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王王妃,何來討饒之說!”戎瀟聲音淡淡,轉頭卻柔聲道:“曦兒,我們回去!”

莫曦:……曦兒!好聽!

刁川麵頰直抽,雞皮疙瘩驟起,隻覺,得找北冥修給主子好生把把脈!

雕攸寧故作震驚,半晌才假惺惺的道:“雍國陛下賜婚質子妃,竟是曦兒?可莫管家和夫人尚不知情!”

莫曦清淺一笑,“煩勞郡主通傳我父母,我與擎王已是夫妻,生死相隨,無需憂心。”

生死相隨!

明知這隻是莫曦故意給雕攸寧聽,脫口而出的話。

戎瀟心口確還是莫名有暖暖的東西忽的一漾。

莫曦說完就轉身推戎瀟離開。

雕攸寧原本憤恨的目光就在雕澄炫走過來的一瞬,變得溫柔如水,淡淡憂。“哥哥,曦兒已經嫁給擎王殿下!”

外人聽了既是覺得擎王殿下身份高貴不該娶一個醜女,又是覺得莫曦雖醜可還能嫁個普通百姓,得到平凡女人的幸福,不至於嫁這廢人守活寡,或者說擎王那虛弱的身子,隻怕命不長。

雕澄炫撫了一下善良妹妹的肩,“待哥哥有時間去問個清楚!”

“二哥,還問什麼?他們兩個不是很般配!一個又殘又瞎,一個又醜又傻!”雕澄奕倒是樂得王府中少了這麼個礙眼總是盯著他們三兄弟的花癡傻女。

……

“屬下去盯著王妃!”刁川這次看自己主子的微不可查的神情便會意。

莫曦出了衙門冇著急回質子俯而是說辦點事,晚些便回。

衙門堂內的那根暗針,明明就是想要莫曦命的。一個不受待見管家之女又為何會有這樣絕世高手想要暗殺她。

刁川在心裡雖不承認這樣的醜女是王妃,可自家主子在衙堂那麼多人麵前,冒著暴露的風險出手相救,定是覺得這醜女還有用,暫時還不能死了。

莫曦實不知還有人跟著她,在鬨市上買了些小孩子的玩意,還有酥糖、各種果子、點心!

“小孩兒!”一個衚衕裡,她叫住兩個正跑的七八歲小男孩。

兩個小孩兒定住眨著黑溜溜的眼,疑惑的看著眼前的醜姐姐。

“你們的爹爹出遠門辦事,因為著急不方便回來親自告訴你們的孃親,花十兩銀子雇我給你們送來。”

莫曦語氣淡淡,把東西交給兩個孩子,還從懷中掏出兩張銀票,“你們的爹給你們孃親的,一家一千兩銀票,讓你們的孃親今天就帶著你們去一個冇人認識你們的地方,免得銀錢被搶了,過段時間他們就去找你們了。”

說著還拿出張紙,一本正經:“來給我按個押,免得你們父親以為我吞了你們的錢。”

兩個小男孩看著點心和玩具,一點冇懷疑,樂嗬嗬的在莫曦拿著的收條上按了紅印,然後拿著銀票、東西,歡天喜地的呼喊著娘,嗖嗖的跑回自家院子。

等兩個小人消失,莫曦把手裡的收條一團,扔了。

那兩個淫賊固然該死,可明日官文一出,他們就再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一輩子被人唾棄。她們的孃親不傻,看到這麼多的銀票,定會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