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呦!”莫曦想著喚了一聲。

戎瀟早就感覺到某人流連在自己身上肆無忌憚的目光,所以當做冇聽到,繼續下棋。

“王妃,您醒了!”木呦快步過來,端著臉盆、帕子。

“去給我準備些食材:乾貝、鱸魚、栗子、枸杞子、何首烏、海蔘、芡實……”

想了想莫曦又道:“現在有冇有六味地黃丸?”

“啪!”戎瀟手中的棋子一下落到棋盤上。

……

莫曦直接從自己的獸藥箱拿了張一千兩的銀票給木呦!

木呦看清額度,眼睛都直了,手裡的毛巾,“啪”的落地!

拿一百兩她都緊張,何況這一千兩!

莫曦看著木呦的表情,想想古代交通不便物資匱乏,物價肯定也高,“不夠?”又拽出一張!

已經傻掉的木呦:……王妃拿銀票的動作太美了……

午膳。

因為戎瀟看不到,所以質子俯上了菜,便會報菜名。

當然這是俯內,在外人看來,這質子俯破爛不堪,窮困潦倒,殘根剩飯,也就是冇餓死。

木塵:“當歸羊肉。”

莫曦心裡:“嗯,是我要的!”

戎瀟:……

木塵:“枸杞海蔘。”

莫曦心裡:“嗯,是我要的!”

戎瀟:……

木塵:“百合甲魚。”

莫曦心裡:“嗯,好像,是我要的!”

戎瀟:……

木塵:“羊腎蓯蓉。”

莫曦心裡:“嗯,好像,是我要的!”

戎瀟:……

木塵:“附子燒鹿肉。”

莫曦心裡:“嗯,好像,是我要的!”

戎瀟:……

“王爺、王妃請用膳!”

莫曦看了眼木呦,很是高興。

這丫頭這般激靈,能夠觸類旁通,還弄了甲魚、羊腎、鹿肉!

戎瀟表麵雲淡風輕,不動聲色的吃飯,卻在心裡把北冥修揉成糰子,看不到也知,是他留給木塵的那個方子。

……

飯後,莫曦感覺渾身舒服不少。

她帶著渣男二哈和小八戒走出質子俯,從自封袋裡拿出剩下那張一千兩的銀票,讓兩個毛孩子仔細聞了一遍。

一個哼哧哼哧,卷著尾巴,一個神經兮兮,眼神詭異,嗅來嗅去,一路來到了醉春樓。

“你們在外麵等我!”帶著豬狗進這煙花之地有點不方便。

莫曦換了白色錦緞男裝,帶著半張銀色麵具,遮擋住臉上紅斑,看上去身姿筆挺,風度翩翩。

一入門便引得姑娘們紛紛圍過來,這一副不入凡塵的翩翩貴公子模樣,誰不想先得。

哪知公子拿出百兩銀子賞了,卻要自己去找姑娘。

頻頻香帕撩人,莫曦嬉鬨而過,上了二樓。

站在一處珍珠簾子後麵,正尋思怎麼找人,就看到一個深藍錦緞,帶著紗笠,垂著黑紗的公子打扮的人走上樓。

“公子,這是找哪位姑娘啊!”鶯鶯燕燕的見到衣著光鮮的公子便迎上來。

這公子態度卻很冷,一抬手,丟出幾個銀錠子,動作帶著幾分嫌棄,然後進了一個房間。

外麵的幾個花枝招展的姑娘,到不計較,撿起銀子樂嗬嗬的走了。

可莫曦因為剛剛那人抬手丟銀子的動作一下看到手背上的疤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