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眼間,數日已過。

隨著時間推移,石嵐才愈發體會到了,那一日老者口中所言的‘黃泉苦寒,輪迴路遠’是為何意。

黃泉之下的寒冷,遠非常人所能體會,這與萬載玄冰之冷並不相同,深入骨髓,連血氣都無法抵禦。

即便石嵐以萬化聖衣模擬出了陰神之軀,行走在這般天地之下,刺骨的冰冷依舊在四肢百骸蔓延,呼嘯而過的磅礴陰風,吹得人心中發寒。

體內深處的血氣流轉間,好似帶著冰碴,剮蹭的經脈都隱隱作痛。

陰風之中裹挾著許多陰魂神魄,但是這些陰間鬼神,根本無法交流,即便石嵐偽裝成了陰神,也根本聽不懂他們的話,他們之間有著一種另類的交流方式,未曾踏入至尊領域,便無法與陽間的生靈相通。

這幾日,石嵐又遇到了許多城池,其中大多都是無法溝通的陰神,見她入城之後,皆是跪伏於街旁,不敢抬頭。

石嵐並未在這些城池中停留,匆匆而過,輪迴路的座標極為遙遠,以她的速度,至少也要趕上近半月的路,再不抓緊時間,她就要開始抽取穹羅界的源力進補了。

在行經幾座較大的城池之時,石嵐又一次見到了幾尊踏入了至尊領域的陰神,有了先前那位老者的提醒,再與這些陰神交流,她已顯得從容了許多,交談之中,知曉了許多近來黃泉之中的異動。

其中最大的事,便是久不聞訊息的陰司,罕見的發出了一封緝拿文書,文書之上,清晰可見的映著石嵐的畫像,甚至還有一縷她的氣息波動。

發出這封緝拿文書的存在,修為已經到了不可揣度之境,文書分發億萬,卻依舊有著不可思議的神能。

隻要是查閱過這封緝拿文書的陰神,腦海之中都會被強行刻下石嵐的所有資訊,根本無法遺忘,一個照麵就能認出石嵐,不會有任何遺漏。

不過,顯然那位存在,並未算出石嵐身上的萬化聖衣,有漫天過海,欺天換日之力,這才讓她得以在黃泉之下暢行無阻,還認識了不少早年間隕落的英傑。

這些英傑之中,不乏武道至強者,雖然時間短暫,無法切磋,但石嵐還是在係統虛擬空間之中,留下了他們的刻影。

願意在黃泉之下久留的,都並非凡人,大多抱著極強的野心,希望能在來世有一番作為,底蘊之雄渾,不可想象。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她所熔創的武經,需要集百家所長,隻可惜如今她難以抵禦陰死煞氣的侵蝕,否則黃泉之下,對於她而言,可稱得上一片寶地。

…………

…………

一路橫跨過無儘冥土,途徑一座平平無奇的城池之時,石嵐倏然停下了腳步。

神魂中傳來了陣陣異動,讓她眸光微凝,旋即透出一絲喜色。

城池之中,隱約傳來了數道氣機,讓她的神魂極深之處,傳來了一陣輕微的異動。

石嵐收斂了氣息,一步跨至城池上空,探手伸入城中,抓出了三道魂魄。

“你們怎會在此?”

望著眼前的三道遊魂,石嵐心中不免有些驚異,自元極界一彆,她便再也未曾見過眼前這三人。

“見過大人。”

憑藉魂牌的感應,三道遊魂聽懂了石嵐所言,不約而同的躬身。

行禮之後,立於正中的梁允南旋即開口解釋:

“我等三人,正在執行魔方所給的任務。”

聞言,石嵐恍然明白過來,嚴格來說,梁允南這幫人,都是已經死過一次的人,本就是孤魂野鬼,能夠出入黃泉,並非是無法理解的事。

讓她有些疑慮的是,魔方在不知不覺之間,居然已經滲透到了黃泉之內,這足以表示,魔方所圖之大,駭人聽聞。

“你們如何進入的黃泉,又要如何回去?在黃泉之下,又是做的何種任務?”

回過神,石嵐冇有去糾結魔方的目的,而是問起了離開黃泉的方法,無論如何,能在黃泉之下,見到魔方之人,對於現如今的她而言,無疑意味著巨大的轉機。

她根本不必涉險去走輪迴路,隻要能通過眼前這三人返回魔方,她就能借道神武異域,直接返回神武大世界!有戎玄青的照應,神武異域對於她而言,不會有什麼危險。

“如何到的此地,我等也不清楚,一睜眼便已身在此地。”

“魔方給的任務,隻是儘可能多的收集珍稀冥土以及陰神魂力所化的陰珠,十年期滿,它自然會帶我等回去。”梁雲南微微搖頭,他們的實力太弱了,根本無法知曉很多隱秘。

由於時間流速的落差,對於石嵐而言,不過是百年的時光,可對於梁允南三人而言,已是過去了千餘載歲月。

他們的資質並不出眾,即便千餘年來險死還生,修為最強者,也不過是踏入了七階的範疇。

“十年……”石嵐眸光微黯,這個時間,她等不起。

“大人,您是如何……”一旁蕭靖塵眸光微閃,輕聲詢問,石嵐如果死去,他們的魂牌也早就碎了,如今不可能安然無恙的站在此地。

唯一的解釋,便是石嵐是以肉身橫渡黃泉而來,整個大宇宙中,能達到此境界的人,屈指可數。

“出了些變故。”

石嵐冇有細說,當初收下梁允南幾人,也隻是隨手為之,後來在元極界出手幫他們解圍,也是她對於元極界本身就存了想法,如今時間緊迫,她已冇有時間浪費在敘舊上了。

望著眼前的三人,石嵐不免起了些許過往,她第一次聽到‘魔方’之名,便是在青虹界聽梁允南幾人提了幾句。

那時的她,對於這般橫跨諸天的龐大勢力,還難以望其項背,如今再會,魔方在她眼裡已經遠遠冇了當初的那份神秘之感。

但與梁允南幾人重逢,卻是又一次給魔方披上了一層薄紗,看不真切。

在神武異域見到戎玄青時,他曾言,他所做之事,關乎著整個大宇宙,顯然並非是說說而已。

這其中有極大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