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上的烏鴉,無奈的拍拍翅膀,然後對著莫曦喳喳的叫了幾聲。

莫曦嘴角微勾擺了下手,烏鴉就飛了起來,還在渣男二哈的頭頂上盤旋了兩圈才離開。

她料到這狗皇帝為了顏麵要掙紮一翻,所以早做準備。

這時雍國皇宮裡如臨大敵一般緊張。

“陛下……您……您這是得了高熱之症狀……”

皇帝寢宮,太監們跪了一殿,各個垂頭,身子直抖。怕皇帝龍顏大怒,怕這高熱之症傳給他們,也怕這朝廷是要動盪,天下大亂!!!

“陛下,您要保重龍體呀!”你要玩完,我也就玩完了!

石金貴痛哭流涕,“裕親王喪子之痛,怨氣未消,您這高熱之症要是被傳出,這朝廷大臣恐要見風使舵,趁機作亂呀!”

當年裕親王和當今皇帝都是先皇最喜愛的兒子,這就存在皇儲之爭。

可當今皇帝除了會用小心思討先皇開心,實在冇什麼真本事,滿朝文武多數站在裕親王之列。

當時宰相之女楚樂容,早就與當今皇帝有了婚約,可楚樂容卻與裕親王相愛,但兩人並無越軌之舉。

當今皇帝知道了此事,便假借二人名義傳信使二人相約,然後再找了名頭和先皇恰巧遇上。

這陰謀者成了受害者,先皇盛怒,覺得裕親王明知楚樂容已有婚約還與之私會,氣急之下定了當今皇帝為儲君,把楚樂容指婚給了裕親王。

可惜楚樂容生下一子後便早死,現在的裕親王妃是續娶。

裕親王為所愛之人和江山失之交臂,並未有怨。

可多年後裕親王偶然得知方麵先皇巧遇真相,憤怒不已,找到皇帝算賬,他欲把當年陰損之事公之於眾,讓天下百姓看看他們的皇帝竟然是為達目的,算計手足的卑鄙小人。

皇帝為穩住裕親王,承認自己當年因為楚樂容喜歡裕親王而妒忌纔會一時糊塗犯錯,並承諾等他百年之後,傳位於裕親王獨子。

彆說皇帝隻是緩兵之計,可這裕親王的兒子也福薄,還不到十八歲就得了重病。

大夫開的藥方中需要一味天山雪蓮。

這稀缺之物,要尋到,需些時日。

可因為汐貴妃身子嬌弱恰好剛有一位諂媚的大臣給皇帝進獻了一株天山雪蓮。

裕親王得知便去宮中求見,可皇帝與汐貴妃已經安寢,誰也不見。

直到第二天早上,裕親王才見到皇帝,而那天山雪蓮也稱在昨夜給汐貴妃服用了。

終究裕親王的兒子還是夭折,這天山雪蓮不管皇帝是不是故意不給,這仇恨也紮根到裕親王的心裡。隻是還冇找到合適的機會報仇罷了!

所以一旦皇帝有什麼閃失,裕親王必定為兒子報仇。

雍國皇帝擔心自己帝位,但一想到堂堂九五之尊靠睡尿榻治病,就膈應,正糾結,就聽外麵傳來太監的尖聲:“陛下,裕親王殿外求見!”

皇帝和石金貴竭是一驚!

這訊息也是太快了!!!

難不成早被皇帝清洗數次的皇宮內還有裕親王的耳目。

緩神後,石金貴用袖子擦掉眼淚,表情緊張而凝重:“老奴這就去看看!”

片刻,傳來裕親王和石金貴的聲音。

“老奴參見裕親王。殿下批了一整天的奏摺,這會兒剛剛歇下。不知裕親王有何事,老奴等陛下醒了轉告便是!”石金貴畢竟是在宮中混跡幾十年,深諳這雲譎波詭的權謀。

“本王王妃今天身體不適,可尋了太醫卻都忙著,所以本王也是擔心宮中可是有重要的主子得了什麼重病。”裕親王似笑非笑,把“重要主子”和“重病”音咬得很重。

石金貴雖然心口寒禁,可麵上仍舊是久伺候人的諂媚之笑:“裕親王說笑了,那些禦醫竟是偷閒,三五成群的躲起來鬥蛐蛐,奴才這就派人尋上,去王府給王妃瞧病。”

裕親王冷笑著,奸猾冷厲的眸子,掃了眼皇帝緊閉的勤政殿:“那本王,明日再來見皇上!”如果皇帝真的得了這高熱之症,他到不急了,畢竟現在除了那傻子質子妃還冇人痊癒。

等裕親王一走,石金貴就虛脫的扶住一旁的大紅漆柱子,擦了把汗,煞白臉,緩口氣才急忙進了皇帝寢宮。

他一下就撲倒在雍國皇帝跟前,連磕了三個響頭:“陛下,就算您不為自己著想,也要為雍國黎民百姓天下蒼生著想啊!”

外麵裕親王和石金貴的對話,躺在床上的皇帝早就聽清楚了。

他深知這個裕親王哥哥的才能遠在自己之上,若是自己這高熱之症不能治癒,那天下就毫無懸唸的落入他之手。

“陛下,剛剛裕親王歇過的亭子,落下的畫像!”一個皇帝的心腹太監急匆匆的來稟報。

“打開!”石金貴道!

畫像一展,皇帝本還坐著的身體,一下就癱了,他強撐著,半晌顫著唇:“給朕準備——尿榻!”

……

原來那畫像是汐貴妃,汐貴妃可是比皇帝小了二十歲,但他第一眼見汐貴妃時便不得不承認她和二十年前的楚樂容長相十分相似。

為了故意碾壓裕親王的銳氣,他特意設宴讓裕親王見到這汐貴妃。

果真不出他所料,裕親王見到此女一下驚呆,久久才從思念楚樂容的思緒中回神。

皇帝見挫中的對方的心窩子,高興不已,本是初入宮中的美人,一路飆升,才生下一子,就馬上封為貴妃。裕親王氣又如何,他纔是坐擁天下的皇帝。

所有人都以為這是皇帝寵幸汐貴妃,卻無人知道,更是他作為皇帝滿足自己心中早就深藏的自卑和妒忌,刺激一直比他優秀的裕親王而已。

所以即便汐貴妃得了高熱,他為了皇家顏麵也不能允許她睡尿榻治病。

而現在裕親王竟然在皇宮內公然拿著汐貴妃的畫像,其歹毒之心昭然若揭。

皇帝“啪”的掀翻了剛奉上來的蔘湯,憤然道:“朕,豈能如你所願。”

這邊皇帝內心掙紮。

那邊戎瀟已經到了一處寺廟,破舊廟宇裡禪香繚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