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雙眼睛,甚至可以關閉住能輕易殺死主治醫師的厲鬼,但卻偵測不出這個看不見的異常存在?

還是說,因為是視頻,所以探測不出來?

戴臨咬了咬嘴唇,繼續開始播放視頻。

隨後……畫麵又移動回到了薑寒的身上。

緊接著,薑寒就開口說話了。

“馮鬱珍,女,血型B型,出生日期1993年7月6日,家住L市明元區洛秀小區201室,將於五天後的下午3:14分死亡。”

“李樹,男,血型A型,出生日期1989年3月8日,家住D市越瑜區龍泉路23號,將於三天後的上午8:23分死亡。”

“趙新寬,男……”

“陸君君,女……”

“安本元,男……”

就這樣,他一口氣宣告了足足九個人的資訊以及他們未來的死亡時間!

說完以後,他忽然轉過身,看向了正在拍視頻的薑嵐!

視頻就在此終止!

室內,一下變得非常平靜。

“我……”戴臨下意識用手撫摸著臉頰,消化著視頻內的訊息:“你父親在進行死亡宣告?”

人名,具體資訊,死亡時間,全部都說得清清楚楚。

而且,戴臨注意到,說話過程中,和薑寒清醒狀態時的帶著口吻語氣截然不同,這普通話說得字正腔圓,吐字清晰,哪怕是專業播音員也不過如此了。

而高闔顏顯然不是第一次看到視頻了,她對戴臨說道:“你看了視頻,有什麼感覺嗎?”

她特意在“感覺”二字上加了重音。

戴臨搖搖頭,說:“冇有任何……感覺。”

薑寒到底是叱吒生意場的老狐狸,看著戴臨和高闔顏之間交換眼神,隱隱就意識到有什麼不對勁了。

“薑先生……”戴臨指著手機螢幕,說:“這是兩個月前,對吧?那麼,如果我冇猜錯,你口中說出來的這些名字,都是真實存在的人嗎?”

薑寒和薑嵐聽到這裡,都陷入了沉默。

“是的。”薑嵐說到這裡,聲音變得無比苦澀,“那時候,我的第一反應就是,父親是夢遊中在說胡話。即使如此,聽到他的話我還是嚇了一大跳。而說完這些話以後,他就從那個房間走了出來,走過我的身邊,也冇有任何反應,隨後,就這樣朝著樓下走去。”

“那接下來……又去了哪裡?”

“接下來,爸爸他,就回家了。”

“回家了?”

“對。我爸爸接下來就出了屋子,就這麼一路回到了家。而那時候,我忽然在想,爸爸這是第一次出來夢遊嗎?因為家裡房子太大,我平時睡得也比較早,如果爸爸晚上一直出去,那麼我可能會不知道。於是,我去問了一下值夜班的小區保安。然後,保安竟然告訴我,爸爸他真的是每個月的14日,就會在晚上出去!以前保安也和我爸打過招呼,但我爸冇有理他。好像保安也一直冇有發現我爸是在夢遊,還以為他真的是出去辦事。”

這時候,薑寒開口了:“後麵的我來說吧。第二天早上醒來,嵐嵐就把晚上發生的事情告訴了我。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直到她給我看了視頻,我才覺得毛骨悚然。那時候,我們以為這隻是純粹的夢遊,所以我就聯絡我的私人醫生,找一位可靠的神經科醫生來為我診治。而那棟房子,我也查過了,就是一棟很普通的屋子,因為是待拆遷的房屋,屋主已經搬走了。”

戴臨想著:就和他們一樣嘛,都是來這裡出診。不愧是有錢人,靈異醫生也是照樣親自到外麵來為他們診治。

“神經科醫生為我進行了全麵檢查,但冇有查出任何異樣。我們僅僅告訴他我會在外夢遊,以及一直是在每個月的14日。通過調取小區的監控,我最早開始外出夢遊,是在大約半年前。醫生說,也許是某種心理因素……”

“普通醫生的醫囑就不用多說了,對我們來說冇有任何臨床意義,”高闔顏打斷道:“薑先生,你的症狀,正常醫生是冇辦法治療的。”

“是……”

戴臨則在此時問出了他最關心的問題。

“你們有去查證,那九個人,真的死了嗎?”

薑嵐死死抓著膝蓋上的裙子,說道:“對。”

“全部都?”

“全部。我都去一一查證過了。其中一個,是我親眼見證的。”

薑嵐說到這裡,身體微微後仰,抬起雙手,扶住了額頭。

顯然對她來說,這是宛如噩夢一般的恐怖經曆。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在宣告的那九個人裡麵,其中隻有一個人是S市人,名叫陸君君。而她,恰好是那預告中,死亡時間最早的,就在第二天的晚上七點。”

薑寒則是說道:“這九個人,我冇有一個是認識的,聽都冇聽說過。可是,我卻在夢遊的時候,說出了他們的姓名,UU看書 www.uukanshu.com血型,出生日期,家庭住址。也正因為如此,想要調查,並不困難。”

的確,以星海娛樂董事長的身份,想要調查出這些人是否真實存在並不困難,星海是全國都排名前列的大型娛樂公司,薑寒本人更是國內優秀企業家的代表。

“首先查到的,就是陸君君。她隻有21歲,是一個很普通的金融係女大學生,和我們公司冇有任何關聯,和我本人也毫無交集。”

隨後,薑嵐又補充道:“第二天,我當時就決定找到這個人。我怎麼也冇辦法理解,如果爸爸不認識她,為什麼會精確說出那麼多她的相關資訊。”

的確,這是正常人的想法。

更何況,按照那可怕的預言,她會在當天晚上死亡。

薑嵐回憶著那一天的經曆,身體依舊微微顫抖。

有了姓名,家庭住址,想要迅速查出這個人的具體資訊,還是不難的,何況還就是本市人。

薑嵐通過星海公司的人脈聯絡到通訊公司,查到了陸君君的手機號碼。

她是一個即將升大四的金融係大學生,於是人事部聯絡陸君君來麵試,公司當時也恰好要招人。

陸君君自然是非常驚喜,估計她暑假的時候也投了很多簡曆,根本不記得有冇有給星海娛樂公司投過了,就直接過來參加麵試,薑嵐作為公司高官也參與了麵試過程。

“我麵試的時候發現,她雖然化了點妝,但看上去精神依舊很差,黑眼圈都遮不住。雖然是臨時通知她來麵試,這個狀況,依舊讓我隱隱覺得不對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