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曦急忙轉身進廟。

以她現在的輕功,逃跑不成問題,但是不能讓這些醜女被抓回去。

“官兵追殺來了。”

追殺,不是追!

莫曦的話一出,四個醜女直接嚇傻,手足無措,倒是先咧嘴哭起來了。

“你們從後麵跑,我把官兵引開。”

幾個醜女連滾帶爬的跑去後麵的山路,莫曦朝另一個方向逃跑。

她發現自己身體很輕,不用什麼力氣就能躍得老高,這種感覺比開全球限量版豪車來的爽。

她站在枝頭睥睨一群圍住大樹的官兵,笑意盈盈,“一對、二對、三對……”

“把樹給我砍了!”帶頭的一聲令下,那些官兵,齊齊的揮刀砍樹。

莫曦一個用力,剛要轉移陣地,身體騰空出去,卻飛來一隻箭,就在她的腦袋旁開了花。

她看到散開的白色粉末,知道糟了暗算,可已經來不及了,眼一閉,掉了下來。

“大人,這醜女迷暈了。”一個官兵檢視了大字形趴在地上的莫曦。

“帶走!”官差冷令。

他們在寺廟查了一圈冇發現另外幾個醜女,就把莫曦丟馬車上拉了回去。

“什麼人?”

這一隊人馬,被半路忽然橫出幾個黑衣人擋住。

莫曦在馬車上半睜開眼看了眼持劍而立的幾個黑一人。

作為廢物質子妃的莫曦可不覺得著這幾個人會是來救她的。

打劫囚犯!??

難怪幾人的衣服這般普通,這打劫對象,打劫一輩子也不能發家致富啊。

但她冇時間操心,逃跑到是機會。

黑衣人不等官兵反應,眨眼間就已經打倒好幾個。

本來拉著莫曦的馬車車伕,見官兵明顯不是對手,拽上馬韁繩掉頭催馬就跑。

馬車上躺著的莫曦嘴角一揚。

蒙麵的刁川剛把十幾個官兵打得七零八落,就發現拉犯人的馬車跑了,他眸光一凜,追了過去。

剩下幾個黑衣蒙麪人直接攔住所有官兵,等刁川人影消失,這幾個黑衣身影一閃,也都不知去向。

刁川追了一陣,看到馬車。

一個縱身騰空而起,淩空幾步落到馬車上,他卻劍眉一蹙。

見醜王妃躺在馬車旁邊的草地上。

一步跳過去,俯身仔細一看,卻擰眉一驚。

雖然這人穿的衣服是醜王妃的淡藍衣裙,可這張臉,長著鬍鬚,皮膚黝黑,額頭四道深深的皺紋,比醜王妃更不堪入目,是那車伕。

車伕緩過來,從地上爬起,迷糊糊的揉自己的後腦勺,嘴裡還在咒罵:“醜八怪,竟然敢把老子打暈……”

話未說完,白眼一翻,被刁川一掌劈暈。

……敢罵他們王妃……

馬車雖在,駕車的馬卻已經不在。刁川在馬車周圍尋了一圈也冇找到莫曦。

……

“你這一身膘,能跑這麼遠也不錯了?”

莫曦身下的馬,呼哧呼哧直喘,已經跑不動了。

雍國官府的馬都是統一的馬鞍,莫曦又穿著車伕官兵衣服,所以順利的進城。

可這馬已經跑不動,後麵的追兵越來越近。

剛好,莫曦見一隊人馬路過,該是官府的,因者和她穿的衣服一樣,她跳下馬整理了下衣服,趁人不注意,混到隊伍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