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疤痕原主可是知道。

正是文心郡主的丫鬟,雲霜。

原主莫曦人傻,卻冇有壞心眼,一日看到樹冠上落下隻雛鳥,她撿到玩了半天,後來,就想著給雛鳥送回家,以後還能再玩。

她輕功好,直接縱身躍上樹冠,要把雛鳥放回去,可剛好這時大鳥回巢,是一隻禿鷹,凶猛的很,直接攻擊樹上的莫曦。

她身子輕巧,縱身跳下,躲到正在下麵給雕攸寧采花瓣的雲霜身後。

那禿鷹卻未罷休,惡狠狠的就俯衝過來,雲霜冇來得及躲,嚇得隻能兩手護住腦袋,結果手背被利爪狠抓了一下,當時流了不少血,好了以後還有一道明顯的疤。這也是雲霜憎惡這傻子的原因之一!

莫曦在房外,片刻便聽到房間內的女聲,“這是五千兩,陶大人笑納。”

這聲音很熟,莫曦一下便聽出果真是雕攸寧的侍女雲霜。

郡主貼身侍婢來這煙花之地,想必是見不得光的齷齪勾當,莫曦趁人不注意,繞到側麵角落。

“實不知郡主有何吩咐?”這是四十多歲的男聲,恭敬中夾帶欣喜的語調。

“也冇什麼大事,不過想讓陶大人儘快辦了這轟動你們雍國上下采花大盜的案子。”

“還請轉告郡主,這是下官分內之事,自當秉全力結案。”

“很好!這張畫像讓兩個淫賊認清了,定要在公堂之上承認欺負過此女,描述得越不堪越好。他們死罪難逃,但是家人尚在,想必陶大人定有辦法,讓他們乖乖聽話。”

雲霜跟著雕攸寧雖在王府中是個丫鬟,但在外麵,她傳達的可是禦北王愛女的話。

而且就文心郡主而言雖然名義上和質子戎瀟早有婚約,但誰還看不出,那質子不過是個廢物,文心郡主遲早要嫁給大朝國其他皇子為妃為後。

除此外,還有這明晃晃醉人眼的銀子。

莫曦手指沾上唾沫,在窗紙上弄出個小窟窿。

“此等小事還煩勞雲姑孃親自出俯,安排侍衛通傳一聲便可。”那陶大人眼冒金光,還在裝斯文。

“陶大人客氣,令愛遠嫁大朝國,有朝一日郡主也會照應。”

雲霜的話一說完,那陶大人身體一僵。

莫曦眯眼,雍國的朝廷命官,把女兒嫁到大朝國,看這反應定是不為人知,恰被雕攸寧給拿了把柄。

雲霜把畫卷交到那穿著便衣,長著短鬚的陶大人手中,轉而輕蔑的一瞥,戴上紗笠離開。

那陶大人,呆滯片刻,把一遝銀票塞進懷裡,拿著那軸畫卷也出去了。

莫曦跟上,出了醉春樓的門,就見渣男二哈和小八戒,暗搓搓的撅著屁股偷瞄著,想要一“人”跟一個。

果真,那收**賊的三千兩銀票出自雲霜之手,這自然是受雕攸寧的指使。

莫曦一凝眉,大朝國堂堂郡主冇事跟原主這傻子較個什麼勁兒?

明明她是天空眾人仰望的明月,原主是伏地塵埃,卻還要千方百計費儘心機花這麼多銀子算計,是何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