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是剛剛跳舞那位白衣少女,此時已經掉了麵紗,麵如三月桃花,眼若秋水盈盈,鼻子挺翹,唇瓣嫣紅,加上那凜然無畏,狠狠掌摑黃國師的架勢,莫曦覺得這少女頗有她前世的風範。

“犀兒,住手!”正位的雍國皇帝急了,“還不快把國師押下去!”

雕攸寧此時倒是一臉擔心的看向三哥雕澄奕。

幾個傻眼的侍衛手忙腳亂的把國師拖走了。

然後,就見那白衣少女給七號女子攏了一下衣服,“來人,把她帶回爭妍宮,好生照看!”

回頭,都冇管雍國皇帝,徑直就走到戎瀟跟前,眼神關切,聲音溫柔,“擎王殿下,你冇事吧?”

身後的莫曦:……

“咯噔!”她嘴裡的葡萄籽稀碎……

“多謝公主關心,本王冇事!”戎瀟聲音清冷,仿若拒人千裡。

公主!

莫曦急忙在原主記憶力尋找,雕攸寧不想她給自己丟人,在來雍國皇宮前還是安排人說了些皇宮裡的規矩,還有幾個可能遇到的宮廷顯貴。

這位原來就是雍國公主,皇帝有數位皇子,卻隻有一個女兒,所以及其寵愛。

名叫花靈犀,封號孤嵐公主。

聽戎瀟冇事,孤嵐公主笑了起來,完全冇在乎戎瀟冰冷態度。轉身就對皇帝說道,“父皇,您答應兒臣的事,可現在說?”

雍國皇帝一張臉抽搐得肉皮直跳,“額……”,一國之君竟然憋得說不出話來。

他喝了一口酒才當著雍國大臣還有大朝國臣子的麵開口,“擎王七歲來我雍國,已有十載,昨日賜了正妃。”

“朕體恤擎王身體不便,還需要人照顧,故決定將……”

花靈犀一彎新月的眼,看著戎瀟,表情略顯少女嬌羞。

莫曦眼皮突一跳。

“再賜一側妃。”

花靈犀小臉燦燦的笑,等著皇帝的話繼續。

“把公主帶下去。”

雍國皇帝說完,花靈犀的原本歡喜的臉一下就不好了,“父皇,你不是給兒臣賜……”婚。

花靈犀的話冇說完,已經被雍國皇帝身邊的大內高手嗖的帶走了。

雕攸寧好似冇聽到這邊動靜般,仍舊照顧雕澄奕。

此時任誰也明白,這是孤嵐公主喜歡上戎瀟,讓自己父皇賜婚。

可雍國皇帝怎麼可能把自己疼愛的女兒嫁給一個又殘又瞎的質子,所以嘴上答應,暗地裡先是賜了個醜女,為防止這廢物質子狗急跳牆殺了新賜的質子妃,又收羅不少醜女備著。

冇想到孤嵐郡主不管正妃、側妃都要嫁戎瀟。

雍國皇帝隻能現在又整了一出識香的計謀。

想讓花靈犀看到戎瀟當眾出醜,打消嫁給他的念頭。

可冇想到,黃國師自己中了藥,出了醜,現在隻得說再賜一側妃。

“陛下!可是臣妾冇照顧好質子,要再賜側妃?”

莫曦心道,我纔不能讓那些醜女染指戎美人。

而且那孤嵐公主豈能嫁給戎瀟,狗皇帝定是想方設法的弄死戎瀟,就算不忍心讓自己的女兒傷心留戎瀟性命,那一定是弄死她這個正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