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她撲通跪地,可憐兮兮的哭了起來。

“臣妾儘心竭力侍奉夫君,夫君亦言:隻我一妃足以。”莫曦邊說邊抹根本冇有的眼淚,還假裝深情款款的看向戎瀟。

“我與夫君,一生一世一雙人。”這架勢,好像是狗皇帝在棒打鴛鴦一般。

戎瀟聽著莫曦情真意切的話,嘴角微不可查的一勾,這女人到底在玩什麼把戲。

狗皇帝見幾個老臣低聲竊語,麵上有些掛不住,便輕咳一聲,問戎瀟:“質子,質子妃所言可真?”

莫曦一麵假裝拭淚,一麵側頭小聲和戎瀟說:“夫君彆怕,狗皇帝賜側妃定冇安好心。”

戎瀟:……哪裡看出本王怕……

……賜正妃就安了好心?……

本王倒要看看你能耍出什麼花樣。

“曦兒,賢良淑德,蕙質蘭心,朝耕暮耘,對臣照顧無微不至。故臣再無納妃之意,隻她一人便足以。”

莫曦直覺得戎瀟這說話的聲音著實好聽,而且他這麼聽話。

狗皇帝狹長的眼睛一眯,竟冇想到,廢物質子對醜質子妃還這般滿意,看對眼了。

呃不!是他的瞎子,看不見這女人有多醜!

和自己想的有些不一樣啊!男人不都希望自己妻妾成群嗎!

但狗皇帝也冇忘記賣個好:“朕,已經為質子選好數位側妃,就在偏殿候著。”

話音剛落,十幾個蒙著麵紗的偏偏少女就走了上來。

……費了半天勁兒把大牢裡的幾個醜女騙出城,鬨了半天那隻是九牛一毛,好個狗皇帝,還要給戎美人弄個連隊的側妃。

莫曦還假裝拭淚,嘴角卻狡黠的一勾,幸虧她剛剛從那兩個宮女口中先聽到這訊息,做了手腳。

“臣,謝陛下隆恩!”

戎瀟淡然而沉穩的聲音在酒宴之上清潤如流,又不卑不抗,無害的很,“臣身子向來不好,一個王妃,臣心足以。”

“臣在雍國多年,承蒙陛下所諭,眾臣庇佑,無以言謝。數位絕色佳人,臣不敢貪心,亦不敢有怠聖恩,懇請陛下賜予肱股之臣。以敬皇恩浩蕩,福澤眾生。”

莫曦假裝哭泣的眼眸“啵”一亮,好一個借“花”獻佛。

不過戎美人就是無貪念,又純善無害罷了,定不會有什麼壞心思!!!

戎瀟此話一出,皇帝龍顏一滯,眼睛睜得老大。

皇帝身邊的太監總管石金貴麵色更是唰的煞白,被點了穴似的杵在原地!

王公大臣卻頓時驚厥,目光掃過那些端坐的蹁躚少女,臉上的表情都是不謀而合的詭異。

一位皇帝寵妃的兄長領侍衛大臣,家裡已有二十幾位妻妾,但越是如此越是喜歡妙齡少女,他剛從邊關巡查而歸,不知道宮中發生的事,許是一時激動,直接上前撩袍跪地謝主隆恩。

正一品的的官員都謝了,其他官員樂意不樂意也隻能跟著,全都走到殿中跪地謝主隆恩。

場麵失去控製,無法挽回。

一時間雍國皇帝看著眾臣竟張嘴卻說不出話來,絕殺的目光恨不得宰了出主意的黃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