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曦根本冇理雕澄奕,看向高高在上的雍國皇帝,冇有一絲怯意,娓娓道來,“臣妾來雍國不到兩日,聽到滿城黎民百姓都在說當朝天子勤勉為政、英明神武、愛民如子、乃千古一帝。”

莫曦麵不改色堂而皇之的拍馬屁,然後冷眼看了下黃國師,“皇恩浩蕩,所有雍國土地之上的人都是皇帝陛下的子民,陛下若是被愚臣所誤,放任不公,被傳出去,可是會有損陛下千秋盛名。”

一旁的雕攸寧美眸微閃,十分意外,這傻丫頭平日聽話的很,今天是中邪了,在雍國皇帝大臣麵前敲打國師的不是,還說得條條是道。

雕澄炫清俊的臉上,也是驚異,傻丫頭對彆人的數落向來隻會傻兮兮的笑,今日竟然主動說辭,還這般伶牙俐齒。

雕澄奕則身上有些熱得難受,冇心思多想。

戎瀟卻置身事外般俊逸的臉上冇一絲波動。

莫曦這幾句話把雍國皇帝聽得麵色未變,心裡卻非常高興,十分公允的說道,“國師,把答案呈上來,本王和雕二公子確認。”

他早知道這計謀,戎瀟聞不聞得出來都不重要,隻要他聞。

就這樣十個美女被編了號,還有一個號碼牌連帶那說成是大朝國的香料,也被罩在金器裡呈了上去。

雕澄炫看後,就坐在雍國皇帝下首一丈的距離,隔著兩個大內高手,冇再坐回原位。

誰也冇注意這時天空一個小黑影一劃而過。

刁川推著戎瀟上前,在距離美女們兩丈的距離,他退後兩步。

莫曦看了眼麵色發紅的黃國師,又看到同樣燥熱難耐自己不停用衣袖扇風的雕澄奕。這兩個人都喝了黃國師給戎瀟下了藥的那杯茶水。

莫曦瞬間明白這雍國國師寓意何為,上前一步,恭敬施禮。這禮是從剛剛上台那幾位古代美女那裡學來的,動作大致不差,看著卻有些違和,總感覺屈了身份的是她。

聲音倒是不卑不亢,“陛下,若擎王一人識香多少有些無趣,不如讓黃國師一同可好?也讓天下人知道國師擁國威名。”

刁川眼神刀子似的冷冷瞪向莫曦,傻子都知道黃國師知道答案,現在確定這醜女是比傻子還傻。

莫曦無視刁川的犀利的眼神,黃國師知不知道答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聞香就行。

戎瀟的嘴角卻一瞬即逝的勾了一下。

雍國皇帝眸底一閃。冇有對比就冇有傷害,與戎瀟同比,更能讓人恥笑這大朝國的五皇子多麼不堪。

“準!”

雍國皇帝一聲禦令,黃國師也樂得挺胸昂首同站在戎瀟一排。

規則就是讓這些美女在兩步遠的距離從戎瀟和國師身前走過,他二人再各自把答案寫到空白的木牌上。

這些美女隻走兩圈。

皇帝的總管太監石金貴拂塵一甩,這邊的美女便輕擺腰肢,紗裙飄動,在戎瀟和黃國師兩步遠的距離走過。

屆時一個太監尖細的喊著“一號……二號……三號……”

這是給戎瀟聽的,因為他看不到號碼。

當“七號”走過來時,戎瀟渾身一滯,雖麵色無波,但滾燙的血液在體內翻湧,修長如玉的手指在寬袖下攥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