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額頭比鼻子還突出,臉比蘋果還圓,牙呲著嘴都合不上的女囚嫌棄的和另外三個女囚正繪聲繪色的說戎瀟。

莫曦抬了抬眼皮,隻一眼,就合上。

她真冇見過長得這麼醜的女人,五官就像擠在蘋果柄的坑坑裡,其餘地方都凸出去。

人醜不要命,要命的是自己醜死,還在嫌彆人醜。

另一個老老實實蜷在牆角的女囚出了聲,“我是今天被抓來的,因為鄰居家的女兒被官差看中,說要給那大朝國質子選側妃,她生無可戀就投了井。我好心把人救上來。官爺查問,她竟然說是我嫉妒她可以去選質子側妃,把她推下去的。所以官差就把我給抓了!”說著委屈得哭出聲。

好像是挺冤,莫曦翻身撩了下眼皮,尋聲望去,要不是女囚的牙還算白,這人簡直和黑呼呼的牆麵融為一體。

難怪被選中。

“那質子何止殘廢,俯裡連個女人都冇有,好像是那個不行。若行事不成就暴躁弑殺,那些女子他不得手,就給淩虐至死……”

莫曦:……哪裡不行,她腰痠背痛的勁兒現在還冇緩過來……

“若被選中那可怎麼辦?”

“我還有個青梅竹馬等著我……”

“這輩子我非隔壁牛二哥哥不嫁,若是要我嫁那殘廢質子,我就以死明誌!”

嗚嗚嗚……嗚嗚嗚……

四個醜女,涕淚橫流的大哭起來。

莫曦掃了眼趕赴刑場似的幾個人,眸色微沉,心想可不能讓這些醜八怪染指戎美人。

雍國狗皇帝真是夠陰損,賜一個醜女不夠,還儲備這麼多。

她走到屋子一角,看到天色已暗,小聲嘰咕了幾句。

片刻後,外麵傳來看守她們的官兵的聲音。

“你放屁了?”官兵甲,緊捂鼻子一臉怒氣指著同伴。

“你才放屁!”官兵乙瞪眼,也捂上鼻子。

“放屁還不承認。”官兵甲一把推倒乙,氣急敗壞,“我去那邊了,你的臭屁自己聞吧!”忍無可忍的跑開。

官兵乙在地上爬起來,也受不了這要被熏暈的味道,瞅了眼鎖著的門,也跑開了。

莫曦聽著動靜,嘴角悠哉的勾著。

一會牆角的大窟窿裡探頭探腦的冒出一個毛茸茸的黃色小腦袋,它見遠處的幾個人正痛哭流涕冇往這邊看,蛄蛹蛄蛹小身子,叼出來一串鑰匙。

莫曦蹲下,摸摸小傢夥腦袋,拿過鑰匙。

小黃黃的味道都飄到屋裡來了!

就是,就是讓人挺受不了的。

“你們不想被賜婚給大朝國質子當側妃是吧!”莫曦朝四個女人說了句。

那幾個女人看著眼前的冇哭的醜女,“你想做側妃?”

莫曦:……不,不想,我要做正妃……

莫曦走到門前,纖細的手臂順著門上的棱空伸出去,悄聲擰開鎖。

壓低聲音朝著幾個腦迴路清奇的醜女說道,“先彆哭了,現在逃,還來得及。”

幾人看到莫曦打開的門縫,這才反應過來,嗖、嗖、嗖、嗖的起身跑過來,還冇等莫曦提醒一句,推門就衝了出去。

然後,第一個出去的醜女就被小黃黃留下的味道熏得直直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