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香戎瀟再熟悉不過,有芳潤的木香,又有百花盛放的馥鬱,這味道如早晨帶著露水一般,使人心底清潤,不過此時的香卻加了其它料。

與此同時,耳邊傳來一個莫名的怪聲,從未聽過,好像隔空傳來,又好像就在耳邊。

那聲音空鳴,卻隻罩著他,不似人的聲音,好像是動物。

莫曦微側著頭看著戎瀟,可他沉穩如初,冇一絲波動。

“不會冇聽出來吧!”莫曦心裡嘀咕,她特意讓蝙蝠偷看了剛剛呈上去的答案。

這時七號走到黃國師正前,隻是一縷幽香,他的眼神就有些混沌迷離,額間的汗也頃刻湧出來,呼吸開始急促。

就算七號走了過去,他的眼神也死死的盯著七號的身影,不再看後麵走來的女人。

這時,座位上的雕澄奕也嗅到七號這一縷香氣,同樣眼神開始恍惚迷離,被勾了魂似的盯著七號。

一圈十人,戎瀟寫了號。

可黃國師卻還未動,他直勾勾的盯著七號。

第二圈,太監雌雄莫辯的聲音又響起,“一號……二號……三號……”

到七號,戎瀟的耳朵又傳來那怪聲,彷彿還有因為叫喚,用力呼扇翅膀的聲音。這是在暗示他七號是答案?

七號又走了過去,同樣的香,第二次讓黃國師聞到,他好像已經等了很久,迫不及待,眼睛裡噴薄和壓製不住的**,忽的就上前把那七號女子抱住。

頓時嚇得那美女還有其他幾個都連聲尖叫。

雕澄奕也坐不住了,晃悠的起身,奔著七號就去,刁川一個閃身就到了雕澄奕身後,一把拽住他。

可他好像著了魔,不管不顧的往前撲,刁川一抬手就把雕澄奕敲暈了,三公子代表的可不是雕家,而是大朝國的國臣。

雍國的大臣、眾皇子被國師的舉動一時驚呆,傻了似的看著,冇人注意雕澄奕的動靜。

這場麵雍國皇帝早有心裡準備,隻是畫麵裡的人搞反了。

本該不能自持的大朝國擎王穩坐,黃國師卻如色魔附體。

七號女子被扯了衣服,顫抖哭泣,聲音驚恐淒厲,一下喚醒了失神的皇帝。

“成何體統?”他怒斥一聲。“來人,把國師拖下去!”真是把雍國的臉麵丟儘了。

那些早看不慣黃國師在皇帝麵前諂媚阿諛,正不動聲色的看笑話。

雕澄炫皇帝的下首,也看到了弟弟的異樣,幸好刁川及時出手。他在十幾步開外,就算來得及製止,可貿然出手,被冠個圖謀不軌的罪名也不無可能。

此時弟弟被打暈,他也算放心,可斂眸就看到一臉淡然看熱鬨的莫曦吃起了葡萄,還有那戎瀟,跟什麼也冇發生似的。

雕澄炫眸光一緊,總不會擎王早就料到黃國師會如此?

這邊侍衛剛衝上來,就嗖的一個跟頭翻進來一個白影。

那白影落地,就給國師“啪”的一巴掌。

眾人又是一驚。

要知道整個雍國有幾人敢打國師。

莫曦也嚥下了口中的葡萄,看向行動如此彪悍,身材卻纖巧的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