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房內,刁川把查來的情況稟報一番。

“啟稟王爺,都城府尹陶大人確實在醉春樓穿著那件被呈上府衙的衣服,而文心郡主的丫鬟雲霜也在當日去錢莊換了五千兩的銀票。”

大朝國的銀票在雍國是需要到官家錢莊換了才能用的,現銀卻可通用。

“敲鳴冤鼓報官的小男孩認得王妃,所做之事也是王妃交代。

王妃在府衙大堂手中之物是那兩個采花大盜兒子的玩具。

堂審結束後王妃采買了小孩子的玩意,酥糖、果子、點心,以兩個孩子父親雇工名義給采花大盜兒子送去,還各送一千兩銀票。”

刁川說到這兒微底下頭:“王妃盜了雕攸寧讓雲霜收買陶大人的五千兩銀票,送出去兩千兩……其餘的七千兩屬下未能查到王妃是何處得來……”

他現在一點不覺得醜王妃傻,這謀算精明勁兒不遜自家王爺幾分。最主要賺錢的速度有些驚人。

從木呦所述冇帶銀子買不起兩個羊腿,在肉鋪賺來一百兩銀子開始,才幾天功夫就慷慨的送給自家王爺一萬兩。

就是也說不上哪裡不對!

刁川說完冇聽到主子聲音,小心抬頭,隻覺主子今天周身冷得厲害。

定是殷世子尋來召王的訊息讓殿下又思念兄長。

許久,戎瀟精雕的薄唇動了動,“她問你什麼?”

剛剛明明聽得清楚,非要再問一遍。

刁川想了片刻才理解主子問的是誰:“王妃她問主子可有喜歡的姑娘。還說若是王爺有中意的姑娘就娶回來!”

房內空氣凝著片刻,戎瀟搭在輪椅上修長如玉的手指動了動。

片刻:“把本王已經成親的訊息傳回大朝國,以父皇名義派人給禦北王府莫管家送彩禮。”

“這……”

刁川驚訝。

這不是給雕家退婚鋪路?

雕家兵權在握,勢可比半壁江山,而雕家唯一的女兒更是了,萬千寵愛,眾皇子哪個不是念念不忘夢寐以求。就算文心郡主和自家主子朝有婚約在先,他們也都想方設法不擇手段的設計,去俘獲雕攸寧芳心。

當初雕家和擎王定下婚約也是因為皇上寵愛伊貴妃,也最愛皇五子戎瀟。

可今非昔比,物是人非。如今自家主子不但腿、眼有疾,還是質子的身份。本已經少了競爭資本,這還要自消雕家這強大的幫手。

戎瀟雖目不能視,可輕抬了下眼簾。

刁川不敢多問,急忙拱手道:“屬下這就去辦!”

他剛走兩步又退了回來:“殿下,王妃留給您的地圖屬下已經派人按地圖去找了。”

……

雕澄炫自從知道醜丫頭成了擎王妃就琢磨著見莫曦一麵,於是來到質子俯。

禦北王府二公子來府上不是求見擎王,而是擎王妃。

莫曦已經為晚上的行動準備差不多了,這邊通傳雕澄炫來找她,便去了廳堂。

“找我有事?”莫曦直接坐下喝了口木呦端上的茶。

雕澄炫眉梢一跳,這醜丫頭原來見到他們兄弟三人那可是激動不已,眼冒金星的撲上來喊:“澄炫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