刁川一愣,半晌才消化。

王爺,這醜質子妃被官兵抓不是更好?

“王爺,這莫曦是禦北王府莫管家之女,天生奇醜,還癡傻,獨好俊俏男子。同文心郡主和兩位王府公子同來雍國,當天便賜婚給王爺。背後就是文心郡主和黃國師合謀所為。”

文心郡主千裡迢迢來雍,大朝皇帝本意是讓她來探望早定下婚約的擎王,可實際她來此地,千方百計謀算,卻是為了“毀”婚。

至於黃國師,那是為了孤嵐公主。

孤嵐公主是雍國皇帝的獨女,也不知怎的,就對這質子身份的戎瀟,情有獨鐘,非嫁不可。雍國皇帝怎能讓這等事情發生,便用了國師的計謀,賜婚。

如今這嫁給王爺的醜女細作被官兵抓了,不是剛好除掉?

戎瀟手執黑棋子,想到醜女把下了藥的茶水,換給國師,嘴角淡淡一勾:“雍國皇帝早有準備,殺一個還有數個。”接著他又道:“百姓們對本王該是不慎瞭解,傳些話出去。”

刁川淩厲的眸子一定,懂了主子的意思。

“王爺,宮中來人,邀王爺赴宴。”木塵在門外輕聲傳話。

“去吧!”

刁川離開。

戎瀟不疾不徐的開始撿棋子,白子全部放入左手邊紫檀罐中,棋盤上隻剩下黑子。

然後入宮。

……

莫曦被關在牢房中。

一個官爺帶著個官差進來,讓牢頭把莫曦對麵牢房的門打開。

嘩啦一陣鐵鏈聲,牢門一開,一個官差走了進去,那個官爺嫌棄的在外麵煽鼻子。

官差把坐在草堆上半死不活靠著牆的女囚的頭髮給扒拉開,然後回頭,“大人,您看?”

牢房中的光線有些暗,可天還冇黑,看得清。莫曦閒著也是閒著,也朝那女囚看過去,隻見那女囚五官本就不好看的臉上有個很猙獰的疤痕。

那官爺看清女囚的臉,先是被驚得往後一閃,接著又滿意的點頭,“這還差不多。質子妃一死,這些便送去。”他又用手扇了扇鼻子,“帶走!”

莫曦一聽,打量一下這醜女。

靠!原來雍國狗皇帝早認定戎瀟會弄死她,已經備好了接班人。

接著官爺又打量起彆的牢房,仰著脖子低晲著小豆眼,問牢頭,“還有冇有更醜的?”

說話間他就看到了莫曦,瞧見她臉上的紅色斑塊,小豆眼瞬間光亮,陰森一笑,滿意道,“這個不錯!也帶走!”

原主被賜婚是喝了文心郡主丫鬟雲霜給的一碗蓮子羹,模模糊糊的被送上花轎,冇有人知道她的相貌,隻知道質子妃很醜。

這官爺也冇見過。

莫曦同四個被選中的女囚押出牢房。

這雍國竟然從牢房中給大朝國五皇子選妃,可見戎瀟這十年是怎麼過的。

狗皇帝表麵天下太平宅心仁厚,背地裡都玩兒陰的。

莫曦有些憐惜戎美人了。

五個人被關到一個空房子,比牢房好些,有門有窗,就是都關著,外麵還有官兵把守。

“那大朝國的質子不但雙腿殘廢,還是瞎子,聽說長得還奇醜無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