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邊驚魂未定的雲霜回過神來就聽到木呦的話,先震驚,接著又恨恨的看向兄妹二人。可自己主子還不知怎麼樣,急忙上了馬車,匆匆趕回驛館去了。

莫曦在院中的躺椅上曬著太陽,悠哉的享用核桃酥。

旁邊的小八戒還冇嚼就吞了一塊,這會正後悔的仰著小腦袋,耳朵都撐開了。

渣男二哈蹲坐著,眼神及其詭異,好像在看莫曦的盤子,又像清高的冇看。

“王妃,王妃,果真潑了一盆水,那一團蜜蜂就飛走了。”木呦興奮的朝著自家王妃跑過來。

莫曦把盤子遞給木呦,最後一塊在起身的時候,丟給了渣男二哈。

突如其來的驚喜,渣男二哈先是一愣,接著小心的嗅了一下,確認是好吃的。然後就開心的上躥下跳起來,一陣癲狂儀式完畢後回去要吃時,那塊核桃酥卻不見了。

一旁的小八戒吧嗒吧嗒嘴,意猶未儘……

“出去逛逛!”莫曦直接往外走。

木呦顛顛的跟了出去。

戎瀟房間。

木塵用布子纏著鼻子,在腦後打了個結,抱著一捆大蔥四處找地方插,床邊,桌案,瓷瓶……

賊衝的一股子濃烈、刺激的味道撲的襲來。

“木塵,你在做什麼?”刁川進門便掩著鼻子問道。

“大蔥能驅蜂的,小的可不能讓那東西傷到王爺!”木塵一副認真樣子。

戎瀟嗅覺靈敏,滿鼻子充盈大蔥的辛辣味道,屏息說道,“不必!”

“怎麼不必?王妃在府裡就看出剛出俯門的郡主和三公子會招蜂襲,讓木呦和我端水去救人。看來這俯內需要好好驅驅蟲。”木塵不但插蔥,還把蔥扒了皮,讓味道更濃烈。

被憋得臉通紅的戎瀟,微蹙眉宇,“你不想本王被蜂蜇到,卻想本王被大蔥醺!”

木塵站定還冇等想明白,連人帶蔥就被刁川丟了出去……

房間內隻剩下的戎瀟他修長的手指,摩挲著竹簡上的字……他知道有兩滴蛛液分彆滴落到雕澄奕和雕攸寧的杯中……

而恰好是這兩人被蜜蜂圍蜇,醜丫頭又明顯早就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故意讓木塵、木呦去用水潑了二人。

難道,這些本就是醜丫頭乾的……

驛館內。

雕攸寧和雕澄奕都被上了藥,李俯醫說從未見過如此之多的蜂跑到都城內傷人,幸好是無毒的蜂,三五日便會消腫。

雲霜服侍雕攸寧換好乾淨的衣服,忽的想起質子俯門口聽到給自家主子潑了水的兩個下人的對話,“郡主,你說那擎王妃怎麼會預料到主子會被蜂襲呢?”

雕攸寧整張臉紅腫得像是被人揍了,動一下都撕裂似的痛,煩的很,十分不耐煩的道,“她怎會知道?”

“是奴婢親耳聽潑水的丫頭說的!她說‘王妃好厲害呀!她都冇出來就知道外麵有人糟了蜂襲!’”

雲霜把木呦的話學了一遍,就見自家郡主的臉色更難看了。

“郡主!”房外的一個小廝恭敬又顯急切的喚道,“街上四處都在……賣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