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廳正堂。

雕澄奕拍著桌子,滿臉的不屑和怒氣:“一個質子,竟然這麼大架子,還讓我們等著他。這已經半個時辰過去了,難道還要睡一覺不成?”

“三哥何必介意,擎王本就不方便的。”雕攸寧從戎瀟被賜了質子妃開始,便心情極好,隻是麵上,仍舊是對這質子的同情。

雕澄炫卻坐在椅子上,冇有多言,總覺昨晚的酒宴上,醜莫曦和原來很是不同。

“擎王、王妃駕到!”

隨著聲音,麵如冠玉的少年郎坐在輪椅上被刁川推進來。而他身側是一位身姿窈窕纖纖細腰,卻罩著白紗幕籬的少女。

幾人先是起身給戎瀟行禮,接著目光便轉移到少女身上。

眸光流轉,卻又意味深長。

幾人都知道眼前這飄飄欲仙的幕籬之下,是怎麼一張醜陋的臉。

雕攸寧更是嘴角微勾,表情端莊,眼底卻掩飾不住的嘲諷。

昨日雍國皇帝還要為大朝國質子選側妃,幾十個絕色佳人任其挑選的美事,天下皆知。

還知道大朝國質子到算自知,已經有了正妃,其餘的妙齡少女都藉著皇恩浩蕩,讓各肱骨大臣都得了一個。

可,百姓們不知,大臣們不敢言的是,今早好幾位大臣都冇能上朝。

傳言是佳人軟香入懷,宿夜未眠,太過勞累!

但實際雕家人怎會不知,那些所謂“國色天香”是怎麼“精挑細選”出來的!

那些大臣昨晚回去摘了麵紗,就算有心裡準備,也保不齊會嚇一跳。

還不能聲張,不敢退貨,隻能稱病,因著是皇帝賜的美女。

這些戎瀟也已知曉。

不過他知道這些大臣是真被嚇得不輕,尤其皇帝寵妃的兄長領侍衛大臣,被嚇得暈死過去,現在還冇醒過來。

其他幾位大臣有當場嚇尿的;也有嚇得一見女子就亂喊亂叫的;還有一個冇被嚇死,自己撞牆死了……

戎瀟本知道這些女子會很醜,可冇想到這些不隻“醜”字那麼簡單了,她們個個“鬼麵。”

這總不會是狗皇帝乾的事兒,因著就算把這所賜女子裝扮成鬼在他這眼盲之人麵前又有何用?

定是另有他人。

他查到那些醜女被送禦花園前都在最近的偏殿關著,除了看守的太監,便隻有一個宮女出入過。

看守的太監說那宮女他再見到能認得……因為臉上有紅斑。

戎瀟得知後,便讓這個太監從此失蹤了。

……

其實也確實都是莫曦搞的鬼。

莫曦去禦花園酒宴之前,就先偷去了關著她們的偏殿,十幾個姑娘都被服了藥物,如行屍走肉一般。

於是,她又幫著她們都補了妝。

破碎妝、抓痕妝、骷髏妝、狼人妝……

都是萬聖節爆款。

這才嚇得這些欺負戎美人的雍國大臣,不進黃泉,也丟半條命。

……

雕攸寧在想,可惜了這擎王看不到醜莫曦那張臉,否則定會有雍國諸位大臣那樣的笑話,怎麼會讓醜莫曦與他在正位同坐。

“殿下已有王妃,臣等特奉上賀禮。”雕澄炫客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