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冇來個正式的冊封儀式,可這是雍國國君所賜的王妃,所以就算戎瀟不滿意,但作為質子,寄人籬下,也不敢休妻。

幾箱珠寶、金子被打開,璀璨奪目。

戎瀟雲淡風輕,可幕籬下的莫曦嘴角卻勾了勾。

這些價值連城的寶貝,隨便帶回現代幾件,也算對得起她莫氏總裁來這一趟的出場費了。

而且這質子俯破舊,戎美人身子嬌貴,還真得先用銀子改善一下。

“王妃閉月羞花之姿,想必也是沉魚落雁之貌!”雕澄奕故意明揚暗諷的一句,就被自己二哥給剜了一眼。

誰不知這幕籬之下是醜莫曦,非要捅破。即便彆人揭穿雕澄炫也不覺得怎麼樣,可自家兄弟,他就冇法置身事外了。

“放肆!”雕澄炫假嗬弟弟一聲,“王妃之貌,啟是吾等妄想!”隨即給戎瀟施禮,“三弟澄奕無心之語,望擎王殿下、王妃莫要怪罪。”

“實在是民間盛傳王妃美貌,堪眾國之首,所以才讓三哥哥失了分寸。”雕攸寧也起身施禮。

這話讓戎瀟身側的刁川都表情一滯,美貌堪眾國之首?

想想這張斑斑點點的臉,他不禁一個激靈。

好吧!看怎麼數吧!!!

正數還是倒數!

幕籬下的莫曦毫不介意這假惺惺的冷嘲熱諷,還輕笑一聲:“郡主天姿嬌容,纔是好看。”

戎瀟麵色無波,看不出喜怒,呷口杯中的茶,悠悠道,“本王之妻,何由他人置喙。”

聲音不高,清潤低沉,語調淡淡,卻讓兄妹三人心底不禁一滯,明明一副嬌弱書生麵,卻隱隱蘊著讓人生畏的氣場。

雕攸寧更意外這不過一日相處的王妃,戎瀟竟然這麼護著,彆人棄如敝履,避之不及,他還當寶貝了。

幕籬下的莫曦,微微側頭看向身姿筆挺的戎瀟。這話不是對她說的,又似在告訴她,他雖然看不見,但其實早就知道她的樣貌。

莫曦更是不在意,她是要帶著戎美人穿回去的,還要收拾渣男,這張臉本也就不是她的。

但是眼前雕澄奕要看戎美人笑話的心思可是明目張膽,還有假惺惺溫言軟語卻推波助瀾的雕攸寧。

幕籬下莫曦狡黠一笑,嫣唇微動,手指在木椅扶手上輕輕敲了敲。

彆人都不注意這小動作,可微乎其微的聲音,卻瞞不過戎瀟,他耳廓微側。

雕攸寧和雕澄奕茶桌正上方,兩滴清液順著房梁垂下的蛛絲悄無聲息落入他們的茶杯中。

“承蒙各位如此關心本王妃。本宮以茶代酒,敬謝諸位。”接著莫曦端杯在幕籬之下,喝了口茶。

即便雕家兄妹根本不把身為質子的擎王放在眼裡,更不會在乎自家管家的女兒醜莫曦,可麵上總要過去。

雕澄炫端杯道,“謝王妃!”

雕澄奕、雕攸寧也不得不執杯,喝了口茶。

這時一個小廝拱手傳話,“啟稟王爺、王妃,門口有個老乞丐,說找王妃要牛肉乾?”

莫曦一聽便明白。

她起身對戎瀟說道,“夫君,我去去便回!”隨後就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