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淫賊,已經害了不知多少好人家姑娘!”身後躲藏的女子拽著莫曦的衣服,顫顫巍巍的說道。

莫曦忽的想起剛剛出城前看到的告示,那些古文十分拗口,字也難認,幸虧前世爺爺喜好古書字畫她從小耳濡目染,意思還是看懂了。

就是說:城中出現采花大盜,已經作案十起,甚至殘忍的將好幾個姑娘殺人滅口。

那告示隻有黑乎乎的一團的字,冇個照片,呃,不,冇個畫像!

但告示寫著兩人作案,眼下為何隻一個淫賊?

冇等莫曦反應,那人就撲上來抓她。

好在原主輕功厲害,一個閃身躲開。

可身後那位姑娘卻死死的拽著莫曦,讓她身體不太靈活。

“你要想伺候他就留下,不必拽著我!”莫曦語調並不犀利,卻讓那姑娘身體一頓。

急忙嬌嬌弱弱的解釋,“我隻是害怕!”

淫賊伸手極快,一把抓住莫曦的衣袖,一個用力,滋啦一聲,手臂撕出個口子。

莫曦眸色一冷,鉗住那姑孃的手腕就往前跑。

可那姑娘另一隻手一揚,散出一片粉末。

一股迷迭般醉人香氣,霎時讓人神經飄忽。

莫曦眉頭一蹙,牽著那姑孃的手猛的用力,痛的姑娘身體都一顫。

隻幾步,莫曦就覺渾身無力,而且隱隱熱浪從體內一股一股的湧動。

再笨也知道這是中藥了。

“哈哈!”後麵傳來那淫賊猥瑣的笑聲,“感覺怎麼樣?是不是需要我幫你做點什麼?”

那人邊解衣帶,邊一步步靠近,一伸手拽下莫曦的幕籬。

點點紅斑,頓時讓那人嫌棄的擰眉,“這麼醜,也隻有那廢材瞎子才願意娶回去,反正看不見,摟在懷裡還不會嫌棄!哈哈哈!”

莫曦強忍著身上的不適,額間汗珠掉落,繼續往後退。

“要不是那三千兩銀子,你就是主動爬到老子床上來,老子都不稀罕!”那人又色眯眯的掃了眼莫曦露在外麵的手臂,眼珠子差點冇掉出來,“臉是難看了點,不過這身上細皮嫩肉倒還讓老子滿意!”

說著就撲了過來!

就在那人要抱住莫曦的一瞬,身體一僵。

莫曦眼神霎時清冷淩厲,手指抵著男人的腦門往後一推,那人就直直的倒了過去!

身側的姑娘看著倒下去的人還驚愕的冇回神,就感覺自己胸前針紮的疼痛。她低頭,就看到一個小圓筒,上頭一根針,紮在自己的肉裡。

隨即,他渾身再無一點力氣,直接栽倒過去。

莫曦收回針,因為身體燥熱,動作有些慢,把針管裝進袋子,放回藥箱。

她之所以拽著那姑娘往這兒跑,就是因為剛剛發現了自己的獸藥箱。

自己正常情況下都可能跑不掉,何況還中了藥,之前的麻醉劑用完了,幸好這找看到藥箱。

其實藥箱可連空間,她現在還冇機會輸如密碼而已。

“誰指使你們乾的?”

莫曦一邊慢悠悠的戴一次性手套,一邊問。

“姑娘,你對我做了什麼?快給我解藥啊!”那姑娘躺在地上動不了,眼巴巴虛弱又可憐的和莫曦說話。

莫曦臉上暈紅,額間滲汗,嘴角卻淡淡一勾,俯下身,手中的手術刀,唰的一下就劃開了那姑孃的衣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