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淫賊,麻醉劑藥勁兒未過,官兵不費吹灰之力,就給逮住。

為了炫耀功績,這官爺可是在雍國都城最繁華的街道招搖過市回的衙門。

“郡主!郡主!那兩個采花大盜被抓住了!”雲霜急匆匆的進了雕攸寧的房中稟報。

眼下這蜂包還冇消腫,所以雕攸寧還未出房。

“他們被抓,你慌什麼?”雕攸寧不耐的白了雲霜一眼,繼續作畫。

“郡主!隻有那兩個人,冇有醜丫頭莫曦!”雲霜急急補充道。

雕攸寧的玉手一頓,一滴墨正好滴落到自己剛畫好的自畫像的臉上。墨跡氤氳,比莫曦臉上的斑斑點點還要難看!

雕攸寧一下將畫撕了。

雲霜見自家郡主生氣,急忙又道,“奴婢給了一個官差銀子問了細節。那官差說他們跟著衙門報官的人,到了城外林子時,就隻見兩個采花大盜衣衫不整的躺在草地上,卻冇見現場有什麼女人!”

“衣衫不整!”雕攸寧重複一句,眸色陰沉的一斂。她相信就算是個廢物質子,也不會容下臟了身子的女人。

“攸寧!”雕澄炫的聲音傳來。

“二公子!”雲霜給進門的雕澄炫福身行禮。

雕澄炫微抬手,走到妹妹身前,仔細檢視雕攸寧的小臉,“確實好了許多,等徹底消腫,我們便回泰幽城。”說完,他又頓了一下,“隻是這莫管家的女兒……”怎麼就成了擎王妃!

雕攸寧也麵露憂色,卻在不經意間給了雲霜一個眼色。

雲霜馬上會意,“莫曦姑娘走時,郡主就派人四處去找,酒宴上才知道她已經是擎王妃,隻是……”她故意吞吐著欲言又止。

雕澄炫轉過身,看著雲霜,“隻是什麼,但說無妨!”

“是,二公子!”雲霜諾諾的應聲,便小聲述道:“今日有人看到莫曦姑娘,不,是擎王妃獨自一人出了城。

擎王妃早就有癡傻的疾症,奴婢稟了郡主,郡主擔心擎王妃一人出城會遇到危險,便命奴婢馬上派人出城去找。

可誰知……可誰知等派去的人按照路人所指方向尋到林中時,兩個采花大盜正提著褲子衣衫不整,地上更是不堪入目……隻有……隻有擎王妃殘破散落的衣物……後來派去的人趁兩個采花大盜不備,將其製住,交給了官府!”

雕澄炫頓時一臉驚愕,他再怎麼想醜莫曦遇到什麼樣的危險,也不會想到:她,會遇到這樣齷齪的事情。

畢竟這丫頭的樣貌除了瞎子,何人會生出歹意?

這采花大盜也冇個操守,是獸慾蒙心,什麼樣的都行?

“莫要胡說!”雕攸寧顯有厲聲嗬住雲霜,“隻是些衣物怎能證明就是曦兒!”

雲霜嚇得渾身一顫,急忙噗通跪下低頭住聲。

卻在心裡讚譽自己和主子配合的天衣無縫。

“攸寧說得對,隻是些衣物,不足為證,我這就派人再去尋找。攸寧也莫要擔心,這醜丫頭傻是傻了些,可畢竟輕功了得,連哥哥恐都抵不過的,怎會逃不過個菜花淫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