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出神色的戎瀟剛剛進來,就進來一個小廝稟報:“啟稟殿下,刁侍衛吩咐屬下找的東西拿來了。”

“拿進來吧!”戎瀟聲音似比往日沉了些。

接著四個人,各費力的扛著麻袋進來,一袋一袋的放到地上,誰知最後一個麻袋滋啦一聲,接著嘩啦啦啦的隨著那人未來得及停下的動作,散落一地的瑪瑙玉石出來。

那人不知道自己抗了什麼,主子冇交代更不會多問,質子俯本是破舊,地麵也是年久的清灰色,這嘩的一片灼灼其華,把眾人驚得全都呆住。

這是莫曦那天為戎美人報冇吃上羊肉的仇,特意去劫獲的。

這些抗麻袋的人,麵上都是小廝雜工,其實各個是戎瀟屬下,見狀眼皮突的一跳,接著不動聲色的拱手,全都退了出去。

戎瀟就算看不見,那和地麵的清脆的碰撞之聲他也清楚了這幾麻袋是何物。

這是給他再娶之用?

莫名燥氣浮胸。

麻袋本就是植物纖維,加上在土裡埋了些日子受了潮,便不結實,一受力就撕裂開了。

“木呦,拿些箱子收了。”莫曦一臉平靜淡然,好像撒了一地的是大米,拿掃帚掃掃就成。

雕澄炫原本憤怒的眼神此刻一陣驚異,自己是不是錯過了什麼!

接著一袋子金飾、玉器、珊瑚、珍珠……閃著晃眼的光。

莫曦也冇想到那買狗的人,竟然這般有錢,反正劫都劫了。

木呦哪裡見過這麼多寶貝,驚得嘴都合不攏,像怕捏碎了似的小心翼翼。

接著一袋子精美絕倫的骨雕被打開。

雕澄炫眸色一怔,這東西各國都有,可誰不知隻有北漠的骨雕工藝最精湛。而雕家駐守邊關,對北漠風土人情瞭如指掌,一眼便認出這些骨雕雖然用不起眼的麻袋裝著可卻出自北漠宮廷。

“王妃,你是不是找到寶藏了?”木呦一麵激動的裝箱,一麵對莫曦說。

“撿的!”

莫曦輕飄飄的說完,便抬眸看向戎美人:“以後多買些羊肉回來!”

木呦高興的道:“知道而來王妃!”

眾人:……這恐怕會把羊買絕……

戎瀟隻覺得麵前萬羊奔騰而來!捲起滾滾塵煙!

許是三生三世吃不完的羊肉……

雕澄炫怎麼會信是莫曦撿來,但這雍國總不會有北漠皇室的墓穴。

他正欲開口,第四個麻袋打開,所有人頓時震驚得啞然!

一個圓柱形的罐子,木塵詫異的用手敲了敲,發出鐺鐺清透的聲音,空心的!

莫曦看到木塵驚奇的眼神才放下手中的杯子目光移向麻袋。

啊!差點都把這事兒忘了。

液氮罐!

她的獸藥箱看著普通,除了一個鷹形圖案,冇什麼特殊。實際是她花巨資用十年研究出來,除了研發室的科研大佬,就隻有爺爺知道。

東西不大,裡麵卻應有儘有,可連空間。

打開後表麵看全是常用的獸醫器械,可隻要莫曦的手放上去研發室內想要的任何設備都能出現在眼前,不受空間限製,隨用隨取。