刁川渾身一顫,雞皮疙瘩一下鼓起來:……咋就有種奶娃見到孃的趕腳……

關鍵是隻豬娃!

刁川彆過頭不看這圓滾滾的小傢夥,把他抱了出來。

僵直著手臂又淩空幾步躍到戎瀟馬車上,還冇等他稟報,便聽到車簾後淡淡的聲音:“放下它吧!”

被放下的小八戒轉頭用軟軟的小鼻子拱了拱刁川的大手,柔軟又微涼的感覺讓刁川一下收回手。

小八戒也不介意彆人的嫌棄,抖擻一下兩個大耳朵,顛顛的哼著奶音,拱開車簾自己進去了。

站在戎瀟跟前,它哼哼哼哼的一陣撒嬌,也冇等迴應,就乖巧的趴到戎瀟的腳邊。

它很是聽莫曦的話,到戎瀟跟前就乖巧無比。

日落之時,戎瀟一行人歇在一個山間的寺廟裡。

寺廟不大,僅有一個方丈和十幾個和尚,這裡人煙稀少,想來冇什麼香客,所以和尚的粥食很是清淡。

白粥、配一盤隻加了鹽的焯白菜。

“我們明明可以去半月山莊休息,為何非要在此吃這齋飯。”彆人都可食得,殷墨卻難以下嚥。

旁邊的小八戒可是湯湯水水的喝的滋溜滋溜的,殷墨嫌棄,桃花眼瞪了一眼胖乎乎的小傢夥,忽然大徹大悟般:“啊!王爺,你不是特意在此等那妖女吧!”

雍國內戎瀟的暗部很多,半月山莊就是一個在雍國境內以琴棋書畫競技為名,實際收集雍國各類訊息的地方。

那裡莊主雖是戎瀟的人,可畢竟更多慕名而來遊玩比試的人。

“王爺怕半月山莊人多眼雜,引起注意,節外生枝,被雍國朝廷得到訊息,因為那妖女還要再等兩日才能出來。”

殷墨手中的玉扇越扇越快,然後忽的頓住,睜大眼睛:“殿下,莫不是真要把那醜妖女帶回大朝國做王妃吧!”

刁川屏息。

北冥修繼續動作優雅如仙,有滋有味的品著鹽漬白菜。

“她已是王妃!”

戎瀟出聲,他身姿筆挺,容顏清貴,即便吃著白粥,衣衫簡譜,也難掩天家兒郎的尊貴。

小八戒吃得更歡,小短尾巴也搖起來。

“殿下,您現在眼疾,看不到那醜妖女的模樣,那張臉哪裡做得了王妃,當門神還可以;

再說她可是一個管家之女,這等低賤出身何以服眾;

還有她的名聲可不比你那早有婚約的文心郡主小,但那是出了名的奇醜,後來更是癡傻;

最荒唐的是見俊朗的男兒便垂涎三尺,調戲美男……”

戎瀟:……最後一條……好像是……

不由想起她目光灼灼的看著他,主動給他解腰帶……

殷墨見戎瀟不語,更來勁兒:“再說你早有婚約,還是堂堂禦北王的女兒文心郡主,出身高貴,美若天仙,才華出眾。”

殷墨仍舊滔滔不絕的繼續道:“那禦北王雕辰風愛女如命,三個哥哥疼妹入骨。

駐守邊關要害,手中五十萬大軍,陛下都禮讓三分。

見你在雍國不能歸朝,諸皇子哪個不是盯著文心郡主。得她芳心,儲位之爭,那可就有了一半的勝算。”

刁川擰了眉心,雕攸寧初來雍國時,他也覺得如此十全十美的女子方纔配得上自家主子。

可後來雍國皇帝給擎王賜婚,雕攸寧卻絕口不提與擎王已有婚約之事。

主子似乎早就知道,他按吩咐去查,果真是這文心郡主和黃國師暗中勾結,把府中的管家之女借雍國狗皇帝之手賜給自家王爺。

雕攸寧還給了黃國師擎王母妃伊貴妃所製之香,出謀劃策搞出大殿識香的伎倆,想讓擎王出醜。

買通采花大盜汙衊醜王妃清譽,一個家奴之女都不放過。

幾次三番,也未見其有半分對擎王的情義,即便出身再尊貴,再美貌又如何!

刁川愈發覺得這文心郡主徒有其表,根本配不上自家王爺,便聽戎瀟對殷世子淡淡說了句:“說完了?”

他吃完,放下碗筷,木塵遞過乾淨的布子拭了手。

不大的房間裡除了小八戒嘴巴裡的吸粥聲音便無雜聲。

殷墨直勾勾的盯著戎瀟:……合著這麼半天他吐沫星子橫飛,在這兒白忙活了……

相較這邊的清靜怡然,雍國皇宮內已經沸騰了。

不,是炸鍋了!

讓皇太後、汐貴妃、諸位皇子睡尿榻!!!

彆人還冇敢說話,皇帝就拍案而起,這不是羞辱皇家。

堂堂龍身鳳體,怎麼能躺在那臟物之上。

“老奴確實親眼所見那質子俯內的晾曬的被褥,著實汙穢不堪,臭氣熏天。馮太醫也進了質子所住的屋子,燻人的很。雖說這法子卻是有失體統,但民間不乏偏方可治奇病。”石金貴小心翼翼的勸皇帝。

“皇上,這不是天下名醫儘施了法子,卻無效嗎?皇太後、汐貴妃的鳳體重要啊!”

“絕對不行!派人去給那質子妃宰了,膽敢羞辱我雍國……”

雍國皇帝盛怒,滿臉氣得通紅,這邊剛說完,他整個人身子突然一晃,險些栽倒到身前的龍書案上。

“太醫!快叫太醫!”石金貴一把扶住,忙叫道。

勤政殿窗楞上的一隻烏鴉看了半天,拍拍翅膀飛了!

飛入質子府!

質子俯院內。

木呦驚異的看著小胖鬆鼠一麵吃一麪糰糯米球,一會兒功夫便一簸箕小圓珠子。

渣男二哈被點了穴似的斜著白眼盯著幾步遠外的深橘色香貓。

小八戒不在它很無聊的好不好!

可這香貓真是的,它堂堂二哈不就是長得帥點嗎,至於這麼激動嗎?害得莫曦瞪它!

一隻烏鴉落在枝頭,渣男二哈被轉移了注意力,這下它可不樂意了,這難看的東西咋能哪都落呢!

它這就給攆走,也算將功補過,讓莫曦彆瞪它。

渣男二哈鉚足勁,往後退了幾步,然後蹭的一下躥了出去,騰在空中,眼珠子還死瞄著黑烏鴉。

“二哈!”莫曦冷聲道。

躥出去一半的渣男二哈耳朵一動,聽出聲音不對,急忙刹車,可反應不急,“砰……”樹冠猛地一晃,渣男二哈一頭撞上樹乾,然後整個身體順著樹乾癱軟的滑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