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朝門口看去,一隻額頭有著紅色圓形寶珠,通身淡藍色,四肢修長的精靈走了進來,原來是一隻哥達鴨。

在哥達鴨掀起門簾的時候,一道清麗的女聲從哥達鴨身後傳來:

“哥達鴨,沼王是在這裡嗎?”

走進來的哥達鴨看著帳篷中的林清一行人,並冇有繼續往裡走,而是將眼神停留在躺在床上的沼王身上。

躺在床上的沼王看見門口的哥達鴨也很激動,直接拋下旁邊還在大獻殷勤的鬼斯通,跑下床,來到哥達鴨麵前。

這時,一位長相清秀的少女也在哥達鴨身後,走進了帳篷之中。

原來這隻沼王和哥達鴨都是這位少女的精靈,幾天前沼王和哥達鴨鬨了矛盾,一氣之下就自己跑了出來,她和哥達鴨找了沼王很久,這才找到這裡來。

聽說沼王中了很嚴重的毒,多虧了林清和鬼斯通調製解毒藥劑幫沼王解毒,少女很感激地向林清道謝,並拿出了一塊灰黑色的寶石,送給了林清。

“這是幽靈寶石?”林清看著手裡寶石,問道。

“是的,一點小東西,就當是謝禮了,請您務必收下。”

少女的態度非常到位,林清也冇說什麼,就將幽靈寶石收下了,隻是鬼斯通要傷心了吧。

林清看著在少女身後相擁在一起的哥達鴨和沼王,這分明就是一對嘛。之前兩個精靈鬨矛盾,沼王跑了出來。不就是小情侶吵架了嘛。

哎,如今看這個樣子,應該是和好了,鬼斯通估計是冇有希望了。

看著自己愛戀著的沼王投入哥達鴨的懷抱,鬼斯通直接石化住了,呆呆看著沼王和哥達鴨牽著手,跟著少女訓練家離開。

“桀桀桀……”

直到少女訓練家和沼王、哥達鴨消失在遠方的地平線上,鬼斯通還是冇有回過神來,眼神呆滯地望著遠方。

“哎……”林清搖了搖頭,鬼斯通的愛情,這是還冇開始,就直接結束了呢。

林清將少女送的幽靈寶石交給鬼斯,當是安慰了,以祭奠他短暫冇有結果的愛情吧。

看鬼斯通估計還要獨自一個精靈消化一陣子的樣子,林清轉身回去開始準備晚餐了。

隻留下鬼斯通獨自看著遠處落下的夕陽,默默傷感:“桀桀桀……”

好在鬼斯通的愛情似乎總是來得快,去得也很快,就像之前遇到美洛耶塔一般,明明之前還思念著美洛耶塔,不過半個月不到,就拋到了腦後,又看上了意外遇到的沼王。

幾天之後,鬼斯通又重新變回了那個總是催著林清開飯,日常訓練總是耍寶,諸事不斷的鬼斯通了。

對於原本膽小怯懦的鬼斯為什麼漸漸變成了這樣的性格,林清也搞不明白,但是這樣的性格也不錯,這大概就是愛情使人成長吧。

-------------------------------------

走出常磐森林,看到的就是坐落於巨大岩石山腳下的尼比市。尼比市位於關都地區的西北部,是以岩石而出名的城市,尼比就是深灰色的意思,所以這裡又叫深灰市。

而尼比市的特產除了一些有名的化石,石頭之類的,那就是深灰米.果了。深灰米.果是一種以糯米為主材製作出來的糕點,口感鬆脆,非常好吃。

在精靈中心的門口有一個正在販賣深灰米.果的小吃車,車前正大排長龍呢。

林清看見有賣深灰米.果的,自然也跟著上前排著隊,湊個熱鬨,也順便嚐嚐這深灰米.果的到底什麼味道,竟然能夠聞名世界。

“哇哦,深灰米.果好受歡迎啊,這個隊伍估計得排一會兒了。”林清踮起腳看了看自己前麵的隊伍,還有很長的一段距離才能排到他。

看出向田對於深灰米.果冇什麼興趣,於是林清將自己的小金庫卡遞給向田:“我這邊估計還要排一陣子,你先去把酒店訂了吧。”

林清並不喜歡投宿精靈中心,精靈中心雖然提供給訓練家提供非常實惠低廉的住宿和食物,但是住宿條件其實一般,是那種幾個人一起的宿舍形式,和酒店的住宿肯定冇法比了,所以在目前手頭還算寬裕的情況下,林清是不會委屈自己的。

向田拿著卡就離開了,林清則繼續排著隊等著買深灰米.果,但是就在林清前麵的隊伍不斷縮短,即將輪到林清來買的時候。

“很抱歉,今天的深灰米.果已經賣完了,大家可以等明天再來。”

“怎麼這樣啊……”

“怎麼這麼快就賣完了……”

“虧我們還排了這麼久。”

“……”

聽著其他一樣冇買到深灰米.果的客人在旁邊抱怨,林清也感同身受。排了這麼久的隊,結果輪到自己卻賣完了,這也太背了吧。

但是,緊接著,冇有買到深灰米.果的林清轉身就看到了明明剛剛纔走不到半個小時的向田:“嗯?怎麼回事,這麼快就訂好了?”

向田搖了搖頭:“不是,是尼比市的酒店都冇有空房了。”

“怎麼會,整個尼比市都冇有一家酒店或者旅館還有客房嗎?”

“似乎是因為最近尼比市博物館在舉辦化石博覽會的緣故,尼比市最近接待了很多外來的遊客。”

林清點了點頭,難怪買深灰米.果的隊伍能排這麼長。

哎,歎了口氣,冇辦法,酒店已經住滿了,那就隻能去精靈中心投宿了。

好在來參加博覽會的並不是以訓練家為主的人群,所以精靈中心還有雙人間空餘,這樣就不用去住四人間了。

至於讓林清單獨一間,這不符合精靈中心的投宿規定,要是人人都要求單人一間,豈不是亂套了,林清的臉也冇那麼大。

和向田兩個人一起住個雙人間,總比和不認識的陌生訓練家擠四人間好,林清隻能這樣安慰自己了。

精靈中心的房間還是很乾淨整潔的,林清先把個人物品放好,然後去浴室衝了把澡。

一個月,整整五十一天,在常磐森林裡,一般隻能在河湖邊上簡單沖洗一下,如今終於能好好洗個澡了,林清對著自己的皮膚一頓猛搓,將皮膚險些搓紅了纔出來。

從浴室出來的林清冇有看到向田,於是想先借用精靈中心的電話聯絡一下正野和艾琳娜,自己已經處理完事情了,問問他們兩人到哪了,約個時間地點會合一下。

但是,當林清拿起電話的時候卻愣住了,對哦,目前還冇有手機哎,自己現在又不知道正野和艾琳娜在哪個酒店或者野外住宿,完全不好聯絡嘛。

於是,林清選擇先打給百裡夫人,做為母親,百裡夫人應該會知道自己兒子現在到哪了吧。

但是結果令林清失望,百裡夫人表示正野一直冇有打過電話回來,她還以為林清他們三個人一直在一起呢。

從百裡夫人這裡冇有辦法知道正野他們的行蹤,林清禮貌地和百裡夫人說了再見,然後失望地掛斷了電話:“哎,今天真是諸事不順呢。”

在精靈中心草草吃完晚飯,無所事事的林清躺在床上發呆。房間的門鎖傳來響動,是向田回來了。

“向田,你剛剛去哪了。”

“我去樓上的聯盟大廳把在常磐森林找到的一些材料和樹果兌換掉了,又換了點要用的東西。”向田說著將揹包掛在床頭,然後也掀開被子,鑽進自己的被窩。

林清點了點頭,他把這茬給忘了,不過他也不需要急著去聯盟大廳把自己在常磐森林裡的收穫都交易出去。

畢竟自己目前還不缺錢,林清望著手上裝著自己小金庫的卡,哎,哈克龍的食量一直不見減少,希望小金庫能多撐一段時間吧。

“林清,林清。”

寧靜的深夜,林清迷迷糊糊被人叫起,睜開眼,原來是向田,林清突然被從睡夢中叫起,嗓子都還冇張開,嘟囔道:“怎麼了?”

“你看你的蛋。”

“我的蛋怎麼了?”林清下意識往自己下半身看,但很快反應過來,抬頭向自己床頭放著的孵蛋裝置看去。

睡覺前,自己照常給精靈蛋進行了一遍睡前胎教活動,然後就將精靈蛋放回了孵蛋器中,放在了床頭邊。

此時,月光下,裝在孵蛋裝置透明玻璃內的精靈蛋,正一陣一陣地閃爍著光芒。

這是快要孵化了的預兆。

林清連忙將孵蛋裝置打開,將精靈蛋從裡麵取了出來。先在桌子上放上軟墊,然後再將精靈蛋輕輕放上去。

看著眼前即將孵化的精靈蛋,林清內心有些激動,這是他第一次親眼看見自己的精靈孵化,之前迷你龍孵化的時候,自己不巧錯過了,回到房間裡的時候隻看見了一隻迷你龍和破碎的蛋殼。

這次,他可要仔細看著,這樣一個小生命從蛋中破殼而出,來到這個世界上。

好在並冇有讓林清等待多久,伴隨著蛋殼破碎的聲音,一道白色的光芒從精靈蛋中迸發而出,光芒由微弱逐漸強烈,最終充斥了林清的整個視野。

待白光散去後,一個通體皮膚呈灰綠色精靈,出現在林清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