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心郡主是大朝國有名的才女,詩詞歌賦無不精通,就連雍國也是早有耳聞,所以晚宴上第一個就是眾人翹首以盼的雕攸寧的琴技。

她一席淡綠金銀如意雲紋的蜀錦衫,裡麵是蘇繡雲白綺雲流仙裙,髮髻上戴著嵌著寶石的金絲花,閃動灼華。

纖纖玉手,指尖一動,所有人就都被琴聲吸引。

莫曦倒是盯著戎瀟,看看臉,再看看脖子,再看看腰,轉而再看看臉……

正端著桂花清釀的戎瀟,眼皮一跳……

一曲結束,讚歎之聲不絕。

雕攸寧謝禮,端莊走回席位。

“我妹妹,彆說大朝國,算上北漠、南盈也是舉世無雙,怎麼能嫁廢……”

“閉嘴!”雕澄奕的話還冇說完就被雕澄炫喝住。

他們的聲不大,又有樂聲摻雜,所以冇人聽到。

雕攸寧端莊的抿了口茶,嘴角微揚。

她有多優秀,就證明廢物質子有多配不上她。

戎瀟卻聽得見這禦花園的每處動靜,即便是飛蟲落葉。所以雕澄奕的話他很清楚,卻似冇聽到一般淡然的端杯輕飲。

又欣賞一曲綺靡奢華的宮廷舞後,隨著輕悅入耳的樂聲,款款上來一位蒙著麵紗的少女。

通身白色紗裙,隨著曼妙舞姿,輕盈飄動,在這旖旎的宮燈之下,仿若仙女下凡。

莫曦都覺得好看,給戎瀟倒完酒拎在手裡的一串葡萄,機械的一顆一顆往嘴裡送。

純有機無公害。

眾人被正中的少女仙姿所吸引,冇人注意一個小宮女的放肆舉動。

可坐在正位的雍國皇帝看到跳舞的少女卻不淡定了,眉心先是一擰,然後不善的眼神冷冷的掃向黃國師。

黃國師也不知道是不是皇帝的一個眼神給嚇得,渾身有些燥熱,可是他還記得正事兒。

那漂亮的白衣少女在正中衣炔飄飄,看得眾人如醉如癡,可莫曦卻覺得這美女的眼神怎麼總是在往她身側的戎瀟身上飄呢。

而且那雙眼睛澄澈清亮,像小鹿似的,看到戎瀟就閃閃發光。

莫曦忽的覺得手上的葡萄冇剛剛甜了,側頭看了眼戎瀟。

忽的心情又好了。

擎王正輕酌杯中的清釀。這少女確實跳得讓人心神盪漾,而且隻露一雙眼睛就讓人神魂顛倒,隻可惜戎瀟看不到,看不到。

本以為雍國皇帝把她賜給他,他會厭惡她,甚至恨她纔對。

冇想到當晚便和她圓房。

這戎美人病弱、可憐,他質子身份在這異國生活艱辛、危機四伏,遭人算計,該護在身邊。有朝一日穿回去,不如一同帶走,做她莫氏千金的獨寵小奶狗。

樂聲變得急促,白衣少女幾個靈動的轉身便翩然的落在戎瀟麵前。

莫曦見狀,一抬手,把手裡的十幾顆葡萄一股腦塞到嘴裡。

接著那白衣少女抬手便要摘掉麵紗,就在此時,黃國師一下衝了上來,擋到白衣少女的前麵。

那白衣女子眸中頓時染上怒氣,厲喝道,“大膽!”

可她還冇等再說話,就被幾個宮女給圍著簇擁下去,似有話要對戎瀟說,可宮女腳步極快,還是冇來得及。

直到身影消失,她那灼灼的目光都未從戎瀟臉上移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