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乞丐剛要走,又一頓,“要是官兵來了,這人跑了怎麼辦?不是會治老朽欺騙朝廷命官的罪!”

莫曦眸光清絕的說道,“放心,這些人和我有仇!”冇讓夫君吃上羊腿的仇。“我定不會讓他們先走!”

老乞丐將信將疑但還是拿著令牌道了聲,“小丫頭,我去去就回!”

話音剛落,莫曦轉身,人就不見了,林子連樹葉都冇動,好像老乞丐是旋身隱渡。

好吧!

高手在民間。

莫曦正在琢磨怎麼牽製十幾個壯漢,就聽到潺潺流水聲。

她走過去一看,溪水下麵築起長長的木壩,嘴角勾了勾,梨渦漾著一抹狡黠。

一會,幾隻皮毛光滑,濕漉漉的小傢夥,排著縱隊,匍匐著從草叢中竄到馬車底下。

三三兩兩,左右開工。

渣男二哈,眼睛啵一亮,看向正在賣力啃車軲轆的水獺們。

正好這時有人出來,奔馬車走去。

它白眼一翻就“嗷!嗷!嗷!”的唱起攝魂的歌來。

那人轉頭看著二哈,“哈哈哈!”的一陣捧腹大笑。

他們聽慣如淒如徨的狼叫,聽慣獵狗狂吠,卻冇聽到過叫得這麼**的傢夥!

二哈眼睛斜晲了下乾壞事兒的水獺們,那牙齒不是蓋的,一會功夫就把車軲轆肯斷,而在渣男二哈的神曲掩護下,並冇人發現。

等水獺隊伍撤離,二哈的歌就戛然而止,四腿一伸,爬在地上。

脖子上的金鉚頸圈已經被鬆鼠們給咬斷,現在隻是虛掛著,但冇等到莫曦的哨聲,還不能跑。

酒足飯飽的壯漢們上了馬,架著馬車離開。

可冇走兩步,馬車哢嚓一聲,軲轆碎了。

駭然的車伕跑到車軲轆那一看,都是剛咬的木頭碎屑,頓時氣得臉漲紅。

這時一個哨聲傳來。

本是癱軟的渣男二哈,馬上跟打了興奮劑似的猛力一躥,撒丫子就跑。

“那狼跑了,追!”一人高喊。

幾人騎馬便追,這時還在檢視車軲轆的車伕腦袋被鐺的敲了一下,白眼一翻暈倒在地。

莫曦一個口哨,自己騎來的馬從林子裡鑽出來,她把兩袋子牛肉乾托到馬背上。又翻了翻那車,不少的瑪瑙玉石珍珠翡翠,還有骨雕!

很快滿載的莫曦又躲回林子。

渣男二哈繞了一圈又掉頭跑回來。

這當,黃國師的大隊人馬剛好圍剿上來。

十幾個壯漢見大批官兵頓感不妙,已無心再追二哈。

“把這些北漠賊人給本官拿下!”官差喝令,官兵蜂擁而上。

壯漢們拔刀開始和和官兵搏殺。

渣男二哈顛顛追上莫曦,悠哉的返城。

北漠十幾個人,而官兵數百,他們很快就被圍在一處,眼看要被擒,這時空中閃來一個黑影,置地數顆黑球,接著嘭、嘭、嘭的炸開。

一時間濃煙瀰漫,等官兵反應過來,剛剛的十幾個北漠人已經冇了蹤影。

……

這邊質子府房中。

“王爺!小的剛剛采買,順著街上香氣尋到一家牛肉鋪子,這店裡的肉脯、肉乾味道極好。”木塵把一盤牛肉乾放到戎瀟麵前的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