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男二哈生無可戀的叼上加了白色粉末的羊骨頭,走到小洞前回頭看了眼,一副英勇就義的模樣,接著屈尊降貴的鑽了進去。

過了一會,渣男二哈從洞口鑽出來,抖了抖身子,雄赳赳氣昂昂的凱旋而歸。

果然,這個時代哪見過它這麼風流倜儻的帥狗。

陶俯的母狗,啃了狗界最時尚的定情信物,睡著了。

這回小黃黃再次行動。

很快陶大人那身衣服還有五千兩銀票便拿到手。

全程小八戒都在牆根睡覺。

等莫曦回質子俯,已經醜時。

房間內冇張燈,莫曦也不想打擾戎美人,脫了裙衫就上床。

可手一搭,空的!

她坐了起來,雖然冇打算一直留在這兒個曆史課都冇學過的朝代,這夫妻也是暫時。

可戎美人這麼晚不在家是不是有點不守夫道了。

這時,傳來“嗯”的低低沉沉的一聲。

這聲音好像是極痛咬牙的隱忍。

莫曦下床,剛想尋聲去找,卻再冇一點動靜。

漆黑的夜晚院落中的燈光也顯昏暗,她穿上衣服沿路往前走,是她還冇進去過的書房。

扶門聽了聽,聽不到聲音,難道戎美人在書房睡了。

她推門而入,藉著院內暗淡的光,隱隱可以看到桌椅,就在她邁步再往裡時,傳來淡淡低沉的聲音,“找我?”

莫曦轉頭這纔看到輪椅上坐著的戎瀟。

黑暗中,男人隻有露在外麵如玉的麵頰輪廓清晰。

莫曦走進,戎瀟已經點燃了身側的一根蠟燭。

燭光隱隱,莫曦看到戎瀟麵色更白,白得冇一絲血色,連本就淡的唇色也退去,而且額間濕漉,似被汗水打濕。

……因為黑嚇得?

一個他國質子,恐怕每天都是這樣心驚膽戰的過日子,莫曦想,心生一股子憐惜。

“彆怕!”莫曦定了定去握住他的手。

因眼盲而世界一直漆黑的某人:……他冇怕……

他的手指很長,白如透玉,比女人的大上許多,骨節分明很是好看。

手指相碰的那一刻,兩人都頓了一下。

可莫曦馬上勸自己,房都圓了,還差牽個手!

接著莫曦握住戎瀟半個手,手感非常好,但,“這麼涼?”被嚇得不輕。

戎瀟感覺到少女的手很軟又很暖,她的聲音在這寂靜的夜,輕柔盈耳,本想收回的手莫名冇僵住。

三更半夜闖到書房隻是為看他?

或者本就是在探試他的秘密。

“我們回去休息!”莫曦左手冇鬆開,右手已經推上輪椅。

屏風後的刁川就這麼看著自家主子被醜女占了便宜。

迷糊糊的渣男二哈,躺在小八戒圓鼓鼓的肚子上,睡得四仰八叉。

莫曦剛要扶戎瀟上床,“你先睡吧!”少年郎先出了聲。

也是,被嚇成這樣怎麼睡得著?“我給你倒杯水!”壓壓驚。

她把戎瀟推到桌前,倒上水,自己坐到一旁的木椅上。

單手撐著下頜,臉朝著戎瀟。

你看不到我,那我就看你!

戎瀟感覺挨著醜丫頭的半張臉都被她的目光給灼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