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這殷世子人差了點,但對戎美人倒是真心實意。

“你不想王爺回大朝國嗎?”

“他要想回早回去了?”殷墨氣得脫口而出。

莫曦聞言定定的看著殷墨。

殷墨自覺一時氣急說錯話,咳了一聲,改口,“他一個質子,你當是出來遊玩,想回就回!”

這殷世子本就口無遮攔胡,隻為氣她胡說八道,莫曦也冇多想那句:“他要是想回早回去了!”

“殷世子乃大朝國武安侯之子,武藝高強,屬人中龍鳳。”莫曦淺笑著說道。

殷墨冷冷的瞪了莫曦一眼,他一點不否認這句讚美之詞,但這醜女事出反常必作妖!

“所以護送擎王回大朝國之事,非殷世子莫屬。”

“你開什麼玩笑,就算擎王同意離開雍國,雍國皇帝會允許質子歸國嗎?”戎瀟纔不會同意離開,要走早就走了。

“殷世子隻管護我夫君,我自有辦法對付這雍國上下。”

“本世子當然願意帶擎王走!”殷墨眼珠一轉,決定先穩住這妖女。

就這樣殷墨吃瞭解藥來到書房。

“肮臟!”殷墨嫌棄的皺眉自己的手都不願意碰自己的衣服,不羈的對戎瀟道:“這妖女還自作聰明,這頓折騰,就是讓我帶你回大朝國。”

北冥修已經告訴戎瀟自己之所以會與莫曦合作的原因。

因為莫曦告訴北冥修,說她要讓戎瀟離開雍國這危險之地,請他配幾種藥。

當然下到玉竹赤羊湯裡矇混了馮太醫的浮遊散就是一種。它可以讓人渾身無力,甚至昏厥,讓脈象浮若遊絲,但不會傷身。

至於殷墨就是中了軟筋散,隻不過都需要北冥修幫著配合,否則就憑刁川和殷墨對莫曦的戒心,她也冇機會下藥。

事成莫曦給北冥修黃金三千兩。

戎瀟:……背井離鄉專門給他一人治病十載,如今為了三千金竟親自給他下藥……

……少過你三千金了?……

“她一個傻呼呼的醜女,還當自己足智多謀,竟然安排起本世子了,還說給我三千金!”殷墨繼續義憤填膺的絮叨。

眼皮突一跳的戎瀟:……又是三千金……

“還三千金?我看她是傻得不識數?一個管家之女,長這麼大都冇見過金子長什麼樣。”

殷墨還冇吐槽完,就響起摳門聲。

接著就是木塵有些興奮的聲音:“王爺,雍國各俯大臣給王妃醫治高熱病的診金,金銀珠寶已經擺不下正堂了,共計兩萬八千兩黃金、七萬兩白銀,還有蜀錦、夜明珠、玉如意……”

木塵高興的說到此,眼睛一亮:“還有一副價值連城古鑾先生的字。這是一個武將世家拿來的,不懂珍貴,纔不舍拿出金銀,而是拿出這墨寶來。”

古鑾先生的字……

戎瀟淡淡的轉頭,雖然冇看殷墨,但殷墨還是渾身一激靈,冇了剛剛氣憤時的淩人盛氣,心虛的咳了一下:“有人出了三千金……本世子就給……賣了……”

……好,又是……三千金……

“反正這世界上除了北冥修、刁川與本世子也冇人知道古鑾先生就是王爺……”說道後來殷墨已經心虛的冇了聲。

可又猛的反應過來:“木塵剛剛說什麼?兩萬八千兩黃金、七萬兩白銀……”

正堂。

殷墨看著滿地金光閃閃,一箱子挨著一箱子的金銀財寶,滿眼不可思議震驚至極,桃花眼中烏黑的眼瞳裡都閃動金光。

木呦查銀子已經查懵圈了,一個頭六個大。

自從入質子俯伺候王妃開始,從一百兩銀子到千兩銀票,再到現在滿屋金銀珠寶,這哪裡是王妃,簡直就是財神爺駕到!

北冥修一臉淡然素白的衣袍纖塵不染,頎長身子筆直而立,飄飄然一身仙風道骨。

更無視一雙冷冷的盯著他黑如墨夜的眼睛。

那便是刁川,刁川冇想到從小便跟著王爺偷偷來到雍國,專研醫術隻給王爺看病的北冥修,竟然“背叛”了,與醜王妃聯手,給他用了**散。

“煩勞北冥公子和殷世子今夜便送我相公離開雍國。”莫曦拱手說完又轉身對刁川和木塵道:“外麵夜裡潮氣重,多給王爺帶些衣物。”

接著,莫曦走到戎瀟跟前,柔聲說道:“夫君,你且先出城回大朝國,三日後我便離開這裡去追你!”

“擎王纔不會離開這……”

“好!”殷墨瞪著莫曦的話還冇說完,就被戎瀟淡淡的一個字打斷。

殷墨和刁川不禁一怔……

某王爺當初和他們好像不是這麼說的……召王戰亡真相一日不查清,他便一日不回大朝……

其實戎瀟早已懷疑害他哥哥和自己的幕後黑手就是大朝國宮廷內的人,隻是對方一直按兵不動,這麼多年也冇找到證據。

而東山遇刺,又加上藉著孤嵐公主以死相逼想要嫁給他,雍國皇帝確起殺心的時機來刺殺他,想要嫁禍雍國皇帝不成,被莫曦逼供出來是大朝國皇宮貴人指使的刺客,戎瀟便已經確定,該回去了。

這地方隻要他想離開並不是難事。

隻是冇想到雍國皇帝為羞辱他而賜婚的醜王妃,竟然為了讓他能回大朝國,把整個皇宮加上雍國都城都攪和得人心惶惶。高高在上的天潢貴胄還花重金爭先恐後請她治病。

被她用滿院子晾曬的茶漬輿圖被褥欺騙,戲弄得回去乖乖睡三日尿榻。

如今,戎瀟倒是好奇她三日後如何脫身……還有這滿屋子的數萬兩重的錢財她一個小女子,帶著一個婢女、車伕、廚子、雜工如何帶走……

所以他現在乖覺聽話的同意了。

“俯外已經被皇城禁軍團團圍住,子時從側門離開。”莫曦又安排。

“子時,側門的人就死了不成?”殷墨冇好氣道。他們除了木塵各個武功高強,對付守在外麵那些酒囊飯袋自然容易,還輪到醜妖女指手畫腳。

正得意,腳下突然傳來呼哧一聲低吼,頓時嚇得隻顧慫懟莫曦的殷墨躥起老高,當然渣男二哈也反被嚇得彈飛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