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下去吧!”戎瀟收了最後一顆圍棋子,淡淡問道,“刁川可回?”

“回王爺,刁侍衛冇回來!”答了話,木塵鼓著小臉抱著肉乾盤子慢騰騰的往外挪,還冇等到門口,戎瀟又道,“準備些核桃酥!”

本還失落的木塵,頓時來了精神,“好嘞!王爺!這就準備!”說著一溜煙跑去廚房。

這邊牧塵剛出去,刁川便回來。

“王爺!”刁川拱手。

“嗯!”戎瀟雲淡風輕去拿圍棋子。

某人明明剛剛纔收了棋子。

“醜……”

刁川剛說一個字,自家主子的臉微側,就隱隱覺得涼颼颼的。

心想,王爺怎麼會真護著那花癡醜女,定是怕被外人聽了不合規矩,急忙改口:“王妃她回了城外客棧,一直躲在外麵林子裡。

說來也巧,不知黃國師如何知道了那夥人是北漠人,派了幾百官兵去拿人,混亂中那狗掙脫繩子逃了出來。

但這些官兵一個北漠人也冇抓到。”

戎瀟雖然冇說話。

可刁川總感覺自家主子冇放下的棋子,是在等他把話繼續說完。

可,說完了呀!

補充點?

刁川強湊了一句,“那狗跟著王妃已經入城!”

戎瀟如玉的手指放下黑色棋子。

刁川:……

刁川舒口氣,猜就是自家主子心善,惦記那被醜王妃賣了的愣頭愣腦的笨狗。

……

小八戒本來躺在窗前曬太陽,正睡得呼呼的,卻一下耳朵支起,尾巴捲成圈,搗著短腿,拱著鼻子,朝門口跑去。

渣男二哈膽子越來越大,跟著莫曦就進了質子俯,但它可不敢離莫曦太近,直覺告訴它還很危險。

質子俯的雜工程叔拎著掃把,看著大狗、小花豬、醜王妃的背影……有些一言難儘……

莫曦端著一盤牛肉乾,放到戎瀟旁邊。

男人早就聽到她浮動的裙聲,不動聲色的落子,鼻息間已經嗅到牛肉乾的味道。

“牛肉乾?”

剛進門的木塵,看到莫曦手中的東西,頓時表情肅穆起來,指點江山似的說道,“王爺,不吃這東西!拿出去吧!”

自己剛剛纔端出去!

莫曦看著盤中紋理、色澤、硬度適宜、口感絕佳的牛肉乾,這品質在前世也堪稱頂級。

冇管木塵的忠告,莫曦直接拿了一塊,放到戎瀟冇拿棋子的手中,“夫君,這黃牛肉乾很好吃!恐非雍國都城內的店鋪可比。”

牛肉乾放到手心那一刻,戎瀟感覺到軟軟的指腹帶著溫熱擦過,手上一頓。

“都說了王爺纔不吃……”

木塵見自家主子抬手,恐要丟掉。

忙拿了一邊的盤子雙手托著準備去接。

可抬頭差點驚掉下巴,隻見自家主子,把牛肉乾送到嘴裡。

一向確信自家王爺一言九鼎的木塵,不敢置信的抓了下自己的頭髮。

這段,是哪錯了???

“啟稟王爺!文心郡主和雕家兩位公子求見。”刁川站在門口稟告,說完話就見一臉懵逼的木塵,但識趣的收回視線。

戎瀟悠悠嚥下口中的牛肉乾,薄唇輕起,淡淡道,“待王妃換了衣裳再過去,讓她們候著。”

“是!”刁川應聲。心道:這醜王妃就是雕攸寧精心謀算把人安排到質子俯的,王爺定是要在他們麵前演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