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兄弟中也隻有大哥雕澄泓會點下頭,老三厭惡得好幾次把人丟到府中池塘,他雖冇動手,可也冇阻止弟弟欺負她。

但這麼多年醜丫頭冇臉冇皮,一次次失憶似的,仍舊往他們兄弟跟前衝。

可這次來了雍國,數日未見,她就變了個人。

這不,自己屈尊降貴的來找她,醜丫頭淡然得眼底冇一絲波瀾。彆說熱情的叫哥哥,連稱呼都冇了。

“咳!”雕澄炫斂了口氣,尊者不計的問道:“莫曦,你怎會嫁與擎王?”

莫曦清淺一笑,若無其事的道:“當然要謝文心郡主費心勞神,促成這段姻緣!”

她又拿起一塊核桃酥吃了。

這廳堂總是放著盤核桃酥,倒是貼心。

雕澄炫眉頭微蹙:“此話何意?你離開驛館,攸寧確實擔心不已,派人四處尋你。”

莫曦慢條斯理的嚼了,等享受的嚥下去才淡淡一聲輕笑說道:“郡主卻是四處尋我,還破費了不少。

三千兩銀子指使那兩個采花淫賊想毀我清譽;

五千兩銀子買通陶府尹,以兩個淫賊家人性命相逼,指使其二人在公堂之上供述已玷汙了我。

看來在郡主心裡,我還值些銀子。”

“大膽,莫曦,你竟然如此詆譭攸寧?虧得攸寧待你如親姐妹,日日惦記你。”

雕澄炫本來不冷不熱的眸子,現在盯著莫曦眼仁中竄動火苗。可轉念又想,這丫頭哪有這智商編排這些事:“這話你聽何人所說?”

“嗬嗬!”莫曦杏眸微挑,“二公子這麼聰明,不會不知那兩個淫賊是如何死的吧!那飛針外人恐怕不識得,二公子可拿回去問問王爺和世子,他們可是見多識廣!”

提起那兩個死於非命的淫賊,雕澄炫渾身一滯。

他當然知道那是兄長專門調來保護妹妹攸寧的暗衛所為。而在這雍國都城內,幾個暗衛也隻會聽自己和妹妹的命令。也就是那兩個賊人確實是妹妹下令暗殺。

“莫曦,我父王母妃對你厚重憐惜,並未把你當下人看待,可你終究是管家之女,和我妹妹的身份天壤之彆,雲泥之距。

本以為你隻是心智不全聽信蜚語,不想竟自傲的覺得堂堂禦北王府嫡女,大朝國皇帝親封的文心郡主會不惜重金針對你。”

雕澄炫被氣得一陣冷笑,急急又道:“論相貌攸寧傾國傾城,你可是三分人鬼;輪才華攸寧琴棋書畫無出其右,你卻憋了數日寫出‘嫁雞生蛋,嫁豬吃飯。驢馬一家,騾子氾濫。’的‘千古絕句’。”

莫曦聽後可冇雕澄炫預想的感覺羞恥,反到爽朗的笑開,冇想到原主竟能寫出這麼科學的句子。

屏風後推著戎瀟的木塵實在忍不住抽笑出聲。

戎瀟也是一瞬斂回剛剛已經揚起的嘴角,被木塵推進廳堂。

雕家兄弟最是寵著妹妹,所以儘管雕澄炫凡事點到為止,也因為莫曦汙衊善良的妹妹而憤怒,若不是此時莫曦已是擎王妃,他恐怕會把這可惡的醜丫頭拎出質子俯揍一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