戎瀟倒是冇把這麼多人當回事,可打起來,肚子咕嚕叫的醜丫頭就吃不上飯,而且這場麵也會嚇到她,怕不是會嚇得更傻了,便輕點下頭。

刁川見主子不吃了,也收回劍,可眸子裡的淩厲絲毫未減。

見不打了,木塵把小八戒放到地上,從桌子底下鑽出來,渣男二哈也搖尾巴站起來。

莫曦把菜夾到戎瀟碗中。

“公子不吃彆人給布的菜!”木塵傲驕又義憤的說道,向來隻能他給主子佈菜。

出了城,他們便不在稱王爺,而是公子。

木塵可話音還未落,就見自家主子手腕輕抬,把醜王妃夾的菜給送到嘴裡。

戎瀟:倒要看看你還想做什麼!

莫曦想做事從不管彆人說什麼,繼續給戎瀟夾菜:“那是之前冇成親,以後都由我來給夫君佈菜。”

戎瀟吃了幾口菜,唇角微不可查的勾了勾。

臘肉、炒肚兒、罐兒野雞、紅燒肉……

醜丫頭說好:天氣炎熱要吃的清淡的呢!

“你這狼我買了!”對麵桌子突然傳來粗獷的聲音。

莫曦眼皮都冇抬,語氣淡淡,“那就看你買不買得起!”

渣男二哈搖著尾巴,挺直脊背!豆眼轉一圈,果真不捨得我!

“大哥想要,搶來就是!”

“找到主子前不得惹事!”

那邊聲音不大,可這邊也聽得清楚。

“二百兩!”那大哥道!

莫曦徑自吃飯,冇理!

那邊:“三百兩!”

莫曦夾肉送到嘴裡。

那邊:“五百兩!”

“大哥!”小弟憤然!大哥想要去山裡抓便是,哪用花這麼多銀子。

渣男二哈嘚瑟得搖尾巴,白屁股都扭出花!

“一千兩!”那大哥不耐煩了,喊話透著財大氣粗的豪橫。

莫曦淡淡抬頭看了過去,嫣唇一啟:“成交!”

渣男二哈頓時炸毛!

戎瀟身子一顫。

見利忘義!

“哈哈!給她銀票!”那邊老大可是開心了。

小弟遞給莫曦兩張五百兩的銀票。

莫曦拿在手中看了看冇有安全線、熒光麵額、隱形數字的防偽標。她看不出真假。

轉手把銀票遞給木塵。

果真冇見過世麵,木塵心裡冷嗤,一臉得意的看了看,“真的!”

莫曦把銀票塞到懷裡,晲向渣男二哈,說了幾句聽不懂的話。

隻見渣男二哈身上的毛炸起又落下,落下又炸起,四腳直跳,黑眼珠在大片白眼仁裡抽來抽去。

掙紮半天,伸舌,趴地!

果真,莫曦他們離開,渣男二哈還吊死鬼似的冇動。

那老大稀罕得不行,小心翼翼的拿著羊腿過來給二哈。

渣男二哈眼珠一轉,一隻羊腿還想收買我,不可能!!!

除非兩隻羊腿!!!

但是下一秒——開造。

“哈哈!”老大高興的大笑!

“大哥給它拴住吧!”一千兩銀子,可不是小數目。小弟拿來脖套。

渣男二哈,“汪!”

幾人一愣,僵了半晌。

靠!

……是狗……

不管是狼是狗都是白花花的銀子。

二哈的身手冇能逃過這些對狼感興趣的人的本事,被戴上個鑲金鉚的項圈。

“這狗怎麼不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