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小弟看橫躺到地上放賴的大狗,除了翻白眼,就是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架勢。

“哈哈!”老大捧腹大笑,“有意思!彆傷它!”

……

那邊戎瀟回俯,便在房間拿竹簡讀書。

莫曦把木呦支開,輕輕的拿了桌上的路引,塞到懷裡。

戎瀟不動聲色,耳廓微動。

“夫君,我去郡主驛館取些東西!”說完莫曦就出了房。

戎瀟放下手中的竹簡……隨後刁川遍也出去……

莫曦到了客棧附近的林子,把馬留在隱蔽的地方吃草,她靠近客棧。

那些買狗壯漢正收拾東西,莫曦看到渣男二哈被托著,繫到客棧外的柱子上。正在地麵死躺放挺,懷疑狗生。

這時,嘰嘰咕咕幾個小東西探頭探腦的跑過來。

它們提溜轉的眼睛觀察那些人,見冇被髮現,就齊齊上陣,啃咬二哈脖子上的項圈,那速度比在林子裡吃榛子還利索。

接著一隻烏鴉落到馬車上,趁人不注意使勁的啄馬車上的布袋子。啄破個大口子,叼了一塊裡麵的東西飛了。

莫曦咬了口烏鴉盜來的牛肉乾,嗯,酥軟,還孜然味,很香!

不知戎美人喜不喜歡。

“小丫頭,你吃的什麼,可否給老夫點嚐嚐?”

身後忽然傳來老者的聲音讓莫曦渾身一滯。

螞蟻知道她藏得多隱蔽。

轉過頭就見一個老乞丐。

頭髮鬍子花白,眉毛也老長,麵上皺紋到不明顯,隻眼角的紋路清晰帶著慈笑,牙齒整齊,眼睛也精明湛亮,一看就是身體十分健朗。

莫曦動了動鼻翼,一股淡淡的香味。

一般人分辨不出是花香還是果香,可莫曦不一樣,她可是獸醫,一下就識彆出這老頭身上濯濯香氣是香貓的味道。

“想吃?”她拿著剩下的一小塊牛肉乾問道。

老乞丐點頭。

莫曦一笑,直接把這一小塊扔到嘴裡。

老乞丐:……不講武德……隻能咽口唾沫……

不是童叟無欺嗎!

“咱們兩個合作,給你五斤牛肉乾!”莫曦微微挑眉。

“乾什麼?危險的事兒,老朽可不乾!”老乞丐腦袋啵楞啵楞的搖,白鬍子跟著來回飄。

是個惜命的主。

莫曦道:“隻要把東西送去黃國師府中即可!”

老乞丐琢磨一下,好像不危險。“六斤!”但他說。

莫曦忍住笑,“成交!”

“東西拿來吧!”老乞丐伸手。

“你就說城外客棧有十幾個人戴著這個,不知道欲意何為!”莫曦把一塊令牌遞給老乞丐。

這是莫曦讓是鬆鼠竊來的。

老乞丐看到令牌,瞳仁一怔,但馬上恢複如常,眼睛一眯,不太放心的問道,“我回來怎麼找你?”

怕活白乾!

莫曦想想,自己還真冇個貴重東西,隻是脖子上戴著個血玉,是原主父母從小就給戴著的,不能動。於是她就摘掉耳朵上的兩個墜子。

“這是祖傳之物,甚為重要,所以我定會在此等候老伯。”莫曦表情十分誠懇認真。

老乞丐看著那兩個玫瑰檀木耳環歎然:“……祖傳……木頭的……”

好吧!小丫頭家祖上可能是木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