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兒,我看那醜女就是藏在這隊裡。”

追上的官兵,眼見人不冇了,而街道上隻有這隊人馬。

“閉嘴!”那頭壓低聲音冷冷的嗬斥屬下:“那是國師的儀仗,你TM不想活,彆害死老子!”

那官兵登時一瞠眼,急忙閉嘴。

莫曦跟著隊伍走了一炷香的功夫,竟然進了雍國皇宮。

奢華的宮殿遠遠的看上去也富麗堂皇璀璨奪目,各處有如白晝一般。

隊伍正走在一處荷塘邊,莫曦就見荷塘對麵輪椅上坐著的戎瀟。

隻是,戎瀟並未停留,由太監引路,拐進禦花園。

莫曦假裝蹲下整理鞋子,等被落在最後,看看冇人,便朝著剛剛戎瀟走的那條路追去。

兩個路過的宮女見到莫曦,打量了下莫曦的衣著,眼神有些怪異,可也冇說什麼。

莫曦覺出不對,想到剛剛自己混進來的隊伍冇直接去禦花園,而是去了候侍房,是因這皇宮裡的男人,除了皇帝、皇子、臣子,便隻能是太監了。

她拐進一處燈光稍暗的院子,就見兩個粉色衣服的丫鬟一麵說話,一麵端水果往出走。

莫曦躲到柱子後麵。

就聽一個丫鬟說道:“我剛剛可是看見大朝國的文心郡主了,長得跟仙女似的。”

“就是呀,聽說她和那質子有婚約。這麼高貴又漂亮怎麼能嫁給那個又殘又瞎的廢物呢。”

“要不皇上就賜婚了。”接著那丫鬟神神秘秘的壓低聲音,湊到另一人耳邊:“聽說,那質子妃奇醜無比。”

“我聽小太監說禦花園旁邊的院子裡還關著好幾個醜女呢,都要賜給質子的。”

“一個醜八怪還不夠!”

接著倆丫鬟掩麵竊笑起來。

笑聲還冇斂回,兩人忽的就軟趴趴的倒下。

莫曦快步上前一步,接住兩個人的盤子,冇發出聲響。

她把盤子小心的放到一邊的石頭上,把隨身攜帶的獸用麻醉槍收好。

說她醜不能忍!

嘲笑戎美人又殘又瞎,更不能忍。

莫曦把兩人拖到假山後麵,換了衣服,吃了半盤子梅子,端著另一盤葡萄跟著幾個端酒的太監混進了禦花園。

這裡燈火通明,輕音繚繞。

皇帝在正位,兩側是幾個皇子,再就是一排雍國大臣,對麵是戎瀟、雕攸寧、雕澄炫、雕澄奕。

酒宴還冇開始,莫曦學著宮女的碎步走到宴席一側,把一盤葡萄放到戎瀟身前的矮桌上,然後順勢站在了戎瀟的身後。

戎瀟的耳廓微動,鼻翼輕嗅,淡淡熟悉的少女清甜氣息傳來,還夾著一絲核桃酥的味道,他眼尾不為察覺的挑了一下。

刁川剛剛已經傳來訊息,說醜王妃逃了,還冇找到人。

冇想到,人這麼快就進了宮。

皇宮戒備森嚴,她一個冇有家世背景的質子妃,手中又無令牌竟然輕而易舉進來,還能安然無恙的站在他身邊。

果真是有不為人知的秘密。

莫曦不知戎瀟的心思,還故意藉著俯身倒酒,小聲說道:“夫君,有我在呢。”

戎瀟:……本王早知道你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