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夫人,孩子睡著了,您小點聲!”乙乾泰後仰著身子,支撐手臂,擋住滿臉淚水的女人。

“終於找到你了,嚇死孃親了。”夫人不住抽涕。

“你是孩子孃親啊!剛剛這孩子險些掉下樓去,是我們家公子救了他!”乙乾泰尬笑的看向自家主子。

拓跋烈桀驁的臉不自然的抽搐。

他不但冇救,還等著這小東西掉下去好清靜呢。

聽到此,那夫人和丫鬟直接朝著拓跋烈跪下,“公子救下我兒,定當重謝!我相公乃是都城禁衛軍統領,若有所需儘管開口!”

剛剛還覺得在莫曦身上上當受騙的乙乾泰頓覺賺了,“夫人,這孩子如此可愛,我家公子怎能見死不救!”

拓跋烈:……這小子一直也是這麼忽悠他的吧……

“我主仆二人清貧慣了倒是不需要銀錢,不如給我們幾隻雞可好?”

清貧的北漠太子,一身華貴的衣衫筆直的站在那:……

“恩公竟是這般安貧樂道,是我這婦人拙識短見。”那夫人感歎。

“天色已晚,我主仆因等孩子父母來尋,而誤了出城時間,不知夫人可能幫我們出城?”

那夫人拭淚,福了禮,“當然,我這就派人將二位恩公送出城!”

……

那邊皇太後被氣得火冒三丈,她雖一介女流,可這雍國若不是她垂簾聽政十年,直到當朝的雍國皇帝長大親政,恐怕這江山早就異主。所以這皇太後可不是普通的深宮婦人。

縱然如此,她也未料到被幾隻突然飛來的野鷹壞了大事。

……

拓跋烈和乙乾泰輕鬆出城,在城外三裡外空地放了十幾隻雞!

片刻功夫,幾聲驚空遏雲的鷹鳴,便覺一陣風聲,接著那些雞就被鋒利的鷹爪鉤住,帶上萬丈雲霄,直至消失!

老鷹吃小雞!

“那醜丫頭可是什麼妖精!”不敢置信的乙乾泰,看著瞬間消失的十幾隻雞,麵色發綠。

拓跋烈卻眼尾興味的挑起。

……

莫曦抱著兩壇瓊花露趁那些禦林軍還冇得到軍令前就已經跑回質子俯。

“殿下,屬下把王妃弄丟了!”刁川剛進門認罪就看到莫曦就站在自家主子麵前。

戎瀟:……

莫曦:……就知道是戎美人不放心她!……特意安排刁川去保護她的……

晚膳備好,房間內就隻戎瀟和莫曦。

莫曦把手上的一萬兩銀票放到桌子上,銀票這東西她拿回現代也冇用。

有些小額的銀票提前給了木呦留作日用。

她還畫了張拙劣的地圖,是從北漠人手中偷來的瑪瑙玉石,埋藏之地。

算算日子,明天就是她在現代死後的三七,按習俗會非常隆重。堂堂莫氏接班人醉酒掉海不幸身亡,想來會雲集各界藉機炒作人事。

商界大佬趁此討好同父異母的妹妹和那渣男未婚夫,為以後的生意鋪鋪路;動物園、農場主去弔唁她這神獸醫;網紅去刷刷臉蹭蹭熱度。

今晚就回去,明天可在三七的弔唁會上揭露渣男和白蓮花真麵目,不能讓爺爺的產業落入狗男女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