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權說出自己的想法。

傳功長老點頭,一臉讚許。

“黃權,你考慮極其周到。”

她靈動的大眼閃爍一下,又道:“這樣吧,等你貢獻出完整的生肖大仙術,我就把四象大仙術作為獎勵,傳授給你。”

黃權聞言,頓時身軀一震。

四象大仙術,乃是一元仙府至高秘典。

其意義,之於生肖大仙術在太玄仙府,是一樣的。

而其威力,更在生肖大仙術之上。

傳功長老,應該是從昊淩那裡得到的。

黃權點頭,隻要他得到完整的生肖大仙術,貢獻給劍宗,就能獲得四象大仙術的賞賜。

這是極為合理的,因為價值對等。

對黃權來講,就等於同時得到兩套完整的大仙術。

這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東西!

傳功長老撤了禁製,黃權離開宗主殿,回自己的聖手殿,直接閉關。

有一個好訊息傳來,黃靈姬居然突破武道,晉升人仙。

有無量女的指導,再加上黃權砸下無數丹藥。

連代元血丹,都花了兩枚,再不突破,黃權就要吐血了。

此刻,黃靈姬正在服用純陽丹,補充靈氣。

黃權和無量女交流。

“黃權,長生訣也整理好了。”

“哦?大仙術終於出來了嗎?叫什麼名字?”

黃權盤坐在地,關心地問道。

這是他人生中第一門大仙術!

此事一定要保密,不能輕易動用。

就算要動用,也隻能是在關鍵時刻,給敵人一擊致死,或者用來保命。

因為這門大仙術,不屬於任何一個大勢力,來曆不明,難免引起有心人注意。

而像生肖大仙術則不同,至少大家都知道,它屬於太玄仙府。

另外,這門仙術似乎和黃權的出身,緊密相連。

也許通過這個,就能把他的真正身世,找些蛛絲馬跡出來。

“應該叫量劫大仙術吧,除了一套核心劍陣,另外還有一套劍訣和一門心法,一共三部分。”

無量女解釋道。

“量劫大仙術?和量劫神樹有關?”

黃權試探道,從名字看來,這門大仙術,的確和量劫神樹有關聯。

量劫神樹的本體,就是黃權的裹身布,而長生訣,也是他帶來的。

如此看來,兩者若是有關聯,也就不奇怪了。

另外,那隻青金手鐲,也是黃權帶來的。

隻是現在,鐲子還在呂沉魚手裡,那肯定也是至關重要的東西,必須儘早奪回來。

“現在就可以修煉了是吧?”

黃權問道。

無量女點頭,語氣肯定的說道。

“可以了!我用量劫樹演化星盤,推算無數次,精確到每一個符號,法訣是絕對不會出錯的。”

“讓我先練吧,權哥哥。”

這時,黃靈姬睜開雙眼。

她主動提出,先修煉量劫大仙術。

“我已經練過一次,雖然法訣是錯誤的。”

“法訣冇錯!經過我的推演,你們那樣練,按道理也不應該出問題!”

無量女一臉沉思。

“你的父親黃倫,我懷疑他是服用過某種藥物,和法訣產生衝突,才造成黑化。當然,這目前隻是我的猜測,你的父親已死,屍體不翼而飛,此事很難再解開了。”

此話一出,黃權和黃靈姬,都沉默起來。

尤其是黃靈姬,神情落寞,臉上悲傷陣陣。

“靈姬,你先修煉吧,義父的屍體,我肯定會找回來的。”

黃權對黃靈姬說道,語氣肯定。

黃靈姬點頭,對黃權甜甜一笑。

“權哥哥,就算不找回來,也冇有關係的。人死了就是死了,塵歸塵,土歸土,還給大自然而已。”

黃靈姬年紀不大,卻彷彿看透人生一樣,讓黃權愕然。

“你先修煉吧,自行領悟,這樣纔是最好的,到時候我可要占你便宜了。”

黃權嗬嗬一笑。

“好。”

黃靈姬說完,無量女把整理好的法訣傳給她,盤坐在地,閉眼修煉起來。

每一種武技,道法,仙術,就算有了口訣,練法,修煉起來,仍舊要花很多時間。

因為領悟纔是最重要的。

必須把口訣之中包含的深刻道理,全部悟通,才能練至圓滿。

像黃權修煉生肖大仙術,其實就是齊聖龍領悟好的。

等於有一個老師,直接把現成的傳給他,所以黃權修煉起來,速度快得不可思議。

接下來,進入深度冥想,黃權一心一意,全力衝擊真氣境。

這一閉關,等他再睜開眼睛,已經是三個月之後。

……

黃權發現自己兩個丹田,各自把一縷罡氣,反覆吞吐億萬次。

接著,那縷罡氣逐漸變化,最後,竟然像實質一般,閃爍瑩瑩光澤。

他猛然睜眼,內視肉身。

果然,罡氣已經徹底蛻變,成為真氣。

煉罡返虛,化虛為實。

他終於晉升了,從人仙二重罡氣境,晉升到人仙三重,真氣境。

“黃權,恭喜你,練成真氣境。”

腦海裡傳來無量女的聲音,恭喜黃權。

“這次是真的有點久,為了晉升,足足花了幾個月。”

黃權知道是因為雙丹田,雖然讓他戰力成倍提升,但同時也阻礙他提升境界。

好處和壞處,果然是相對的。

所謂欲戴皇冠,必承其重,是有道理的。

而旁邊的黃靈姬,居然還在修煉量劫大仙術。

不過她呼吸均勻,胸口起伏規律,臉色正常,顯然修煉並無問題。

隻因那量劫大仙術,實在太難,想要領悟通透,不是那麼簡單!

忽然,麵前黃光一閃,一道傳信靈符在黃權麵前燃燒。

是傳功長老發來資訊,叫黃權去宗主殿。

“宗主突然召見,看來有事情發生。”

黃權沉思,離開聖手殿,前往宗主殿。

跨進大門,燕雪三人和傳功長老,已經等候多時。

“黃權,你又突破了?”

發現黃權身上的氣息,與往日大不相同,眾人震驚不已,像打量怪物一樣看著他。

此刻的黃權,身上有返璞歸真的味道。

黃權點頭,不驕不躁。

“想當初,我兄弟剛剛入門的時候,修為還不如我,如今……”

杜彪一臉認真,繼續說道。

“幸好我杜某人意誌堅定,不屈不撓!要是換了其他人,恐怕早就經不住打擊,自殺身亡了。”

此話一出,傳功長直翻白眼。

“第一次見到有人把廢物說得這麼清新脫俗。”

燕雪俏臉抽搐。

“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無常點頭。

“喪彪。”

“宗主突然召見我等,發生什麼事了?”

黃權問道。

宗主在大殿內踱步,徐徐講述。

“因為一元仙府和太玄仙府,追殺魔宗天才,造成大量魔道弟子被殺。甚至有些無關的二流門派,也被牽連其中,損失巨大。之後,以莽荒魔宗和歡喜魔宗為首,眾魔道結盟,圍殺仙府弟子,其中甚至有虛空魔族的影子。所以,現在一元仙府和太玄仙府,準備派遣高手弟子,前往北方掃蕩魔道。”

黃權聽得皺眉,北溟洲仙魔兩道有大動作,各自集結高手,準備血戰。

而引發血戰的根源,居然是因為一元仙府,追殺魔宗天才呼延狂而起。

然後雙方你來我往,最終成為不可收拾的局麵。

黃權和杜彪對望一眼,皆是心照不宣。

一元仙府追殺呼延狂的原因,乃是因為一頭仙鶴失蹤而起。

而那頭仙鶴失蹤,其實是黃權和杜彪為了泄私慾,將其打殺,然後烤了吃肉。

在場的人,燕雪和傳功長老都是有份的,隻是她們不知道而已。

與仙魔兩道血戰相比,一頭仙鶴實在算不上什麼,畢竟更多弟子因此戰死。

可以說是一個饅頭,引發一場驚天血戰。

“黃權杜彪,你們二人眉來眼去,是要對此發表意見嗎?”

傳功長老投來好奇的目光。

“冇有意見。”

二人連連搖頭,三緘其口。

要是事情踢爆,隻怕仙魔大戰的核心,就要變成黃權和杜彪。

到時候肯定死得連渣滓都冇有。

“我們是否也要前往北方,參加仙魔大戰?”

燕雪問道。

傳功長老點頭,神情凝重。

“不錯,氣宗已經發來邀請函,如果我們不去,名義上站不住腳。不過我們不打主力,衝鋒陷陣的事情,讓氣宗和太玄仙府去乾吧,我們打秋風,一切見機行事。”

眾人點頭應允,傳功長老的意思,他們都懂。

凡事有個度就行。

事情是氣宗組局,自然要以他們為主。

不能風頭都讓他們出,打生打死的事,卻讓劍宗來乾,能去配合一下就不錯了。

“去吧。”

傳功長老交代完畢,轉身消失。

黃權四人從宗主殿出來,打算先去上墉城購買物品。

丹藥倒是不缺,但冇有靈符。

像神行符,照明符,傳信符,驅蟲符等等。

在地廣人稀的莽荒,作用不可或缺。

另外,幾個月冇有出門,黃權想去天下會打聽一下訊息。

謀而後動,是他的一貫作風。

下山的過程中,一元仙府的仙鶴,一頭接一頭起飛。

載著氣宗弟子,往北而去。

和氣宗相比,黃權等人的條件,確實有些寒磣。

出門連頭仙鶴都冇有,隻能騎馬或走路。

如果趕時間,就隻能消耗靈氣,禦氣飛行。

四人進了上墉城,杜彪去采購物品。

無常和燕雪,跟著黃權去天下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