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避免二人說辭串通,兩個犯人分彆被帶到兩個房間,各有畫師作畫。

正堂諸位各懷鬼胎頗有耐心的等著。

許久後,大堂中兩麵各擺出九張畫像。

陶大人為獻殷勤特意拱手請黃國師先看。

黃國師也早就醞釀好一會兒看到質子妃的畫像時對擎王震驚又同情實則侮辱的戲碼,隻等開機。

莫曦淡定的站在戎瀟身側,男人也是泰然自若,兩人好像是來吃瓜的,隻差一盤瓜子和點心。

刁川昨晚夜入天牢忙的很,這兩個采花大盜也按戎瀟的吩咐以家人為要挾讓他們記住兩個女人的樣貌,還給吃了藥,絕對不會出岔子。

黃國師強忍興奮讓臉色沉靜,挺胸闊步的走上前。

眼底奸猾的看向第一幅畫,冇過兩秒,他原本邪肆的神色一下驚呆。

半晌纔回神,不可思議的轉頭看向雕攸寧。

兄妹三人也正關注看畫像人的神色,這一個突如其來驚訝的眼神,也讓幾人有些懵逼。

黃國師好容易緩神,強忍鎮定,看第二幅畫像,又是一驚。

這回抬頭奸猾的眼在雕攸寧和雲霜主仆二人臉上遊走。

自家妹妹這樣被一個老頭看,雕澄炫十分不快,他直接起身上前,剛好擋住雕攸寧。

跟在黃國師後麵的陶大人也是吞了大棗似的,脖子一哽一哽,眼睛都要掉出來。

第三幅畫像。

黃國師看了冇咋地,陶大人卻一下傻眼。

陶大人眼見自家夫人被畫到畫上,這心裡那是翻天覆地的沸騰,驚駭得渾身顫抖一時間說不出話來。臉色由紅變紫,由紫變綠。險些冇嘎的一下抽過去。張嘴要罵人卻為了顏麵還是強忍的嘴唇直顫。

第四幅畫像。

黃國師渾身猛的一顫,險些冇摔倒,還是師爺一把扶住他。國師不下十幾位小妾,畫上這位美人正是他最寵的小嬌妻仙仙。

一息之間,國師眼睛便猩紅,要殺人似的咬牙切齒。

剛剛師爺光顧著照顧兩個大人,冇往畫上瞧,這會兒看二人麵色清灰頭頂發綠,這纔看向畫像。

“文心郡主?”師爺看到第一幅畫驚道。

眾人全都猛的一顫,然後詭異的眼神朝雕攸寧看過去,腦袋裡浮想聯翩。

雕攸寧瞬間麵無血色。

接第二幅著,“這不是郡主貼身侍女?”

眾人目光在主仆二人身上遊走,畫麵更加豐富。

第三幅,師爺被驚得大叫:“陶大人,這可是您夫人柳氏?”

所有人的腦袋,唰的轉向陶大人。

陶大人的臉瞬間炸裂,牙齒咯咯直顫,他恨不得一下掐死這師爺。

第四幅,師爺被驚得聲音更大,甚至撕裂:“國師,這是仙仙夫人?”

因為驚愕,國師聲大喇叭似的洪亮,廳堂內所有人都聽得清清楚楚,又齊齊轉向國師。

國師兩側雙手攥拳,都要捏碎。

師爺還大邁了一步,急急去看下一幅,看清第五幅畫像。

身板一個哆嗦,撲通跪下,磕起頭來,嘴裡大聲的喊著,“皇太後,千歲千歲千千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