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落地小馬駒冇一點反應。

莫曦眉心一蹙,馬上給小馬駒搶救,心肺復甦。

母馬像是感應到,微弱痛苦的哀鳴一聲。

“你在乾什麼?”見醜王妃不斷用力的按壓小馬駒胸部,木塵焦急問道。

莫曦冇時間解釋,她拚儘全力。

夜幕黑沉,單薄的身影在暗淡的燈籠光暈下不斷奮力按壓。

終於,低低,弱弱,稚嫩的一聲:“嘯……嘯……”叫聲。

母馬冇力氣起身,但聽到小馬駒聲音,便歡悅嘶鳴。

幾人也為有驚無險的馬母子高興。

莫曦用肩膀蹭了下麵頰出的汗,就聽:“把她帶回房中。”戎瀟清冷一句,莫曦便連帶剛剛丟掉的頭飾外袍,帶回喜房。

清洗乾淨,莫曦咕咚咕咚喝了兩杯水,又朝門走去。

就差兩步,房門一下被打開。

莫曦措手不及,定住腳步,抬眼間看清輪椅上紅衣男子。

剛剛外麵太黑冇看清,現下可是清晰:這男人麵如冠玉、劍眉入鬢、鼻梁高挺。薄唇不似常人紅潤,有些蒼白是病弱之色,即便如此也俊逸如畫上之人。

閱美無數的莫氏千金大小姐,被這張隻應天上有,不,可能天上也冇有的俊臉給驚豔到。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

就是這個意思吧!

男人雙眸微斂,長睫微傾,看不到神色,清冷卻自帶尊貴。

身後推他的侍衛也很好看,不過線條冷峻剛毅,眼神犀利,抬眸掃了莫曦一眼,平靜無波,卻暗隱殺氣。

“**一刻,王妃心急,你且退下吧。”

刁川明白主子言外之意,外麵定是來人盯著質子俯動靜,拱手退下。

莫曦心中可惜這般絕色美男竟然是又殘又瞎,真是暴殄天物。

等反應過來戎瀟的話,房門已經被關上。

莫曦看了眼緊閉的房門,杏眸一眨——洞,洞房?

原主雖醜、質子卻瞎!真是天作之合。

戎美人說**一刻,這逃不掉,睡一覺,也不虧。

莫曦打量一下男人繁雜的衣袍:“夫君,我幫你寬衣!”

戎瀟聽到如山澗清泉般好聽的聲音,卻不知害羞的說要為他寬衣解帶。

正常女子哪有如此厚顏,剛剛還在馬廄當著幾個男人的麵,脫了外袍,真是如傳言一般癡傻,還好男色。

莫曦的手上下比劃,最後盯上腰間,身子前傾的一瞬,戎瀟掌心已經運上功力,這醜女敢覬覦半分,他可隨時一掌斃命。

可莫曦忽然定住,小鼻子輕嗅了嗅,有淡淡的香氣。

外麵傳來兩聲樹上的貓頭鷹叫,精通獸語的她黑眸一凝:“夫君,小心,有黑衣人在外麵!”

戎瀟詫異,距離尚遠,連武功高強的刁川都冇聽出來,這醜女卻能知道外麵有人。

且莫曦說話的一刹,一隻鹹豬手已經捂住戎瀟的口鼻:“這香肯定是壞人放的迷香……”

戎瀟:……醜女和外麵的黑衣人是裡應外合……想騙取他的信任……

隻可惜,她太傻。

她就算聽見,也看不見,怎麼可能知道外麵的人是穿黑衣。

果真是派來的細作。

莫曦的話還冇說完,頭上一沉,暈了過去。

與此同時,戎瀟也厭惡的把人丟到了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