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嵐年紀尚輕,血氣旺盛,但在黃泉之下,至多也隻能支撐兩個月。”

蒙沉吟了半晌,最終下了決斷:

“再等半月,若是還無訊息,我入淩陽黃泉一探,順道看看釋誡如今身在何處。”

淩陽異變,天道權柄易主,照常理而言,釋誡應當早已脫困,麵對梵曦相召,卻冇有給出半分迴應,顯然是出了大問題了。

黃泉彼岸,隱秘重重,淩陽地域更是如此,即便是蒙,也無法確定現如今究竟是何種情形。

釋誡是大宇宙佛門首座,不可能毫無聲息的消失無蹤,這種層級的人物,若是有了意外,對於整個佛道都將是一次重創。

“梵曦為何會突然返迴天元?他不應該先去黃泉尋釋誡麼?”

聽到釋誡的名字,靈韻神色一動,感到有些不解。

釋誡對於佛門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在釋誡出了狀況的情形之下,梵曦卻冇有一探究竟,而是直接選擇了返迴天元,這顯得極不正常。

“佛門本就善輪迴轉世一道,梵曦的化身遍及時空長河,在交戰之中,或許有了新的發現,突然針對石嵐,可能也是這個原因……”

話音未落,蒙忽然抬頭,眸光垂落至無垠海,一旁的靈韻亦是心有所感,察覺到了異常,眼中浮現出一絲驚色。

“淩陽界內,還有如此之多踏入了神冥彼岸境的生靈?”

“七尊空境圓滿,十二尊神冥,六尊彼岸,有一個觸碰到了主宰之境,但路已經走到儘頭了。”

蒙收回視線,一眼之下,他便已看清了所有生靈的底細:

“體內血脈大多同源,純度很高,存在起源碎片,應當是淩陽古神血裔。”

“要處理麼?”靈韻微微皺眉,這股力量,在如今的淩陽界內,也是不容小覷了,冇有主宰坐鎮的勢力,根本擋不住。

“不必。”蒙搖了搖頭:

“我已在天地間烙下了道痕,他們打擾不到此地,再者他們是被燁留下的,或許還有些作用。”

靈韻未再開口,緩緩合上了眼簾,為了儘早尋到石嵐,如今他的大部分精力都在黃泉之下的那一道化身之上。

…………

無垠海底是一望無際的黑暗,伸手不見五指,愈發熾盛的大日神輝,依舊無法溫暖冰冷的汪洋。

二十餘枚大小不一的灰色巨繭,沉冇於海峽底部,散發著朦朧微光。

有一些海族察覺到了異樣,起了好奇之心,但礙於巨繭之上透出的威壓,一時間內根本不敢上前。

哢嚓——

一枚高近十餘丈的巨繭陡然裂開了一絲縫隙,一雙幽藍色的大手自裂痕中擠壓而出,艱難的撕開了巨繭,自其內掙脫而出。

離開了巨繭,這尊生靈的身軀便開始了急劇膨脹,彈指間他的頭顱已探出了無垠海,光是一顆頭顱,便好似神山古嶽,直沖天際,雙瞳堪比日月星辰,其內有濃鬱的魔道神紋流轉。

顯然,這是一尊上古巨魔,他望了一眼天際,而後垂首掃向海峽深處,彈指點出了縷縷道痕,於刹那之間,擊穿了所有巨繭。

數息之後,他的身形開始了收縮,轉眼間,隻剩三丈有餘,紫發披肩,膚色一片幽藍。

他的身軀之上披著一件戰鎧,已被打碎了大半,依稀能看到戟痕,胸前仍留有一道深刻見骨的傷口,雪白的胸骨之上,充斥著毀滅法則,在侵蝕他的生機。

可即便在這般折磨之下,他依舊自太古時代撐到了今日。

轟——

所有巨繭開啟的一瞬,蒼穹之上陡然閃過兩道血色雷霆,緊接著便降下了滔天血雨。

巨繭之中,有兩枚空空蕩蕩,其中封印的生靈,已不知在何時死去了,由於巨繭的阻隔,並未被天地所察覺,直至巨繭被撕開,方纔顯化了異景。

相繼自巨繭之中脫困而出的生靈紛紛抬頭,張口輕吸,蒼穹之上的滔天血雨還未曾落入無垠海,便已被他們分食,聊勝於無的恢複了幾分元氣。

脫困之後,他們彼此之間並無交流,隱約間分成了三派,一派古神,一派半神血裔,這最後一派則是太古時代的妖魔。

太古時代,妖魔尚且未曾決裂,這些大妖巨魔之間,交情匪淺。

古神與半神之間的仇怨已不可化解,對於妖魔,自然更談不上信任。

三方人馬並無交流,轉瞬之間,便各奔東西。

披著戰鎧的大魔立於原地,南望無垠大陸,眸光悠遠。

“扶光。”

一名身披薄紗的女子走到了他身側,她的身上同樣佈滿了可怖的傷痕,脊背幾乎被一刀斬開,血肉消失了大半,寸寸脊骨如玉。

“我感受到了天魔鏡的氣息,還有北辰的血脈,好像是羅刹,但又有所不同……”

扶光緩緩開口,聲音暗啞,眸中翻湧著不知名的光彩。

“你要去尋麼?”

“自然,若真是羅刹,她理當是魔族之主。”

…………

…………

大宇宙之中的幾方大世界,除了神武之外,天元大世界與極意大世界的局麵相去不遠,皆是魚龍混雜。

混亂的局勢之下,各方種族之間的界限,便顯得有些模糊了,即便是人族王朝之中,也多有其他種族的身影,互通有無。

這般情形之下,自然衍生出了很大一部分混血兒,天資本就出眾的部分人傑,加上強大種族的血脈天賦,更是如虎添翼。

天元大世界分四極八荒之地,這十二域中,西北二極,‘風’‘霜’‘雨’‘火’四荒等六塊地域,屬人族地界,由於如今天位是人族大帝執掌,這六域之地的氣運明顯拔高了一籌,近年來愈顯繁盛。

自淩陽界撤出的眾多武者,皆是被安置在了一座名為‘飛雪’的王朝境內,這是人族大帝特意空出的一塊寶地,位於人族腹地,不會受到絲毫打擾。

飛雪皇朝的領地並不算小,縱橫七千餘萬裡,較之近古時代的淩陽大陸,也相去不遠。

石嵐貴為無雙王,石府眾人身為她的家眷,自然分得了一塊上佳的靈地,府邸都早已有人專門建好,甚至仆從都已配齊。

隻是剛剛踏入一片完全陌生的天地,石天路等人還需要一些時間去適應。

篤篤——

清晨,大日初升之際,一陣清脆的敲門聲,打破了府邸中的寂靜。

門房開門,便見到了一角血紅的僧衣,頓時眉梢一跳,佛門在天元大世界極為鼎盛,根本不能得罪,當即他便放軟了語氣,輕聲詢問:

“敢問這位尊者,有何貴乾?”

“尋人。”

僧人頌了一聲佛號,瞳中是一片妖異的血光,隱約之間,倒映著數十道身影。

“貧僧梵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