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跋烈雖然和莫曦隻有一麵之緣並不瞭解,可莫曦的話卻有道理,“姑娘請賜教!

“想必你們也有召喚弟兄的信號!”

拓跋烈點頭。

“那就一麵告訴你們的弟兄撤退,一麵集中力量控製皇太後那的信號布不要變色或者……”

拓跋烈看到莫曦說到這兒嘴角微勾,杏眸晶亮,比北漠暗夜的星辰還亮。

他刹那失神,接著聽莫曦又道,“準備幾隻雞放在城外三裡的空地!”

拓跋烈:……準備雞???

乙乾泰:……用幾隻雞對付雍國皇太後???難不成用過皇太後是狐狸?

“皇太後那邊的彩布我給你搞定,你隻管把人撤回來便可。”因想到替戎美人出氣,莫曦來了興致!

交代完,莫曦便要離開。

拓跋烈卻莫名的伸手一把抓住莫曦的衣袖。

莫曦轉頭,淡道,“怎麼?怕我騙你?”

拓跋烈尬然收回手,從腰間拽下來個配飾給莫曦,“……銀票冇了,加上這個!”

“太……太貴了,公子怎麼能送人?”乙乾泰要不是因為懷裡的小東西,急得都要撲上去搶回來。那可是北漠太子的信物。

很是精緻的骨雕,帶回去能賣個好價錢,莫曦微微一笑塞到腰間。

“我叫拓跋烈!你叫什麼名字?”等拓跋烈想起問莫曦名字時,纖細的身影已經消失!

“殿下,你怎麼能告訴他你是誰?這可是在雍國,她那麼愛錢,要是為了銀子把你的行蹤告訴官府,那可怎麼得了?”乙乾泰越說越臉色越白。

“放信號,準備雞!”拓跋烈直接命道。

乙乾泰:……雞與皇太後間的較量……太子莫不是被這醜丫頭騙了……

這邊一個黃色信號煙花躥天,挾持假皇後的黑衣人先是一怔,雖不明白為何撤退,但必須服從命令,相互使個眼色,便開始各方向散開逃走。

圍著黑衣人的雍國官兵、禦林軍第一反應不是去抓人,而是看向西南三樓的彩布。

可偏偏此時,幾隻鷹高空滑過,箭似的俯衝而下,利爪抓上剛要掛上的紫色彩布,嚇得那掛布的老嬤嬤“啊呀!”一聲尖叫!

“護駕!護駕!”

一個老太監雌雄莫辯的嗓子亂掃拂塵尖細的呼喊。

接著另幾隻鷹已經把旁邊架子上的各色彩布洗劫一空!

數千等待信號的精銳禦林軍各個仰著腦袋看著空中飛過的幾條綵帶,滿臉懵逼。

這信號齊發,是何意????冇說這條啊!!!

拓跋烈看著雄鷹搶劫而去,一時驚訝不已。

他再猜這古靈精怪的丫頭會用什麼法子幫他,也冇想到會有鷹把布子全部搶走,讓雍國皇太後一時間無布可掛,傳不出圍殺的命令。

就像當初給他解毒的法子一樣出乎意料。

而這短短反應時間就足夠他們北漠行刺的兵士安全撤離。

一個穿著講究的年輕夫人和貼身丫鬟驚慌失措的跑上樓,嘴裡呼喚著,“寶兒!寶兒!”

看到乙乾泰懷裡的兒子,那夫人直衝過去,“寶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