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塵想是那個醜王妃的豬,他便很不友善的把小八戒丟在車上,小傢夥四腿先是一晃,接著站穩,耳朵一支楞,倒著小豬蹄,小尾巴捲成個圈,顛顛站在木塵和車伕中間。

這乘風破浪的感覺,享受的哼哼著!

渣男二哈一對白眼都翻上天,一會跟著馬車跑,一會和草叢中的蟈蟈對峙。

戎瀟閉著眼淺睡似的,聽到輕淺均勻的呼吸聲,他微微側了頭,便聽到莫曦肚子咕嚕一聲。

莫曦被自己的肚子叫醒,掀開簾子看了眼外麵,還冇進城,倒也冇說話。

“城外客棧停下!”這時戎瀟低沉出聲。

“是,王爺!”刁川迴應。

卻想著殿下每次去東山都路過那城外唯一一家客棧,可從未歇息過,今日定是遇到刺客,消耗體力,所以半路要去吃些東西。

剛下馬車,莫曦就聞到客棧飄來的香氣,遂自出口,“羊肉!”

這一夥人,一個坐輪椅、一個醜女、一個下人還抱著豬仔兒,跟著吊兒郎當的一隻……狼。

正常點的也就是拿著劍的!

“狼!”小二剛要相迎卻看到渣男二哈,嚇得往後一跳大叫一聲。

渣男二哈也被這一聲嚇得炸毛往後跳!

不得不承認這個地方的人對它實在不友善,見到它就大呼小叫。

“狗!”莫曦糾正。

渣男二哈聽到莫曦替自己說話,頓時黑眼仁跟充了電似的,搖著尾巴,圍著桌子瘋狂撒歡!

“狗!?”小二見那虎超超的樣,確實不像深沉凶狠的狼。嗬嗬一笑,“幾位客官吃點什麼?”

“羊肉!”

“羊肉!”

戎瀟不動聲色的和剛進門的幾位壯漢一起出了聲。

小二頓時左右看看有些為難,道,“那個,那個,隻剩一隻羊腿……”

“店家,咱們可要先來後到!”莫曦雖自己想吃,也冇非吃不可,可聽到戎瀟美人想吃,便一定要吃了。

幾個壯漢一聽,頓時凶神惡煞的看向他們。

刁川隻聽到自家主子破天荒的主動說要吃什麼,自然不能相讓,直接握著劍的手臂一抬。

這幾人各個長得高大彪悍,是習武之人,也一下拔刀。

為了一隻羊腿劍拔弩張,店家嚇得在老遠勸架,“客官,客官,本店還有其他上好的酒菜,不如來個紅燒豬肘!”

隻想讓自家王爺吃羊肉的刁川:“不行!”

隻想讓戎美人吃吃羊肉的莫曦:“不行!”

莫名叫了羊肉的戎瀟:“不行!”

三人齊聲!

木塵捏住小八戒的嘴,嚥下唾沫,蹲下身子,藏到桌下。然後就看到更早一步躲在地上轉著眼珠子翻著白眼仁的渣男二哈。

四目相對,一拍即合,都緊緊閉上嘴!

唰、唰、唰、唰!

幾個壯漢拔刀。

和諧社會穿來的莫曦……

“大哥!”

隨著一聲粗獷的高呼,外麵又進來十幾個同樣打扮虎背熊腰的壯漢。

莫曦:……魯莽了……

……有啥不行的……

“夫君,如此炎熱的天氣,還是吃些清淡的!”就算刁川武藝高強,可對方人這麼多還都是練家子,莫曦不想戎美人受傷,更珍惜自己這小命,不能為了一隻羊腿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