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掉落在牆邊,黑漆漆的,不打燈籠特意看,完全看不到。

莫曦若無其事的跟在戎瀟的輪椅後走過去。

忽然“喵”的一聲嚎叫,牆上一隻貓躥了出來。

這是宮中慣用的害人的法子。

就是在貓爪上抹上毒藥,抓撓人後,便會讓被抓的人傷口感染死去。

莫曦聽懂貓的話,她眉心一蹙,準備上前去截住貓,免得傷到輪椅上的戎美人。

就在莫曦往前衝的一瞬,戎瀟眉心一蹙,醜女這是要作死。

他不動聲色的一甩手,地上的兩顆小石子就嗖嗖的飛了出去。

剛跑到戎瀟前麵冇兩步的莫曦感覺身體一酥,渾身無力的倒下了。

被戎瀟點了穴位。

莫曦不知怎麼回事,自己就不能動了。

靠!

……這是有人給她射了麻醉劑不成……

與此同時。

刁川一掌擊了出去,哪想,騰起一股白煙。

戎瀟剛伸出手臂要接住被自己點了穴的莫曦,就被刁川一把推開了輪椅,接著刁川也一起閃開。

“啪!”

莫曦結實的掉到了地上,一股白煙也散到她身上。

即便被點了穴,莫曦還是感覺到半個屁股被摔碎了似的很痛。

她輕呼一聲,在心裡咒罵:“麻蛋!被本妃知道誰敢暗算我,定要讓你的屁股開花!”

……戎瀟打了個噴嚏!

後麵老遠傳來馬蹄聲,戎瀟耳廓微動,長臂一伸,把莫曦打橫抱起。

少女那舒淡清怡的香氣,更是清晰了。

莫曦不能動,但此時的姿勢頓覺舒服,至少那半個屁股是有救了。

刁川看清心寡慾從不近女色的主子,竟抱起醜王妃眼皮突突直跳。莫不是雍國皇帝的“醜”人計要奏效?!

“回俯!”戎瀟聲音淡淡!

刁川隻覺一道驚雷!

完了!

有著急入洞房的節奏!

……

這邊戎瀟剛出宮門口,後麵便快馬追來。

能在皇宮內騎馬,出宮門連馬都不用下的能有幾人!刁川麵無表情,眼皮卻又突突了。

“擎王……擎王……”

“瀟哥哥……”

莫曦還躺在戎瀟懷裡,可除了手臂,半分冇碰到他的身體,就是懸在兩隻手臂上。

腿不行,手臂還挺行!

鼻息間充盈清冽好聞的氣息,淡淡的檀香若有若無。

雖是黑夜,可宮門前燈火通明。

馬車內淡淡光暈,她的角度抬眼便看到戎瀟精雕的下頜,還有矜冷又撩人的薄唇。

姿容風儀,恐這世間再那去尋。

莫曦正欣賞美人,便聽到馬車外少女的焦急的呼喊。

瀟哥哥?

“孤嵐公主!”外麵傳來刁川的聲音。

“我被父皇鎖在房中,才逃出來,瀟哥哥呢?”花靈犀有些焦急,她是裝作肚子痛讓侍衛開門,然後把侍衛打暈,跑出來。

“王爺,在馬車上?”花靈犀直接從馬背跳到馬車上。

冇來得及出手的刁川,隻感覺後果很嚴重。

戎瀟耳廓微動,就在花靈犀把車簾掀開的一瞬,莫曦感覺自己被放到男人腿上,攬著她的手臂一緊,被收入溫熱的懷中。

這回該碰到的地方都碰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