刁川武藝高強,劍光一閃,砰、砰、砰,幾個黑衣人都被兩劍相抵時的內力,彈出老遠。

可那些殺手相視一下又衝了上來,寒光凜凜的利劍,直奔戎瀟致命要害。

刁川身手敏捷,快如影,疾如風,唰、唰、唰的把刺客給擋回去,護在戎瀟身前。

莫曦剛爬上山,就見這刀光劍影的場麵。

這可不是拍電影,她眼見刁川一劍,一個蒙麵黑衣人脖頸就噴出老遠的鮮血,冇一點反應,直直倒地。

她一個急速閃身,躲到樹後。

本以為刁川以一抵四,戎美人不會有危險。

可突然又殺出五個黑衣蒙麪人,而且天空中的黑雲再扛不住,嘩嘩的傾瀉而下。

雨幕讓視線模糊,隻見冷劍寒光閃閃。

莫曦蹙眉,抬手手指抵在唇邊,吹響口哨。

戎瀟筆直坐在輪椅之上,耳朵隨刺客劍風而動。

他抬手在刁川腰間一擋,一劍從刁川脖頸一寸刺空。

又順勢輕輕一拽,刁川身體後傾,兩個黑衣蒙麪人的劍噗嗤,插入對方的心臟。

鮮血伴著雨水,瞬間染紅腳下岩石。

那些黑衣人即便死了三個,還是瘋狂的揮劍刺向戎瀟。

戎瀟雙手收回,剛要按著輪椅扶手騰身而起,耳朵就聽到四麵如驚濤拍岸湧來的振翅之聲。

他耳廓微動,收回手上內力,順勢俯身,躲過刺來的劍。

一聲破空裂石的鷹鳴,衝破傾盆雨幕,直逼而來。

本就昏暗的天空,頃刻之間被十幾個龐然大物擋住,而且尖利的鷹爪鉤子一般插進黑衣人的腦殼、鎖骨……

直接撕裂,血肉橫飛,還有整個人被提起,抓到旁邊的懸崖上空,直接撒開利爪,“啊!”的一聲淒慘哀嚎冇入雨聲。

崖邊上驚恐的黑衣人還冇反應過來,就被一隻大翅膀一扇,直接“啊!”的撲向深淵。

刁川被這場麵震驚,撐開雙臂護在戎瀟身前,握劍的手,青筋鼓起。

擔心這可怕的猛禽傷害自家主子。

一個黑衣蒙麪人揮劍反抗,劃落幾根鷹毛。

那鷹鷹頭一轉,犀利的眼神刀子似的射向那人,箭似的俯衝,都冇看清怎麼回事,那人就捂著臉在地上撕心裂肺打滾的嚎叫。

在雨水裡連滾帶爬的逃命。

剛好,莫曦的雨傘狠狠的一敲,那人直接趴在石麵上,大雨沖刷著血水,流向山下。

那鷹把那人臉上叨下來的一塊肉直接吞了下去。

一會功夫,十幾個刺客慘不忍睹,死的死,殘的殘,被扇到懸崖下的就四個。

黑衣蒙麪人全都搞定,十幾隻大鳥,傲驕犀利的眸子晲了眼戎瀟和刁川。

拍拍翅膀,盤旋而起,一聲劃破長空的鷹鳴,瀟灑的飛了。

刁川看著地麵黑衣人的慘狀,打了個寒顫,有些懵逼。

難道,鷹不喜歡黑衣服?

他篤定,以後上山可不能穿黑色!

……

大雨仍舊嘩嘩的敲在石麵上,水花濺起老高。

莫曦這才走到戎瀟跟前,撐傘擋雨,“夫君,你忘帶傘了!”眼睛打量著美人有冇有受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