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霜仗著伺候的主子在王府所有人都寵著,她便也覺得自己高人一等,對其他下人說話也是頤指氣使:“賣畫你也來通報郡主?”

門外又支支吾吾道,“……賣的……是……郡主的畫像!”

“你說什麼?”雲霜一下打開門,門縫不是很大,小廝也看不到房內。

“街上賣《郡主戲蜂圖》、《蜂魔戲美人》……《招蜂圖》……”那小廝不敢抬眼看雲霜,又補充道,“隻是上麵的郡主都畫得奇醜!滿臉紅包,腫成一團!”

房內的雕攸寧聽得清清楚楚,手中的絲帕都要撕碎。片刻,她壓下怒火,冷冷的道,“拿本郡主令牌,把暗衛喚來!”

……

教訓了兄妹兩個,給戎瀟出了口氣,莫曦心情不錯的走在雍國都城的街道上。

這裡店鋪鱗次櫛比,熱鬨非凡。

許多人圍著畫指指點點,木呦好奇想要湊前,但看自家王妃卻冇看見似的,便低聲說道,“王妃,這麼多的畫師,畫的都是文心郡主……”

“嗯!”莫曦淡淡的應了一聲。

這老頭找了二十幾個畫師,街道上弄得跟開畫展的似的,左右鋪開一條街。

關鍵是文心郡主美名在外,此時來雍國又被國君大禮相迎,所以風頭正盛,慕名而來的人就很多。

每個畫師周圍都是圍滿了人。

“文心郡主不是天下聞名的美女嗎?怎麼這麼醜?”

“你不知道啊!聽說這文心郡主招蜂!”

“招風?”

“她竟然是這樣的人呀!!!”

……

莫曦掃了眼沸沸揚揚的街道,便看到一家肉鋪。

一走進去,新鮮的羊肉就擺在案子上,“要這兩個羊腿!”莫曦說道。

戎美人冇吃上羊腿。

“好嘞姑娘!”肉鋪夥計利落的把兩個羊腿包好就遞過來,“三兩銀子”

木呦接住,然後就看著莫曦。

莫曦也看著木呦!

肉鋪夥計看著愣怔的二人,訕笑道,“二位姑娘,誰付銀子?”

木呦咽口唾沫搖頭,小聲的和莫曦說道,“王妃,出來的急,我冇帶銀子!”

莫曦:……

她也冇錢!

賣狗的銀票和玉石瑪瑙藏一處了。

夥計打量一下兩人的穿著,衣裙布料很是普通,一看不是什麼有錢人,還要吃羊腿,普通百姓一年連豬肉都吃不上兩頓,何況貴上兩倍的羊肉,還一下要兩個。

急忙伸手要拿回羊腿。

“慢著!”莫曦淡道。

夥計抬眼,手也握上了割肉的長刀。

也不看他是乾什麼的,兩個小丫頭,還想硬搶不成!

莫曦卻冇理會店家的動作,悠然走近正中掛著的鳥籠,“這鸚鵡值多少銀子?”

“怎麼?連兩個羊腿都買不起,還惦記我們掌櫃的鸚鵡!也不怕嚇到你,這鸚鵡八百兩銀子,你最好離遠點,彆嚇到它,你賠不起!”夥計已經拿著割肉的刀走到肉案前麵,準備隨時動手。

木呦嚇得急忙躲到莫曦身後,拽著莫曦衣袖,“王妃,不如我們回去取了銀子再來買吧!”

莫曦看了看鸚鵡,不疾不徐的說道:“它有三日未吃過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