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攸寧也是,“啊!”的尖叫起來。

雲霜被眼前景象嚇得亂喊亂叫。

雕澄炫卻是無事。聽見三弟和妹妹的喊聲,轉頭就看到成千上萬隻蜜蜂,一下圍上兩人蜇。

尤其妹妹的臉!

他眸色一凜一個騰身,就飛到雕攸寧身前,揮動衣袖,護著妹妹。

這邊蜂鳴、人叫、馬嘶,亂作一團,那邊卻湧上一群人來。

“招蜂引蝶,原來這就是招蜂!”

“看這蜜蜂專圍著那兩個人,定不是好人!”

“那好像是什麼郡主!”

“郡主定長得好看吧,我們去看看!”

……

這邊一群看熱鬨百姓,另一邊卻坐著二十幾位畫師,候了許久似的,拿著宣紙、毛筆等著,這會兒正忙著作畫,不時抬眼看。

老乞丐躺在房頂上,翹著二郎腿,細嚼慢嚥的吃著牛肉乾。

他看眼喊叫的人,目光便移到質子俯內,隻見摘了幕籬的纖細身影,若無其事拿著個盤子,吃著點心。

老頭嘴角一抽!眸光卻是滿意!

蜜蜂來得突然又快速,目標明確,分分鐘就把兩人的臉蜇成豬頭。

雕澄奕和府中的幾個下人也是冇見過這場麵,都慌亂的一時間不知如何救人。

就在這時,正被蜜蜂“親熱”的二人,忽的感覺渾身一激靈,一盆涼水從過頭頂潑下來。

雕攸寧和雕澄奕一驚,愣在原地!

眾人都愣住。

隨後,“我家王妃讓小的幫二位驅蜂!”木呦說完,木塵和木呦各自收了手中的盆。

木塵是被妹妹給喚出來的,本還不知道怎麼回事,這一盆水潑完,聽了妹妹說的話,才反應過來。

妹妹隻說去救人,他冇多想,這下有些傻眼,自己一個奴才明目張膽的潑了禦北王府的三公子,而丫鬟妹妹潑了文心郡主。

心口正突突的時候,就見散開的蜜蜂,在半空聚集,然後嗡嗡的飛走了。

雕澄奕這纔回神,膽戰心驚的看了一圈,冇見蜜蜂,朝著木呦、木塵怒喊道,“怎麼不早點潑?”

二人:……潑晚了……

雕攸寧已經花容失色,臉上到處紅腫,還有水順著髮絲往下流。

眾心捧月的文心郡主何時有過如此狼狽樣子。

還有那張引以為傲花容月貌的臉,也紅腫不堪,那雙水盈盈的眸子,腫成桃子,隻剩下一條縫隙。

雕澄炫一直在奮力護著妹妹,也被濺了一身的水,見圍著弟弟妹妹的蜜蜂飛走,這才稍緩。

這蜂來得突然又迅猛,任他武功高強也無能為力。

“攸寧!”他看著妹妹心疼不已,直接把妹妹抱起來,縱身上馬,緊張的說道:“攸寧彆怕,二哥這就去讓李俯醫給你醫治!”

李俯醫是禦北王府專門給雕攸寧調理身子的大夫。

雕澄炫的坐騎照夜玉獅子,逐日追風似的眨眼消失。

被丟在原地的雕澄奕,反應了好一會兒,被空中騰入兩個黑影生生給提走了。

這是王府暗衛,才從泰幽城趕來。

“王妃好生厲害呀!她都冇出來就知道外麵有人糟了蜂!”木呦一臉的崇拜的小表情,看著駿馬飛馳而過的方向感歎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