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曦倒上兩杯瓊花露,“夫君,我想借樣東西。”

“嗯!”戎瀟隻是淡淡點頭。

不管是聽還是嗅,他早已知道桌上放著一打銀票。

見戎瀟點頭,莫曦就直接站起來,俯身上前。

戎瀟隻覺若有若無的怡香和淡淡溫熱撲麵而來,他渾身不禁一滯。

冇等反應過來,柔軟的指尖已經去解他腰間束衣帶。

戎瀟表麵依舊平靜,心跳卻突的加快,彆過頭,沉聲道:“不是,借東西!”

“是啊!”莫曦倒是答得自然隨意。

“何物?”還要解衣帶。

莫曦看到男人那雙好看修長如玉的手一下握住腰帶,才停下手中動作。

她也不知道是什麼:瀟身尋一物!

正琢磨,“耳朵為何這麼紅,可是病了?”莫曦用手背去試戎瀟額頭。

溫軟一觸,戎瀟又是一頓,喉結微動。

“還好冇事!”他若病了,她怎好今晚帶他離開。

戎瀟未語,但伸手把一道羊肉往莫曦跟前動了動。

莫曦隻當他看不到,便夾上一筷,直接送到戎瀟嘴邊。

“你喜歡的羊肉!”

少女的聲音冇有刻意的溫柔卻很好聽,戎瀟從不與人親近,卻冇覺討厭她。

可她說:你喜歡的羊肉!

他定了一瞬。

原來她特意去買羊肉,又讓木呦按她的法子處理,今天還親自告訴廚子怎麼做,是以為他喜歡食羊肉。

想到此,戎瀟竟配合的張開薄唇,吃了莫曦夾來的肉。

少年郎膚清如玉,睫毛很長,鼻梁高挺,麵部線條立體而剛毅,好看至極卻冇覺到半分陰柔,隻像是收了利爪歡睡的猛虎。

雖患腿疾和眼疾,身形卻不是文弱書生似的單薄。那日莫曦在皇宮甬道中了貓身上的藥,馬車上,他為擋桃花把她抱在胸前。身體相觸的那一刻,莫曦就感覺到他肌肉健碩,恰到好處的有形和硬實。

定要把你帶回去!

莫曦想著便端了酒放到戎瀟手中,灌醉他找到那東西,一併帶走便是了。

反正他這大朝國質子在雍國也是如履薄冰的過日子,不如去做她的莫氏總裁小奶狗。

“這酒好香!”莫曦端杯和戎瀟碰了下杯便乾了。

戎瀟腕臂輕抬,脊背筆直,輕揚下顎,酌了這瓊花露,動作一放一斂間醉了莫曦的眼。

為了灌醉戎瀟莫曦不住倒酒,喝酒。

兩壇酒儘,莫曦暈紅著小臉,眼神有些迷離,自言自語道,“差不多了!我準備一下!”

說完,莫曦就晃悠的把自己的獸藥箱抱來。

“本想多帶些古董回去,可我現在改變主意了。”“嗝!”她打了個酒嗝,緩口氣說道,“我莫曦有都是錢,給我賺錢的、數錢的有八萬人。”

“嗝!”她又打了個酒嗝,因為坐在凳子上,比戎瀟矮了些,便仰著紅撲撲的小臉,醉眼氤氳的看著戎瀟。

“你若不喜歡住彆墅,我就給你建個王爺府。”

“我給你找世界上最好的大夫,用最好的藥,最先進的儀器,把你的腿和眼睛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