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曦處理完,便要回質子府,剛到了最繁華的主街道上,隻見所有人都跪在街道兩側,頭也不敢抬。

見她站著,一個官差直衝了過來,朝她大聲嗬道,“還不跪下!”

接著就見金光閃閃的鳳攆被二十幾個孔武有力的壯漢抬著緩緩而來。金絲紗帳裡隱隱一個衣著華麗的女人端坐著。

鳳攆前後簇擁著上百個步態輕矯的武功高手,各個眼神警惕。

“皇太後千歲千歲千千歲!”萬民叩首齊呼。

莫曦倒也是第一次見這真陣仗,皇太後出行,幾裡地的儀仗,比電影裡排場真實又震撼。

本來正看個熱鬨,卻忽的箭羽嗖嗖,密麻如蝗。

四麵樓角,全都對準那華貴的攆中人。

金光晃眼的紗帳成了眾矢之的,穿得千瘡百孔。

百姓們頓時嚇得驚慌喊叫,四散奔逃!

護衛鳳攆的高手反應極快,隻在眨眼間就已經裡外三層的背身抽出刀劍,護住鳳攆。

上空如蛛絲陡垂,各處黑衣人嗖嗖從天而降,刀光寒仄,直逼鳳攆。

頓時驚叫聲四起,亂作一團。

莫曦到是鎮定遠遠的盯著那鳳攆裡的人看,心道:皇太後這定力真是不錯,能在這樣駭人的場麵臨危不亂。

“王妃,站定彆動,屬下這就過去!”刁川忽的出現在她對麵幾步遠,隔著人群高聲喚她。

莫曦見是刁川便往後兩步避開橫衝直撞如泄洪流擁擠的百姓,等刁川過來。

這時混亂中一陣哇哇哭聲傳來。

莫曦尋聲抬頭就見一個不到一歲小孩兒,趴在一個三樓的欄杆上,該是驚慌中丟了大人,小身板已經在欄杆上搖搖欲墜。

顧不上刁川,莫曦直接衝進人群。

刁川縱身越過如熱鍋螞蟻亂竄的人群,卻冇看到莫曦人影,眼皮不禁突的一跳,急忙再找。

就在欄杆上孩子的小手緩緩鬆開的一霎,莫曦直衝過來,一把將孩子俯身撈上來。

不遠處的拓跋烈慵懶靠在椅子上,長腿橫搭在欄杆,手裡攥著壇瓊花露,嚥了喉嚨裡這清釀。

剛剛還看見不知哪裡爬來的孩子,哭叫著自己爬到欄杆上。

他隻瞥了眼,隻要那雙小手一撒開,他就安靜了。

便轉頭晲著樓下混亂的人群,尤其那鳳攆之上的皇太後,他的人馬上就要將其劫了。

下麵兵器相搏的鐺鐺聲,廝殺聲,越來越甚。

忽然一道青色人影躥到欄杆,擾了他恣意的享受,眉間冷冷的掃向抱起孩子的莫曦。

下一秒,桀驁冷絕的眸子看清抱孩子的少女臉上的紅斑,他拿酒瓶的手一滯,眼底竟閃過一瞬驚喜。

莫曦見懷裡的孩子除了小臉臟點,並無受傷,懸心落下。

可抬眸就看到遠處正拿著酒罈的男人,她本還溫柔的眼神,瞬間犀利,冷聲質問道,“你這個人是怎麼當爹的?”

爹!!!

從天降個大兒子拓跋烈:……升了?……

這時乙乾泰又抱兩壇瓊花露上樓,看到抱著孩子的陌生人,剛要開口嗬斥,卻被反應過來的拓跋烈一個威懾的眼神止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