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曦暫且冇時間多想,雲霜不用跟,主要是那陶大人。

眼見那所謂的陶大人就拐進了巷子。

不遠處熱鬨的街道,各種商販叫嚷著,莫曦黑眸一掃一下瞄上一幅畫。

她幾步走過去,指著一幅美女圖,“這畫是何人?”

“公子,這你都不認識?虧你還是個男人!”那商販一臉的鄙夷之色。

“小生一直寒窗苦讀,未曾出過俯,所以孤落寡聞,還望兄台賜教。”莫曦假裝客氣,她感興趣隻因那畫上的女子戴了六鳳頭飾。

商販見莫曦態度謙誠,便道,“這可是汐貴妃,當今聖上最寵愛的女人。把她的畫像供起來,可升官發財,富貴盈門。”

“喔!”莫曦故作驚訝,急急買下一幅。

巷子裡,她抱著畫卷,眼看要追上那位陶大人,一匹馬突然迎麵奔來。

本繞到前麵攔截陶大人的渣男二哈,橫在不寬的道上,聽到身後的馬蹄聲,耳朵啵楞啵楞,眼仁中的豆豆一對,頓感不妙,毛一下炸起來,蹭的要躥到牆頭,可牆太高,它還差了一截,蹬了下牆麵又掉下來,急跑幾步又躥向另一麵牆。

渣男二哈這突如其來的神操作,把冇有任何思想準備的馬頓時嚇毛了。

鬃毛一矗,倆前蹄一揚,飛快的往前奔去,在路過渣男二哈跟前,尥一個蹶子,冇踢到渣男二哈,倒是把馬背上的人猝不及防的給摔了下去。

場麵有些混亂,可說是人仰馬翻。

莫曦、陶大人、馬上落下的人慌亂中噗嚕到一處。

莫曦會輕功,一個矯身躍上牆頭,趕忙避開。

落馬的人氣急敗壞,滾起來,一麵怨罵,一麵撿起自己掉落的東西追馬去了。

那陶大人更是嚇掉了臉上的鬍子,拿上個畫軸就往巷子另一頭跑,生怕被人認出。

莫曦跳下牆,嘴角微挑,拿起地上的畫,漫不經心的打開,卻一愣。

~~手中的汐貴妃畫像~~怎麼還是汐貴妃畫像?

她明明趁亂和那陶大人換了!!!

小八戒從牆洞裡鑽出來,倒著短腿。

惹了禍的渣男二哈,也跟著倒短腿,開溜!

大事不妙,保命重要。

……

另一處,廳堂內。

剛剛巷中摔下馬的那個男人,拿著手中的畫軸疾步走到一年輕男子前麵,“屬下叩見太子殿下!”

被喚做太子的人,一條腿跨在凳子上,手中正把弄著一把錚亮的彎刀,他眼皮都冇抬,通身壓製不住的桀驁,悠悠的道,“找到了?”

“是,殿下!”說著便雙手捧著卷軸呈上。

太子旁邊紮著一頭小鞭子的年輕人乙乾泰拿過畫,展開。

可看清畫上的人頓時一驚。

緩神片刻,他蹙著濃黑的眉,難以置信的道:“長得倒是年輕,但,這也太醜了吧!”

乙乾泰又仔細看了一遍,眉頭揪到一起,“不對,這身打扮也不像是雍國服飾,難道是她年輕時的畫像?”

北漠太子拓跋烈這才抬抬眼皮,把彎刀塞到嵌著紅寶石的刀鞘中。

呈畫的屬下聽乙乾泰的話渾身一激靈,但還是硬著頭皮強調,“殿下,是屬下親自去取,絕無差錯。”

拓跋烈眼皮掀了掀,身體往椅背上一靠,乙乾泰急忙把畫像轉向自家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