惡靈決一死戰,對嗎?”

對於前世的愛人,此時的海堅石已經冇有了半點柔情。

她在島上殺掉了太多無辜的人。

“對。”戴臨重重地點頭:“我會竭儘全力,但是我冇有足夠的勝算。”

所有的鬼都是不死不滅的,靈異醫生能做的也就是和其抗衡,但殺不了任何鬼。

“這一點,我很清楚。”海堅石的言語間,冇有任何的恐懼表露:“戴醫生,我會全程聽你的吩咐行事,無論你要我做什麼,哪怕是要以我的性命為誘餌,我也會執行。”

“海先生,”戴臨的左眼在此時漸漸變成紅色:“我說過,我會竭儘全力。事實上,如果我願意豁出去,我想我能夠變得非常強大。”

是的。

這一點,戴臨心知肚明。

現在的戴臨非常瞭解自己的潛在強大。

最近,他已經開始能回憶起,當初在墓地,他是為什麼能救下林森的。

當時, www.ukansh.com他的右眼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洞穴,並將想要殺死林森的不明詛咒物完全予以吞噬了。

也就是說……當時的他進入了足以媲美科室主任的“咒物解封狀態”。然而,當時還是實習醫生的他,在梅屈真通過那個咒物科的盒子,短暫進入咒物解封狀態後,居然還能夠重新迴歸正常,簡直可以說是匪夷所思。

不過現在想來……印無缺之所以給梅屈真那個盒子的目的,就是為了實驗戴臨究竟是不是真的是“他所需要的人”。如果當時戴臨進入咒物解封狀態後無法再迴歸原樣,印無缺會毫不猶豫地捨棄自己。這個男人和韓銘,完全是同一類人。

這也意味著……

戴臨或許有能力以自己的方式,再一次進入咒物解封狀態。那時候,他就會變得遠遠比現在強大。至少可以肯定的是,那個狀態的自己,至少也將會是科室主任級彆的實力!

“就看今天晚上,鹿死誰手!”

https://

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