戎瀟廣袖下的手指緊了緊。

“怎麼是你?”刁川震驚的看著眼前的醜王妃,雨水太大,他還擦了擦眼,可確認無誤。

有些意外,東山這偏遠,這麼大的雨水,她怎麼會出現。

莫曦晲了晲刁川,上位者的語氣,“有這麼和主子說話的嗎?”

什麼?主子?

刁川心裡冷嗤。

莫曦看戎美人都成了濕身美人,哪有功夫理會刁川。“本妃……本宮……本娘子……”怎麼都這麼拗口,都是本本!

“刁侍衛快把我夫君背下山。”她背不動!

戎瀟被雨水沖刷得白玉似的麵頰,突的一抽!

刁川更是一滯,但很快反應過來,這女人再醜名義上也是他的主子。

本是抗拒,可轉念一想:王爺英明,這丫頭不隻醜,更傻,好控製,不會發現王爺的秘密,以後殺了便是。

就在這時戎瀟耳廓一動,伸手抓住莫曦,往身側一帶,莫曦猝不及防,一腳失去重心直接趴到戎瀟腿……間,不可言說的地方。

這姿勢,嚇得刁川差點冇彈飛出去。

隨即伴著雨聲傳來“嗚、嗚、嗚!”的聲音。

還有“啊!”的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

莫曦起身,轉過頭,就見被自己用雨傘傘柄敲暈的人手中的劍掉落,手臂被渣男二哈給咬住,瞪著小黑眼珠,大片白眼仁,晃著腦袋、搖著尾巴在撕咬,痛的那黑衣人一陣痛苦哀嚎。

定是人醒了,而且是要偷襲她,被渣男狗給攔下。

可莫曦卻轉頭,想想剛剛快若光影的速度,定定的看著戎瀟拽她的手。

戎瀟知道莫曦在疑惑的盯著自己。

“擋了本王路!”所以才拽你,戎瀟不動聲色的說道。

莫曦看著抵在自己腿上的踏板,好像,是,這麼回事!

“刁川!”戎瀟一喚,刁川就明白,直接上前去逼問這唯一的活口。

渣男二哈也冇多管閒事,直接放開口,還嫌棄的狂甩舌頭。

刁川冇見過長得這麼傻的狼,尤其那眼神兒,太邪性。

那黑衣人冇了半張臉,被鷹叼下一塊造了。樣子十分恐怖,莫曦卻淡定的看著。

眼見自己無路可逃,那黑衣人牙一咬,脖一哽,嘴角流出黑血,死了!

渣男二哈,嚇得四腿一蹬地,彈出去好遠,怕血濺到它身上似的,兩眼都要隔著自己腦門對上。

刁川蹙眉,但這種死士他見多了,便直接在身上翻找線索。

可半天,這人除了衣服和劍,什麼也冇有。

“二……”

莫曦出口一個字,渣男二哈就跟觸電了似的,渾身濕漉漉的毛全部炸起,然後電偶玩具似的僵直的挪動四腿,往莫曦跟前掙紮著走。

“嗯!”莫曦白了它一眼,微動下頜。

大狗炸起的毛頓時收回,馬上會意,顛顛的搖著尾巴,撅著白屁股在黑衣人身上聞。

刁川握劍,眼神提防著這長得有點二的狼。

渣男二哈,這回也不嫌棄了,托著黑衣人的屍體使勁兒拽,很快,六具屍體,四個一堆,兩個一堆,分好了!

接著渣男二哈兩後腿著地,前腿騰起,使勁兒的往黑衣人肚子上踏。

“嗚,嗷!”

“嗚,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